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 二师兄李丁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18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65章 二师兄李丁

只剩下我和杨婷两人,杨婷好奇道:“老公,这个小塔叫锁魂塔吗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那个小鬼,也在塔中吗?”

“是啊!”

“老公,我有点怕。”

“有我在,别怕!”

“这么小的塔,能装那么多尸煞吗?”

“当然,风水师们都有自己的法器,张铁胆有半截短剑,陈前辈有‘青铜阴阳盘’。”

“你有‘锁魂塔’和七星剑?”

“是的,这些都是爷爷安排好给我的。”

“老公,我一直想问你,上次赵无极在回龙潭,手里好像也拿着那么一个小塔。。。”

我还纳闷,她今天怎么会对锁魂塔这么好奇,原来是怀疑我是赵无极,马上打断她的话道:“他手中的也是类似的小塔,不是我这个。”

“老公你不用紧张,我只是随便问问。”她说完,便低下了头。

看到她很不开心,我很想把事实告诉她,但是,我一想起神秘男的警告,话道脖子里,我又咽回肚子里。

这话她已经问过我好几次,在她心里已经有了心结。

我真希望一切真相大白那一天早点到来,这样我也能和老婆敞开心扉。

正在这时,慧空方丈带着一众长老走进来。

远远就双手合十,笑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小施主,还请把‘锁魂塔’交给我!”

我犹豫了下,拿出来递给他。

见他接过锁魂塔,笑着看我,我心都提到上字眼,生怕他们以某种借口,收回锁魂塔,那样的话,估计会打起来。

以我现在的能力,不一定能讨到好处。

“‘锁魂塔’果真有四个强大邪祟在里面。”他用罡气探知后,笑道:“我们商量过了,锁魂塔是佛门圣物,既然已经开裂,于情于理,我们都应该将它修复,如若不然,有人会骂我们,说我们一众老和尚,吃的什么斋,念的什么佛。”

他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事,接着道:“这东西本是我佛门神物,该在佛门接受供养。但是佛门讲究因果报应,‘锁魂塔’既然选择了小施主,这就是因,那我们就选择随缘,不能强求。”

看来是我心胸狭隘了,这慧空不愧贵为方丈,很明白事理。

我双手合十道:“那就有劳方丈大师了。”

“‘赵半仙’乃风水界一代奇才,小施主既然是他孙子,‘锁魂塔’只有在你手中,才能真正做到除魔卫道,捍卫人间正道。老衲愿尽绵薄之力,将‘锁魂塔’修复,将三大凶煞镇压,以免为祸人间。”

他说完,指着旁边那个和尚,我心中有点不安,因为这人,就是我怀疑的那个双眼失聪的和尚。

“此人法号慧戒,这次修复锁魂塔的事,由他负责。”

慧戒对我双手合十,宣了句阿弥陀佛。我也回礼,但是我心中有点不安,这人连法号都叫慧戒,应该是经常犯戒律,才给他起这法号,以示警告。

我脸上的表情,没有逃过方丈大师,他笑道:“慧戒师弟在寺庙已经十年有余,虽然有时行为不慎检点,但是修为奇高,有他主持,‘锁魂塔’一定能成功修复,小施主还请放心。”

“方丈言重了,小子感激还来不及,怎会生起任何怀疑之心?”

“如此甚好,我已经布好大阵,派遣九九八十一个高僧,围着‘锁魂塔’诵经七七四十九天。”

我一听,心中吃了一惊,区区一千万,方丈应该不会放在心上。他会帮我修复锁魂塔没错,但怎么会舍得出这么大的手笔。

他似乎看穿了我心中所想,笑道:“当年‘赵半仙’对寺院有恩,这次也算是还了他的恩情。”

没听说过爷爷和回龙寺有任何交集,起初还有点怀疑,这方丈是不是热情过头了?现在我终于知道原因。

不愧为得道高僧,我只要稍微起心动念,都逃不过他的法眼。

在他的面前,我还是道行太肤浅,忙收起心神,不敢胡思乱想,以免被看穿。

“谢谢大师。”

方丈笑道:“师弟,去吧,这事交给你!”

“好的,方丈师兄。”慧戒说完,看了我一眼,转身离去。

那一眼我看的很清楚,明显有别样东西在里面,到底是什么我不清楚。

我眉头微皱,方丈好像又看清了我的心事,做出请的姿势。

“小施主如果不放心,大可去观摩一番,请!”

“方丈大师客气,您先请。”

那是一间独立的大殿,周围全是武僧戒严守卫。

杨婷被方丈叫住,说里面谢绝女人进去,只好让她留在外面。

我们走进大殿,像足球场一样宽敞,四周挂着金色经文帆布。中间是一个金字塔一样的高台,‘锁魂塔’放在高台上。

金字塔上,围坐在七七四十九个高僧,一手拿着佛珠,一手敲木鱼,闭目念经。

金字塔下,密密麻麻的僧人,围着金字塔,坐成‘卍’字佛门符号,场面相当壮观。

神圣的朗诵声,让人忍不住想跪拜。

而慧戒,只是四十九个其中一个,他的身边,围坐着几个穿着黄色僧袍的僧人,个个年近古稀,红光满面,一看就知道是得道高僧。

方丈笑着看了我一眼,那意思好像在说,你放心,既然叫他来负责,肯定叫人看着他,帮他护法的同时,也在监视他。

慧戒好像觉察到我们在看他,虽然没睁开眼睛,但我明显看到他微微皱了一下眉毛。

我怎么感觉,这方丈再帮我算计慧戒。

方丈并没出声,示意我们退出去,我只好跟着他走出去。

锁魂塔是佛门圣物,只能靠纯正的佛门信仰之力,才能恢复本来威力。但也跟使用本人的道行又直接关系。

我的修为没有九子鬼母高,所以小塔被打裂了,要是我和她同一级别的修为,靠小塔,能轻松碾压她。

我不放心杨婷,告别了方丈,正找杨婷,走着走着,就听见小孩子的哭喊声。

那哭声,听起来都觉得很惨,心中纳闷,有人虐待儿童?不应该啊,这里可是千年古刹,名门正牌,谁会在这做这种下三滥的事?

顺着哭声的源头找去,在比较偏僻的一个院子里,我看到一大群人,其中一男一女两个小孩,正趴在木桩上,脱了裤子,被一个年轻人用小木棍打屁股。

那小屁股上一条条血痕,看着都觉得疼。

那人背影那么熟悉,不是李丁,又是谁?

“住手!”

李丁回头一看是我,指着我道:“又是你这废物女婿,你管事管得挺宽的啊,老子身为二师兄,小师弟不听话,教训他下怎么了?关你什么事?”

我怒道:“你这王八蛋,仗着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是不是?给你十秒钟,赶紧给爷爷我滚蛋,否则,我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。”

“哟呵,挺牛逼的啊。”李丁双手叉腰道:“老子找你好久了,给我上,废了他,马丹!”

十多个穿西装的人,对着我冲了过来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