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 封头祭坛
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24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57章 封头祭坛

“不行,这里的尸体太弱了,估计有点道行的,都被尸煞降服了。而且在江水里,不好施展,我们只能借助太阳,削弱她的力量,才能和她斗法。”陈家道刚说完,天空乌云密布,很快下起蒙蒙小雨。

我两对视一眼,都怪太倒霉。太阳被乌云遮去,不但能增加尸煞的法力,还下起了雨,灵符也被淋湿,所有灵符都失去作用。

果然,随着一声碰撞,船一分为二,我两成了落汤鸡。

落入追水中,被江水冲走的同时,我看见一个红衣身影,停在我面前,对着我笑。

耳中传来模糊的声音。

“嘿嘿嘿,我要你们死,要你们死!”

然后,她双手慢慢张开,漫天发丝,在水中向四面八方伸展。

接下来,陈家道被裹住,我也被裹住,这是在江水里,不比陆地。

尸煞把我们向江底拖去。

念不了咒语,显得相当被动,水温的寒冷,让我明白,江水下面是暗流。

这头发像是无穷无尽,割完又长出来,想要隔断,根本就是白费力气。

我两都没法办,只能任由她拉住往水底深处沉去。

呼吸憋得难受,正当绝望时,看到有一丝微弱的光芒,看到了希望。

那里一定是出口!

我实在憋不住,使出先天罡气,震散头发,反正水里没人看到,不会暴露自己的实力。

我拉住被拉走的陈家道,裹住他的头发,就像汽油见了火一般,层层断裂!

两人向着光亮处游去!

终于重见天日,我感叹的同时,更多的,却是震惊。

只见我们来到一个山洞里,山洞里全是密密麻麻的尸骸。

那尸煞跟了出来,在空中发出渗人的叫声。

陈家道毫不客气,直接用青铜阴阳盘,控制尸体攻击。

这尸煞如此凶猛,差点被她整死在水中,现在离开水面,实力减半,是该了断的时候了。

而我,在慌乱中,用七星剑冲向尸煞。

“赵凡,你疯了?”陈家道猛阻止。

“没事的!”我冲向尸煞,用剑猛击尸煞,趁其不备贴在尸煞身上,暗中疯狂运转先天罡气,剑身北斗七星,金光一闪,尸煞体内冒火。

“啊!”她一脚踢飞我!

陈家道控制密密麻麻的尸体,爬了上去,将尸煞覆盖!

然后用五行旗,分别刺在尸煞几个地方。眉心、胸口、腹部。背部等。

尸体没了控制,散落一堆,沉江尸煞成了一个大字型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!

陈家道看着手中阴阳盘,又看了看尸煞,纳闷道:“奇怪,同样是尸体,刚才不堪一击,现在怎么这么猛,一波上去就把她灭了?”

我不想让他知道,是我用先天罡气将尸煞重创,笑道:“您老人家可是赫赫有名的东尸,五大高手之一,怎么对自己没信心了?”

“嘿,这还用你说。区区一个尸煞而已,这点自信还是有的。”

但凡男人,多多少少都有点自作多情。这陈家道也耐不住夸,我一夸他就开始飘。

我成功躲过他的追问。

“话说,这是哪?”

饶是陈家道这种见惯世面的人,也被周围的尸煞吓一跳。

我拿出罗盘看了看,心情沉重道:“这是和回龙潭遥遥相望的一座山,我们正在山腹中,这里以前是‘鱼耀龙门’的地势,不知道被谁斩了地气,神秘男告诉我说这下面死过人,我当时不怎么在意,没想到,竟然死了这么多人。”

没想到,他会意料到我会来这里,这是真正运筹帷幄的高手,震惊的同时,暗自庆幸,这厉害的人物,是友非敌,不然真不知道怎么死!

难怪,他会仅仅凭夺阴枪一枪,就镇住风水界无数大人物,仅仅是一枪,就镇退九阴门刘彤。

“嘿嘿,神秘男是手眼通天的人物,他的行事作风,又岂是你我能揣摩的。”陈家道笑道:“所以,我大胆站出来,想赌一赌你小子的将来。”

望着密密麻麻的尸骸,我头皮发麻!

甚至产生一种直觉,一个针对杨家更大的杀招,正在默默酝酿着!

见我脸色难看,陈家道问道:“赵凡,你是不是在担心你媳妇?”

“陈前辈,不担心是假的,红娘会所建立的日期,和杨婷出生时同一天,会所里镇着尸煞,这座山又是红娘会所的龙脉,和回龙潭遥遥相望,直指杨家,这里死了这么多人,恐怕杨家的事,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很多。”

“赵凡,我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,来兰龙城之前,也是信心满满,没想到面对这些格局,我也是一塌糊涂。先别管这些,我们找找看,鬼母的头应该在这。找到以后,我们再商量。”

我点了点头道:“我只希望,不要卷入太复杂的阴谋,怕老婆出事。”

“你放心了,你岳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不然不会成为省城首富,我听到小道消息,他应该和会所背后的大人物有些关系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任由红娘会所存在,至少,应该不会要你老婆的命。”

“但愿如此吧。”我叹了口气道:“怎么处置这尸煞?”

“把她烧了!”

我闻言,觉得有点可惜,这尸煞成型都相当苛刻,无论多么可恶,道行无须质疑的。刘彤都在到处收复尸煞,这要是能驯化,肯定是一大助力。

陈家道刚想动手,一个黑影,‘嗖’地一声,从水中飞出,看到我两时,对我两龇牙咧嘴,很是凶恶!

是那只水猴子,被张铁胆砍伤好几处,估计是逃命来找主人的。

它对我龇牙,然后飞向我。

我一脚把它踢飞。它爬起来,又飞向陈家道,陈家道一把掐住它脖子。

“孽畜,找死!”

“前辈别杀它,它再凶也只是动物,利用它找到头!”陈家道果然放了水猴子。

我趁机用点燃的灵符,丢在它身上,被我烧着了,发出惨叫,化作黑影消失在转角。

“追!”陈家道追了出去,为了防止它跑掉,我还放出五鬼,临走时,我用锁魂塔收了沉江尸煞的尸体。

对付水猴子,可比尸煞简单多了,它又受伤,又被惊吓,直接跑向老巢。

原来,这里有个祭坛,密密麻麻的符文中央,用一个阵法封住一个祭坛,祭坛上,安静地放着一个头颅。

这布局和手法,和会所顶楼的同出一辙,巫师的封印手法。

陈家道骂骂咧咧,过去一把揪住水猴子,狠狠砸在墙上,脑浆迸裂!

“这畜生,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,估计那个尸煞也是它害死的,死有余辜!”

我皱了皱眉,这种东西真的该死。

当陈家道看向祭坛头颅时,突然脸色大变。

先是一动不动好半天,然后嘴里念叨: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!”

然后跪在地磕头作揖,紧接着转身就跑。

我愣在原地。

“又怎么了?你又发疯?”

“她是红衣坟的那个画像,回龙仙女本人!”声音在洞中回荡,人却跑得没影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