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章 你真的很该死
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062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60章 你真的很该死

陈家道不依道:“盖着个红盖头,一点诚意也没有!”

“诚意?你配吗?”红衣女笑道:“你既然那么想看,我就让你看。”

说实话,我也想看看她长什么样。她慢慢嫌弃红盖头,先露出白皙的脖子,然后是尖尖的下巴,然后是一张红唇!

很像那晚我找到她时的动作,慢慢地,她掀起红盖头。

她好美,美到让人一看,就忍不住产生敬畏之心!

好比是世间最美好的女人,让人生不起一丝丝的歪念头。

比画中仙更美,美到世间一切都黯然失色。

原来就是她,从那晚她警告我,说我不能和杨婷结婚开始,一直在算计我和杨婷。此时此刻,被她看着,我更觉得那双血色眼睛,和她的眼神一模一样。

她到底想干嘛?

陈家道看清楚后,当场惊呼:“我滴娘啊,竟然是您。”

以前看到照片都想跪拜,现在见到真人,吓得身体明显一顿,差点当场腿软跪下去。

我以为他要跑时,他竟然凑在我耳边,对我说了控制阴阳镜的咒语。

“赵凡,你快跑,八具尸煞恢复得差不多了,你拿着阴阳盘,跑到红娘会所,利用那里的大阵,八个尸煞就能废了那鬼母。”

他把阴阳盘塞给我,从背上拔下一把剑道:“我怕你很多年了,看到你照片我都怕,怕到跪拜,反正横竖是一死,今天,我倒要看看,你这回龙潭半人半仙的人物,是否像传说中那么强。”

这一幕让我目瞪口呆,但我想到,他是不是有什么底牌,才敢上去斗法,拿着阴阳镜,命令尸煞抬着鬼母,往外冲去。

我边跑边回头,就见陈家道被打飞,落地就吐血。

“赵凡,别回头看,往前冲是你唯一的活路。废了鬼母就能救你老婆,传说这红衣出不了红衣坟,这应该不是他的真身,别怕。”

我担心陈家道在死撑,为了我拼命。

带着疑问,我冲出山腹,山洞里响起撕心裂肺的惨叫声。

我当时就吓得摔在地上,他真的为了我,明知不是对手,还去拼命去了。

以往的我,心智一直很坚强,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哪怕是面对生死,我都不怕!

而此时,我好痛心,眼泪忍不住流出来。

我很想冲回去,但要是真回去了,不但救不了陈前辈,他努力给我争取的机会,也付之东流了。

我疯狂运转罡气,边跑边哭,冲向红娘会所。

来到红娘会所,见我身后跟着八个凶煞,没人敢拦路,我一进去楼顶,就把阴阳镜丢出去,阴阳镜自己悬空,不断吸收那些小鬼和阴气。

八个尸煞把付小梅按进棺材,她能做的,只能张口吐出煞气,被大阵吸收。

最后,她变得虚弱无比,在即将被分尸时,她跪在我面前求饶。

我也是一时间心软,在她眉心种下灵魂契约后,把她收进锁魂塔中。

用阴阳镜收了八个尸煞后,我冲向红娘会所龙脉的山脉。

我以为陈家道死了,心中怒火升腾,就算是死,我也要拼一拼!

可当我来到山脚下时,就看到他们,陈家道很惨,躺在地上直吐血。

最重要的是,他还没死,没死就有希望。

“住手!”我握剑站立,指着红衣道:“放了他。”

“哟,本宫正打算废了他去找你,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。”红衣优雅地站在那,但我丝毫不怀疑她的道行,地上重伤的陈家道就是例子。

陈家道虚弱地回头,看到我时,瞪大了眼睛。

“赵凡,不是叫你跑吗?你怎么又回来了?你这笨蛋,回来干嘛?你要是被她整死了,我死不瞑目不说,下去和你爷爷也不好交代啊。”

他边说边吐血!我眼眶湿润,扶住他。

“陈前辈,我赵凡虽然能力地位,但绝不是无情无义之人,你为我挺身而出,纵使被打死都不吭一声,我要是就这么走了,那我就不是赵半仙的孙子,天门山的传人。”

“呵呵,哈哈!”他吐血道:“小子,我没看错你,今天就拼死,我也要拖住他,你快跑!只可惜没能看到你蟒雀吞龙那一天,记得逢年过节给我烧纸,告知我一声,让我含笑九泉。”

“前辈你撑住,纵使是死,我也不会丢下你不管!”

红衣冰冷冷道:“你把付小梅怎么了?”

“我把她废了。”我红了眼睛。

“好,很好!”红衣点了点头,怒道:“本宫真的生气了,既然你们这么难舍难分,那你们一块去死吧,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们,要你们为奴为仆!”

“宁愿站着死,也绝不爬着生。”我用剑指着她,怒道:“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,我要是哼一声,我就不是赵凡。”

“很有骨气!”红衣像是欣赏,又像是嘲笑:“有人不想让我杀你,但你身上秘密太多,既然这么有骨气,那你就领死吧!”

她对我轻轻一挥手,一道匹练对我飞来。

“我姓赵的,没一个孬种!”

我疯狂运转身上所有罡气,想看看,这传说中半人半仙的人,是否真如传说中一般强悍。

我和她道行天差地别,说实话,我很想用爷爷给我的底牌,但神秘人和爷爷的信上,都交代过,不到万不得已,绝不能打开。

我这几年,万不得已的时候,是指二十五岁遭遇本命年,天劫来临时。

而不是眼前的半人半仙,她打死我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,不知道爷爷是否算到过这一劫?

我不打算忤逆爷爷的临终遗言,更不能暴露金色罡气,眼前的红衣,之所以那么迫不及待地想杀我,大半原因,正是因为我有金色罡气。

怕有旁人在窥视,所以,我只能硬接。

“你真的很该死,留你不得!”

她安静地站在那里,只见她轻轻一挥手,一股浩瀚的莫名力量,将我轻轻打飞,那是一种从没见过的力量,有阴气和煞气的侵蚀力,又有罡气的霸道威力。

果然,我如断线的风筝一般,飞出很远才落在地上,张嘴就吐血。

全身气血翻腾,红色模糊了视线。

我被打的七孔流血,意识开始慢慢模糊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