第68章 是我摘的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129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68章 是我摘的

“你,你气死本宫了。”

“气死最好,免得我整天提心吊胆的,生怕被你追杀。”

我一想到被他追杀的狼狈样,见她气的浑身发抖,心里挺爽的。

但是,我看到她的瞳孔,出现一个小蓝点,慢慢放大,变成一朵蓝花,闪动着诡异的蓝色,紧接着整个瞳孔都是蓝色。

暗道:不好,她药性发作了,这疯婆娘要发飙!

果真,她咬牙切齿,冰冷冷道:“今晚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,我也要追到你。”

“哎,你讲点道理好不好?我长的又丑,又矮又穷,配不上你,求求您老人家高抬贵手,放过我吧,追别人去,您这么高高在上,我无福消受。”

“哼!”她冰冷冷一笑。

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“今晚,你逃不出本宫的手掌心!”

“姑奶奶,求求你,放过我吧!”我欲哭无泪。

只见她一侧身,凤目一挑,,浑身发出一股黑气,目光带着摄人心魄的穿透力,似乎要把我吃了。

她双手交叉,一声怒喝,朱雀飞在空中,发出一声高亢叫声,带着长长的尾巴,一个优美的空翻,对我俯冲而下。

“轰隆!”对撞在一起,大地震动,我忙捂住头,往夹缝缩去,那凶猛的姿势,让我看都不敢看。

朱雀对撞了几次,石头丝毫未动,我松了口气,偷偷望去,朱雀不见了。

高处的刘彤也不见了,我正想逃走时,就见刘彤出现在夹缝口。

她直勾勾看着我笑,笑的很美,可我却不敢放松,因为,我看到她的瞳孔,已经变成红色。

这是药性发作巅峰的征兆。

这个疯女人,我知道,今晚跑不了了。

果真,她轻轻一挥手,朱雀在她身后远远飞来,然后在空中化作无数黑气,这些黑气变成一条条的蛇,飞进夹缝,将我死死束缚住。

完了!

“你,你要做什么?”我试了试,根本动不了。功力和她相差太远,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我可不想不明不白死在这,急忙道:“你别忘了,提着夺阴枪的神秘男要保住我。”

她此刻要是想杀我,动动手指的事。

她冰冷冷地看着我,慢慢抬起左手。

突然,她的脖子血管膨胀,就像蜘蛛网一般,向着头部延伸,布满脸部,形成密密麻麻的纹路,她看起来狰狞恐怖。

她好像很痛苦,浑身微微颤抖,双拳紧握,死死看着我。

她在运功抵制药性发作。

最后,趴在我面前不断颤抖,好久后,终于张嘴吐出一口黑血。

她的皮肤开始发紫,瞳孔也由血红色变成紫色。

她趴在地上,如饥饿了千年的老妖一般,瞪着一双血目,对着我咆哮!

最后,在我吃惊的眼神中,她冲上来,抱着我,对着我嘴巴亲上来。

就如两片寒冰,吻上了我,我的嘴巴仿佛炙热的火焰,将她的寒冰融化。

她脸上的纹路,迅速褪去,她恢复了绝美的容貌。

而我,心情极其复杂,有一种背叛老婆的罪恶感。这情蛊的威力,真不是吹的,强如刘彤,竟然被折磨成那样。

“拍。”她狠狠给我一巴掌。

“你能不能讲点道理。”我刚想骂她,她张嘴就吐一口鲜血在我身上,突然骂不出口。

她拿出一个带着倒钩的小匕首,狠狠刺入我的肩胛骨。

“你想做什么?”这玩意就像蛇的牙齿,带着倒刺,刺进去容易,想拔出来却很难。我拔了一下,一声惨叫,蹲在地上。

“这是九阴刺,我只有轻轻念动咒语,你就会被炸成无数块,神仙难救,你最好老实点,不要试图激怒我。”她很虚弱,摇摇欲坠。

转身走了几步,轻轻道:“跟我走!”

我听说过九阴刺,天元境以下,难逃毒手。不愧是九阴门,心肠不是一般的歹毒。

我大气不敢出,跟着她打车,去了一家酒店。

她住在六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,装潢只豪华,气派之大,档次之高,不言而喻。

我坐在沙发上,一动不敢动,眼睁睁看着她洗了澡,换了一身睡衣,坐在我面前。

她拿出很多瓶瓶罐罐,那些都是九阴门秘制的,我也不知道有些什么功能。

她一边找,一边道:“我中的什么毒?”

“情蛊花。”

她只是停住手中动作,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动,好像事先就知道了。

“谁下的?”

“不是我,我也是受害者。”

她直勾勾看着我,直到看得我有点不好意思了,才收回目光。

“有。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摘下情蛊花的人。”

“我喝的情蛊花谁摘下的?”

这次我不敢说了,怕挨揍。

她猛地将瓶子砸在水晶玻璃桌上,我吓一跳。

“说!”

我不敢说!

她捏起法指,作出念咒的样子。

“我只要轻轻动动手指,你就变成一团血雾,说,还是不说?”

我也豁出去了,横竖是一死!

“是我摘的。”话还没说完,她手中的瓶子就飞向我,我早有意料,头一偏,躲过她一击。

她怒视着我。

我低头心虚道:“我真不是有意的,我虽一无是处,也不是什么好人,但要是有人说我是坏人,我绝不承认,我做事光明磊落,不屑去下毒,信不信由你。”

她看了我好一会,拿起沙发上的枕头,冲向我,对着我脑袋不断地猛砸。

“你混蛋,你混蛋,你王八蛋,你乌龟蛋!”

我像个木头人一样,动也不敢动,任由她用枕头打我,直到把所有枕头都打坏了,她还怒气没消。

这枕头都是真鹅毛的,现在鹅毛满天飞,她发泄完,在哪里哭。

良久之后,她冰冷冷道:“哪来的情蛊花?”

“李丁叫小女孩,从红娘会所偷出来的。”

说到这,她拿来电脑,以至尊VIP的身份,登录监控系统。

监控中,李丁和李元清在一个房间,爷孙两正在喝酒。

“爷爷,我告诉你个好消息,我本想在寺院弄几个纯正的女人玩玩,没想到两个小鬼,把情蛊花给刘彤吃下去了。”

“哦?”李元清一惊,瞪大眼睛道:“真的假的?”

“真的,哪两个小家伙被我打的屁股开花,才说的。”

“呀。”李元清兴奋得站起来道: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好了,这情蛊花真不是一般的霸道,如果能控制刘彤,我们李家,靠九阴门的势力,将能在风水界顶端,站稳脚跟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