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邪魅的脸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26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62章 邪魅的脸

果然,杨婷拿出一把匕首,狠狠刺向胸口。

我吓得魂飞天外。

“婷婷,住手。”

红衣也吓得一声厉喝:“住手!”

我没想到,杨婷真说刺就刺,红衣也没想到,杨婷竟然为了我,真的自杀,而且如此果断,毫不含糊。

看来红衣不想杨婷死,我有点不明白,不是付小梅吗?红衣怎么会这么紧张?难道说,杨婷在会所遇到的,是红衣女?

杨婷肯定还有事瞒着我。

红衣冷冷看着杨婷好一会。

“你真愿意为他去死?”

“你是在怀疑我的决心吗?”杨婷凤目一挑,紧握匕首。

“行!”红衣点了点头,说道:“记住你今天的话,早晚你会付出惨重的代价,到时候别后悔!”

杨婷毫不含糊道:“无怨无悔!”

我心都融了,我不过一个穷小子,何德何能?竟然让她对我付出这么多?

红衣一闪身,消失在原地。

我一下子瘫软在地,杨婷忙扶住我。

“傻瓜,你怎么能轻易拿自己生命开玩笑?你要是有个什么事,我还不如死了算了。”

她又不是风水师,区区一个凡人,为了我,直面红衣女鬼的锋芒,她的十指冰凉,手心直冒冷汗,全身都湿透。

我无比感动,刚才我真的好怕,好怕失去她。

“我死没关系,但是你就不行,只要我活着,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,以后不能拿自己生命开玩笑,好吗?”

杨婷当即哭了起来,帮我擦嘴角的血。

“傻老公,你为了我,偷偷和这么厉害的人斗法,你看你,都受伤吐血了,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也不活了。呜呜!”

我紧紧抱住她,两人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我帮她擦眼泪。

“我虽然不厉害,但是只要有我在的一天,哪怕天塌下来,我也帮你顶着,不许你哭!”

“呜呜,知道了。”

我下定决心,一定要变强,唯有变强,才能守护自己的爱人。

而不是像今天一样,被人当蝼蚁一样玩弄。

就在这时,陈家道发出咳嗽声,我两回头,才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。

“你们继续,当我不存在,当我是空气。”

杨婷害羞地从我怀中站起来,我也站起来。

“陈前辈,你伤得重不重?”

他叹了口气道:“红衣太强了,我伤及五脏六腑,好在经脉没断,弄点天材地宝吃一下,运行大小周天,应该无大碍。”

“谢谢陈前辈,我们走吧,赶紧离开这里,回去再商议!”我说了句,抱起杨婷。

她惊吓过度,双脚都软了,真佩服她的勇气。

“嗯!”他后怕地看了一眼刚才红衣站立的地方,眼里写满恐惧之色。

我心情很复杂,降服付小梅,但这红衣显然还在惦记杨婷,也不知道杨婷身上的血色眼睛还在不在。

这事没这么简单就结束,红衣神出鬼没,还得时时提防这她。

刚才红衣说,我是借杨婷的命格来冲煞,不管说这话出于何居心,但是,我隐隐觉得,爷爷苦心安排这门婚事,应该有这种成分在里面。

心中很难受,要是因为我,害了杨婷,那这婚事,不要也罢。

“婷婷。”

“嗯”她安静地躺在我怀里。

“红衣说,我爷爷安排婚事,是借用你的高贵命格,帮我冲煞,你怎么想的?”

“我不管那些,我只知道,你是我老公,知道这点酒足够,就算为你冲煞,我也心甘情愿。”

我心中更难受。

“我不想你有任何事,我要你好好活着,如果是因为我而让你受到牵连,那我活着也没多少意思。”

“不许你说傻话。”杨婷捂住我嘴巴,认真看着我道:“我要你好好活着,如果你觉得你亏欠我,那你就欠我一辈子好了。”

回到杨家时,杨家来了很多我不认识的风水师,三步一岗五步一哨。

看来是天空中的动静,惊动了杨家,才调动这么多人。

“爸,对不起,我把婷婷带回来了。”

杨文虎眉头紧皱,刘萍拉过杨婷。

“赵凡,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额东西,后山的强大,是你能惹得起的吗?”杨文华指着我鼻子骂道:“我警告你,你再敢让我女儿涉险,马上离婚。没本事保护她,就别带她在身边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气氛很压抑,我去了后院,和老妈呆在一起。

直到深夜,我收到杨婷短信,我才回到住处。

她刚洗好澡,换上一身轻纱,白皙皮肤若隐若现,芙蓉出水,美得让我窒息。

她是我眼里,最美的女人。

“婷婷。”

“嗯。”她轻轻梳理着头发。

我把她拉过来,坐在我大腿上,认真看着她。

“老公,你是不是想要我?”

“我想看看,那个记号还在不在。”

“嗯。”她害羞滴低下头,自己解下轻纱,背对着我。

经历了这么多,这事情能不能结束,就看这只眼睛是否还在。

仔细检查她的身体,我顿时沉默不语,因为,我看到让我难以接受的一幕。

那只血色眼睛不但没消失,还移动道背后,还多长了一张脸,血色脸部轮廓上,露出邪魅的笑容,一双眼睛冷冷看着我。

“老公,怎么了?那只眼睛还在不?”

“我找了半天,没找到,估计光线不太好。”我不想让她有任何压力,故意骗她。

“人家没穿衣服,光线太亮会害羞。”

“嗯!我们睡觉吧。”

我得抽空布好法坦,好好问问付小梅,到底是她,还是红衣在作怪。

如果这印记在我身上,那倒无所谓,管他什么阴谋诡计,大不了决一死战,生死由命!

可偏偏长在爱妻的身上,这叫我如何放心?到底想做什么?

估计是惊吓的缘故,她在我怀里,一会就睡着了。

我轻轻起床,来到客厅,我要把整件事情来龙去脉搞清楚。看看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杨婷应该是在会所,被神秘人种下印记,然后回老家,在江边遇到尸体,让我重视到红娘会所,然后是印记,村长的死亡,也是提示我重视印记。

然后我找到付小梅,以为是付小梅,帮她找头,然后是沉江尸煞。

我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,红衣既然能出墓地,为什么不出手阻止我?

要阻止我,或者杀我,她随时都可以办到,然而,并没有,她眼睁睁看我做这一切。

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她本来就想让我把付小梅从会所弄出来。

她为什么要这样做?难道是因为付小梅长得像她?不应该啊。

后来为什么又要出手,把我和陈前辈揍一顿?

以她的实力,要杀我那不就是抬抬手的事,为什么拖拖拉拉?

唯一的可能是,她在演戏!

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问题就大了,她在酝酿什么阴谋。

又或者说,有人控制她,或者她和别人达成什么协议。

控制她的人,应该就是今晚那个金色拳头的人。

我觉得不寒而栗,那背后的风水师有多可怕,我亲眼见证过的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