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初遇黄狐狸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052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6章 初遇黄狐狸

杨婷低着头,偷看赵凡,她怎么也想不到,这个农村来的,土里土气,以前根本不放在眼里的人,竟然会这么厉害,那红衣小鬼对他磕头求饶,好像很怕他。

现在越发显得神秘,老爸以前不是说,赵凡是个废物,没长相没本事,还是个病秧子。

难道说,老爸在骗我?想到刚才慌乱间,主动扑在他怀里,一时间有点害羞。

那宽阔的胸怀,那种安全感。心里对赵凡印象好了很多。

最过分的是,他刚才竟然说,我是他的女人。

不管怎么样,杨婷喜欢那种有人守护的感觉。

更何况老爸悔婚在先,还看不起人家,心里挺内疚的。

于是决定,先带赵凡回家。

“赵凡哥哥,虽然我两不能成亲,但我们还是可以成为好朋友,以后你就像我大哥哥一样,我带你去我家坐坐吧。”

“大哥哥?”我心中一阵酸楚,很想问她,我在你眼中,只配做你哥哥吗?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。

两人怀着复杂的心情,来到杨家。

杨文虎拿着青花瓷欣赏,一看到是我,顿时拉下脸来。

“你怎么又来了?阴魂不散的穷亲戚,怎么,你还想娶我女儿,飞上枝头变凤凰?年轻人,醒醒吧。”

杨婷顿时不乐意了,嘟着小嘴道:“爸,你怎么这样说人家,人家今天救了我。”

“救了你?他故意接近你的吧?”杨文虎大马金刀坐在沙发上,从上到下把我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
脸上写着瞧不起,那表情更像是在说,你这乡下来的穷酸。

“我知道你看不起我,但是我会用实力证明,我有能力保护杨婷。”

“别说保护他了,你养得起她吗?”杨文虎喝了一口咖啡道:“给钱你不要,死要面子逞什么能?如今怎么样?还不是在现实面前,低头找上门了。小子,念在你爷爷帮我一场,我家族一家分公司,让你去管理,离我女儿远点就行,你看怎么样?”

“我和你说过,你敢破了我爷爷的布局,会遭大难,我来只是想劝你回心转意。我只要杨婷!”

“笑话,你少在这装神弄鬼,我堂堂杨家,会有什么大难?”杨文虎怒道:“来人,帮我把他轰出去!”

“女儿绝对不可以嫁给他,我已经帮她找好男友了。”就在这时,一个风韵犹存的妇女,走了进来,这人叫刘萍,杨婷她妈。

“我没把女儿嫁给他啊。”杨文虎不耐烦道:“正打算支走这穷小子。”

“瞎说,你就想把女儿嫁给他,不管是谁,和我争女儿,就是和我过不去,她只能嫁给胡公子。”

“谁是胡公子?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人?”

“胡公子在后山,晚上我带女儿去见他。”

“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?”

见两人吵起来,杨婷劝道:“妈,你们别吵!”

“女儿谁都不可以嫁,只可以嫁给我选的人,你敢把女儿嫁给谁,我掐死你。”刘萍不由分说,走过来一把掐住杨文虎的脖子,两人扭打在一起。

我眉头紧皱,刚看刘萍这人,就觉得不对,仔细一闻,空中一股高级香水味,还隐隐夹杂着一股淡淡狐骚味。

杨婷第一次见老妈这么凶,慌了神。

“赵凡哥哥,你快帮忙拉开他们啊。”

“杨婷,你仔细看,这不是你妈。”

杨婷凝目仔细看去,刘萍相貌有点模糊,有一张狐狸的影子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狐狸精上身!”

“你爷爷不是很厉害的风水大师吗?你快救救我妈。”

我本想出手,但是,爷爷的警告,还有临行前老妈的叮嘱,犹豫起来。

从小就跟着爷爷练气,一身先天罡气,已经相当有火候。

弄死这狐狸,就像捏死蚂蚁一样,但是,情况不明,还不到出手的时候。

杨文虎和刘萍越打越凶,最后都动用菜刀,杨文虎边跑边躲,几个保安进来都按不住刘萍,全被砍伤。

“赵凡你个废物,帮忙按住她啊。”

他这么一骂,态度极其恶劣,让原本就在犹豫的我,更不想出手。

最后刘萍砍红了眼,六亲不认,提着带血的菜刀,冲向杨婷。

杨婷吓得躲在我背后,吓得瑟瑟发抖。

我想了想,暗道:“我只要不动用身体的罡气,光用风水知识,就不算犯禁忌。”

想到此,我想用民间老一辈人都会的一个小法术摆平这件事。

这种通灵法术,就像是制造原子弹一样,试了多少遍才被发现,这就是:立筷通灵术!

刘萍冲上来,对着我脑门,挥刀就砍。

杨婷吓了尖叫起来,藏在我背后,闭上眼睛不敢看。

在菜刀即将砍到脑门的电光石火间,我咬破中指,对着刘萍眉心,狠狠点去。

刘萍就像泄了气的皮球,瘫软身体往后倒去,我一把接住。

把她放在杨婷怀里,我又去厨房拿了一个碗,装满一碗水,在刘萍头上绕三圈,之后把碗放在地上。

用三根筷子倒立在水中。

这是立筷通灵术,源于道教,散播民间,原名立筷驱邪术。

我扶着筷子,念道:“是不是李家祖上。”

筷子没有站立。

“是不是杨家祖上哪位前辈念后人?”

任然不立。

“孤魂野鬼?”

筷子还不立,我想到她说过什么胡公子,加上狐骚味,最后试着念道:“是不是狐狸精?”

果然,筷子稳稳站立在碗中,点中目标,我冲进厨房拿来菜刀,用左手持刀,往左把筷子砍倒,又用碗压住筷子。

刘萍身体一软,像是有什么东西离开一样。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杨婷问道。

“这是道教驱邪术,念到谁名字,筷子站立说明就是正主,这狐狸精没什么道行,我把它压在这里一夜。”

我说完,看向正在擦汗的杨文虎。

“你敢悔婚,坏我爷爷‘赵半仙’的规矩,现在邪祟找上门了。”

一个后辈,在他面前,毫不忌讳地说他,还是一个乡下来的穷酸,杨文虎本想骂他几句,但是还是忍住没骂。

见他一副不怕开水烫的摸样,我很生气,站起来就想走。

杨文虎咽了咽口水。“那我夫人怎么办?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