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 老虎屁股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239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67章 老虎屁股

情蛊,是人世间最毒的毒花,谁碰谁死。

自古以来,无论是帝王将相,还是修仙居士,谁也无法逃过情蛊的折磨,可谓是不死不休。

难怪我刚遇到小女孩卖花时,就觉得有点奇怪,原来是情花。

可情蛊花明明是蓝色,那种鬼魅到近乎妖异的蓝色,让人一看就会记住,这花明明是红色啊。

难道说,是即将枯萎的颜色?那是药效,岂不是已经达到最巅峰,想到这,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。

刚才我看得很清楚,九阴门刘彤的茶里,有一朵情花,我的茶里也有。

风水界有传闻,这情蛊,不管是谁摘下来,只要给对方吃下去,对方就会一直惦记着摘花的人。

但是小女孩说情蛊被她掉包了,今天找我买过花,那时还没遇到李丁。可这明显就是事先安排好的,她还这么小,明显没有那么重的心机啊。

我问道:“今天你刚遇到我时,为什么要叫我买情蛊花?”

小女孩害羞地低头道:“我刚从会所回来,看到旁有卖棒棒糖,我想吃,所以我就找大哥哥卖花,想换点钱买糖吃。”

“……”我一阵无语,真不知道怎么说她。

九阴门刘彤,那天在回龙潭敢和潭主叫板,还骂潭主老僵尸,估计是风水界最大胆的人。

那天在红娘会所,要不是阵法压制了风水师的修为,九子鬼母也不可能压制住她,我也不可能得罪她。

正愁怎么把这恩怨化解,现在倒好,这两个小兔崽子,好心办坏事,直接让她吃下了情蛊,还是我摘下的情蛊花!

一想到上次被刘彤追杀到跳江,我就头皮发麻。

不管是谁,被这种女人惦记上,绝对没有好果子吃。现在倒好,她不惦记我都不行了。

刘彤修为高,这情蛊一时半会药性不会发作,趁她药性没发作,我必须带着杨婷逃离。

想到这,我赶紧给杨婷发一条短信,叫她赶紧走,心中默默祈祷,她的手机有电,能早点看见信息。

装作没事人一样,走回桌子坐下,几人有说有笑,我仔细观察刘彤,她竟然难得地笑,说句心里话,抛开我们的恩怨不谈,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。

这种人也会笑?我有点不敢相信。

桌子上已经上了很多精美的菜肴,虽然是素菜,但是远远就能闻见香味,色泽更是让人忍不住想吃。

然而,我一点胃口也没有,再美的菜肴,吃起来没有任何味道。

我心思全在刘彤身上,只要稍有不对,我第一时间保护杨婷安全。

女人第六感很灵的,你在偷看她的时候,她不用看也知道有人在看她。

果然,刘彤看了我一眼,我忙移开目光。

“杨婷姐,你老公好像吃得不太开心,是不是菜肴不合胃口?”

我咧嘴笑了笑,却笑得很僵硬。

“啊,我们男人都是肉食动物,对素菜不怎么感兴趣。”

“肉食动物?呵呵!”

杨婷吃着,突然笑道:“刘彤妹妹,付小倩妹妹,不好意思,我想去下洗手间,先失陪了。”

原来她叫付小倩。

说完就站起来,我正想找借口跟去,付小倩笑道:“夫妻之间,男人不是护花使者吗?你是她老公,怎么不去保护她?”

我心中感激,笑道:“哦,我粗心大意的,这就去保护她,你们稍等。”

我刚走到转角,杨婷一把拉住我,小声道:“老公,怎么发短信叫我快走?除了什么事吗?”

原来杨婷收到短息了,故意找借口走开。

“那人是九阴门刘彤,非常厉害,她就是打开回龙潭那条黑蛇的主人。”

“啊?”杨婷也吃了一惊。

我示意她小声,带着她上了车,向着杨家一路狂奔。

杨家最近不太平,岳父杨文虎动用财力,召集了很多厉害的风水师坐镇,我想刘彤不敢明目张胆地硬闯。

毕竟,神秘人在杨家说过保我的。

她要是敢去杨家闹事,摆明了就是跟神秘男对着干,神秘男丝毫不把九阴门放在眼里,她要是真敢这么做,那就是当着风水界,打神秘男的脸。

凭神秘男表现出来的孤傲,绝对敢打上九阴门,我想她还不至于那么张狂。

杨婷驾着车一路狂奔,直到杨家,也没遇到任何危险,带着婷婷踏入杨家大门时,我心中松了口气。

把杨婷送入杨家,我想去看看陈前辈怎么样了。

和杨婷交代了两句,我就离开。

此时已经天黑,我刚出杨家门,刚想打车,就觉得脑后面凉风嗖嗖,本能地往前一趴,抬头望去,把我脸都吓白了。

一只无米多宽的大鸟,从我头上飞过。

刘彤追上来了,估计是她的药性发作了。

“轰隆”一声!

朱雀把停在路边的几辆轿车都掀飞,几辆豪车在路上不断翻滚,残片乱飞。

如此大的威力,让我暗暗咋舌,我不认为,以我现在的能力,能和刘彤抗衡。

她弄死我,就像踩死一只老鼠一样简单。

我一咕噜爬起来,穿过碎片,疯狂运转罡气,使出最大的力气,亡命奔逃。

边逃边躲避朱雀的追击,身后不断炸响,泥土乱飞,我就像在雷区奔跑一般。

我跑急了,丝毫没有方向感,朱雀在身后一路紧追,我见缝就钻,钻进树林,游过湖面,跑过平原,最后看见两个天然花岗岩,我就想看到了希望,一头钻进去,躲在两个石头的夹缝里。

“跑啊,你怎么不跑了?”刘彤居高临下,指着我骂道:“有本事你出来。”

我见朱雀撞了几次,石头都丝毫未动,这是天然形成的花岗岩,够坚固,我才放下心来。

“打死不出来,你有本事你进来。”

“你还是不是男人?”

听着我就来气。

“你还好意思说,我就想问你,你还是不是女人?”我擦了擦额头的汗,接着骂道:“一点也不矜持,像没见过男人似得,紧追我不放,天下男人那么多,你不去追别人,追我干嘛?我有那么帅吗?”

“帅?”刘彤没好气道:“就凭你?也配?大街上随便拉一个小鲜肉出来,都比你帅半边天。”

“那你追我干嘛?”

“因为你该死!”

“想要我死的人多了去了,你算哪根葱?”我喘着气道:“不就拔了你三根毛吗?至于追我这么紧吗?难不成你还想追我回去洞房啊?大不了我还你,毛发我多得是,尤其是大腿上。”

“你……”她气得咬牙切齿,怒道:“你还说,王八蛋,你死定了!”

“做我都做了,有什么不敢说的?”

“你!你你你你,”

“我什么我?我这叫敢作敢当!我只是没想到,你是典型的老虎屁股摸不得。。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