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回龙寺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107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63章 回龙寺

而红衣女把我的注意力引导付小梅身上,以为她是背后的操纵者。付小梅想找到她的头,我帮她找到头,她就会自己出会所。

红衣演戏,假装阻止我,而没有阻止成功。她是故意做给背后那个人看。

那个风水师还出手阻止回龙潭主救我,好让红衣顺利杀掉我。

这么多信息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那个背后的风水师,才是最可怕的。

他在背后监视这一切,敌明我暗,我处处受制于人。

强如红衣,都得任由他摆布。回龙潭主,也只是和他打成平手,想到这,我突然意识到,我即将面对的,是何等强大的存在。

想要活下去,真是万般艰难,唯有让自己变强大,才是安身立命之本。

此时,身上突然内伤发作,被红衣伤的不轻,我试着盘坐在沙发,运行先天罡气,沿任督二脉走一圈,几个小周天后,伤势好了很多。

我突然发现,胸前的皮肤下,藏着一张灵符,这是陈家道给我护身符,红衣的能量有点古怪,所以她打我的时候,灵符不会主动防御。

估计只会对鬼物产生防御,陈家道说了,只能防御一次了,感觉有点鸡肋,也没放在心上。

本想把付小梅叫出来,验证下我的想法,但上次和她交手,锁魂塔被打裂开,我不能冒冒失失放她出来,万一灵魂契约压不住她,那将给我和杨婷带来灭顶之灾。

锁魂塔是佛门圣物,想要修复它,唯一的出路,就是找到佛门得道高僧。

我正在沉思,一双白皙玉手,扶住我的肩膀,远远我就闻见独有的体香,我知道是妻子杨婷。

“老公,怎么睡不着?”

我笑着把她拉过来,抱在怀里。

她默默不说话,良久之后才悠悠道:“老公,你和我说实话,是不是我身上的印记还在?”

“没有!”

“我知道你为我好,但我不准你对我说谎,哪怕善意的谎言也不行。”她看着我道:“你根本不会骗人,你的行动出卖了你的谎言。嘴上和我说印记消失了,你却愁得难以入眠。”

我苦笑了下。

“我是怕你担心,不想让你每天担惊受怕地生活,所以,没有说实话,对不起!”

“张铁胆前天住院了,没钱交住院费,找我要钱,我去医院时,他把你这几天做的事,全部和我说了,你为了我身上的印记,孤身独闯红娘会所,和九子鬼母激战,你们又去和沉江尸煞大战,差点死在江底,然后又遇到红衣女鬼。”

她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,泪眼汪汪,紧紧抱住我道:“我真不敢相信,你竟然为了我,做了这么多事,就连传说中的红衣女鬼,你也去拼命,老公,我好怕,好怕失去你。”

她泣不成声道:“当时我看见那惊天动地的两拳打在一起,我忙往后山跑去,我要是再去慢点,我们就阴阳两隔了,呜呜!”

我紧紧抱住她。

“傻瓜,你哭什么?我不是好好在这里吗?”

“你真的为了我,敢于天下人为敌,傻瓜,呜呜。”她哭的很伤心,我哄了半天才不哭。

天很快就亮了,我开车带着杨婷,打算去兰龙城第一古刹,‘回龙寺。’

试想,兰龙城有回龙潭和红衣坟两大禁地,怎么可能会少得了寺庙。

不但有寺庙,有的还是佛教很出名的寺庙,因为两大绝地的缘故,寺里必有高僧。

锁魂塔是爷爷留给我的法器,里面藏着我大半的秘密,还有就是,这里面关的,都是骇人听闻的鬼物,一旦出问题,第一个倒霉的就是我。

随便出来一个,都够我喝一壶。

上次红衣女鬼打我,我差点想拿出锁魂塔,但凭她的道行修为,轻松打碎锁魂塔,所以没敢拿出来。

带着锁魂塔,就像带着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,所以必须修复。

我把白离叫出来,附在杨婷的肩膀上,本来这小龙就是为她准备的。

她不喜欢把自己弄得花里胡哨的,所以白离化成很小的一个小点,远远看去就像胎记。

至于黑火,则是像纹身一样,俯在我的左臂。

毕竟龙这种东西,还是传说中的存在,很少有人见过,如果在寺庙拿出来,难免惊世骇俗,惹人红眼,招来不必要的祸端。

和尚好遇,高僧难求。

这回龙寺,肯定有得道高僧。但是不一定会出手。

唯有告诉他们,锁魂塔里,藏着七星孤煞、沉江尸煞和九子鬼母,他们指不定会大义凛然,除魔卫道,匡扶正道,出手帮我修复锁魂塔。

果然,我们来到回龙寺,杨婷小手一挥,捐献了一千万的香油钱后,人家对我们虽然好茶好饭招待,但是大师影子都没见一个。

古刹青砖绿瓦,朱漆红墙,佛塑金身,庄严宝相。

人来人往,香火很旺,我和杨婷坐在桌子前,吃着素菜,喝着香茶,一千万,只能勉强换来一个主持级别的人招待我们。

我和主持说想求见方丈,他和我说阿弥陀佛,方丈闭关,不宜见客,感谢捐款,功德无量。

一直等到晚上,还是他一个人笑呵呵地来接待我们,看他的样子,吃完饭送我们几张开光符,就想把我们打发走。

看来不整出点幺蛾子,没点大动静,那些高人不会轻易出来。

就在这时,一个小女孩从我身边走过,她拿着一个花篮子。

“大哥哥,买花吗?这个大眼睛姐姐好漂亮,你买一朵送她吧。”

小女孩嘴巴好甜,我看了就喜欢,我说了声好,然后伸手摘下一朵。

刚拿到花,我就好奇,这花好眼熟,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。

我也没在意,付了五块钱,递给杨婷,她远远就打喷嚏。

杨婷捂住鼻子。

“谢谢老公,不过我对这花过敏。”

“老婆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会对这种花过敏。”我歉意笑着,把花递给小女孩道:“小妹妹,花很漂亮,丢了可惜,你拿去卖给别人吧。”

她点了点头,说了声谢谢,拿着花走了。

庙里晚上更热闹,人群坐在前院露天大厅,看来是要举行什么大会,我见到一个熟人。

这人正是李丁,他走上讲台,拿着话筒道:“感谢大家的光临,我以俗家子弟二师兄的身份,主持这次讲经大会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