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青铜阴阳盘
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14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56章 青铜阴阳盘

陈家道夸道:“不错不错,这才配做我干儿子,有点胆量。”

“嘿,要是没点胆子,怎么做您老人家干儿子!”

“那你会游泳吗?”陈家道一本正经地问,我都看出他想叫张铁胆下水了,这丫的一根直肠子,还在那里拍着胸口夸自己,生怕这个干爹不要他一样。

“我走南闯北,区区游泳有什么难的?当然会。”

“行,干儿子,下去把这玩意抱出来!”

“啊?”张铁胆还在自夸,闻言笑容僵住,这才知道上当了。

牛皮也吹了,不下去还真不行了。

“放心,她要是敢动,我们俩分分钟收拾她。”

张铁胆一脸楞逼,我憋着笑,拿出七星剑和三清铃,陈家道也拿出墨斗线,五帝钱等道具,准备收拾尸煞。

本来在岸上就能揪头发,或者拿拴着灵符的绳子困住它,但这可是尸煞,绝非绳子能绑得住。再者就是,目的是想引出跟着尸煞的水猴子,找到鬼母的头,所以必须有一个会游泳的人下水。

张铁胆只得硬着头皮下水,看他脸都吓白了,不怕才怪!

他一手扶在船上,一手伸手刚想揪尸煞的头发,突然一声尖叫。

“哎哟卧槽!”

我和陈家道一惊,我握紧了手中的宝剑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有个东西咬住我的屁股,把我往下拉。”他刚说完,就被往水里拉,那玩意力大无比,船都差点被它弄翻。

“张铁胆,赶紧往岸上游。”

陈家道说完,丢出墨斗线编制成的大网,对着那个尸煞丢去,不偏不倚将尸煞罩住。

“嘿嘿,小崽子,罩住你了。”

刚想收网,那个水中的女孩,慢慢睁开眼睛,在水中对我们邪邪一笑。

“嘿嘿嘿。”声音尖锐,在空中回荡,伴随着流水声,显得更刺耳,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。

那种笑容让我很不舒服,感觉不会这么容易抓住她,果然,陈家道收网时,那女尸煞抓住墨斗线的网,一个照面就被炸伤,一阵劈哩啪啦炸响声中,她开始向旁边游去。

“好大的力气!”陈家道边收网。

船都被她带着在水中转圈,我一边摇动三清铃,念动雷火符咒:“雷声动,霹雳震,雷火发,鬼神死,邪精亡,妖怪没,奉六丁六甲,天丁使者,雷火将军,雷公电母之令,凶灵恶煞,一符斩尽,急急如律令。”

一道道灵符顺着墨斗线飞下去,打在尸煞身上,能感觉到船一道灵符一停顿。

三清铃摇的越快,船走的越快。

主要是隔着水,不好施展法术,它在水下离我们有一段距离,又看不见具体情况。

只能靠墨斗线拉着,船越来越快,陈家道一边拉着墨斗线,一边念动咒语,用玄天罡气将一个个铜钱,顺着墨斗线打下去水去。

我们越是作法,它在水下游的越快,估计被我们伤的不轻。

船已经接近一百四十码的时速,眼看就要被它带撞在悬崖上。

“完了,这尸煞不是一般的厉害,赵凡,我们要倒霉,准备跳船。”陈家道也急的哇哇大叫。

我情急之下,默默五行水令旗上,偷偷输入部分先天罡气,念动咒语,将五令旗顺着墨斗线丢去。

尸煞死于水中,水是她克星。

果然,只闻一声惨叫,‘轰隆’一声炸响,水花溅起两米多高,船险之又险停在悬崖边,只是轻微的碰撞,并没有造成伤亡。

陈家道拍了拍胸口,等网拉起来,被咬了一个大洞,黄河尸煞不见踪影。

“娘滴,跑了,这尸煞成了气候。”陈家道转过头看向我,好奇道:“我说赵凡,我们联起手来,和它斗了半天都降不住她,你刚才打入水里的那道金光是什么?怎么一下子就把它打跑了。”

我闻言一惊,不是我不相信陈家道,这是目前,我身上最大的秘密,知道的人越少,越好。

“五行令旗啊!”

“瞎扯淡吧你,五行令旗有多大的威力,我还不知道?”他眼睛一瞪,明显不信。

“这是我爷爷为我留下的五行令旗,再者就是,那令旗是水属性,刚好克制它。”

“好吧,反正半仙老鬼已经不是第一次骗我们了。”

把他糊弄过去,怕他追究,我把他注意力引到张铁胆那边。

只见张铁胆在岸上,蹦蹦跳跳,又跳又叫,一个毛茸茸的怪物,紧紧咬住他的屁股不放。

那是水猴子,和人一样长有手和脚,五官俱全,只是秃顶的头上,有着很多头发,像沙和尚一样的造型。

嘴巴却和鲨鱼一样,裂开道耳朵根,满嘴獠牙又尖又长,他这一嘴咬去,张铁胆肯定不好受。

这东西不知道在民间祸害了多少生命,我们三人只有他是武修,对付水猴子,他最合适不过。

只是有点失望,水猴子的手上,并没有拿着鬼母的脑袋。

张铁胆也够狠,竟然一把扯下身后的水鬼,看着都觉得疼。

他拿起半把剑,追杀水猴子。

“完了,这鬼母的脑袋并没有被水猴子拿着。”陈家道看着江面,咬着嘴皮,叹了口气。

我也发愁。

“应该是我们的到来,让尸煞警觉了,把头藏了起来,根据八卦镜能找出它的位置,但拿她没办法。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下去它老巢看看。可这是江底,我们不敢贸然下去。”

陈家道凝望江面,眼睛一眯:“罢了,这江底我们虽不能下去,但是尸体可以。”

他说完,从背后掏出一个铜盘子,我瞬间瞳孔一缩,爷爷和我说过,东尸之所以叫那么厉害,有着深厚的修为和风水之术不说,主要是他家世代传承的一件物品,让很多人都忌惮。

这玩意叫‘青铜阴阳盘’,能无限召唤尸体。上面根据八卦方位刻着几具尸体,这些尸体栩栩如生,面面目狰狞,从八个方向,跪拜中间的人。

只见他跑坐在船上,嘴皮蠕动,双手伸展,做着奇怪的动作,像是在进行古老的祭祀,最后咬破中指,对着怀中铜盘一点。

不大一会,远处江面上,冒出小黑点。

随着他不断催动阴阳盘,黑点越来越多,当黑点越来越近,我不由得头皮发麻。

那些黑点,全是死尸,大多数都肢体残缺不全,什么样的造型都有。

我不由暗叹,这才是东尸的真正实力,不愧是东尸,估计藏在水底,死了上百年的尸体,都被他召唤来了。

随着他一指,那些尸体向着一个点游去,然后全部沉入水下消失不见,紧接着,水里先是冒出很多黑水,然后是残肢断臂,不难看出,水底下正进行大型厮杀,残肢和烂肉,堆满江面,看上去有点触目惊心。

江面没了动静,这时太阳刚刚升起,紧接着船底传来一声响,显然,这尸煞想攻击小船,我两忙用灵符贴住船身。

再次传来碰撞声,灵符金光一闪,水底传来一声惨叫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