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捞尸王丙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17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55章 捞尸王丙

刚好被有心机的李彪,收了养起来,帮李丁祸害妹子。

不过我还是要感谢翠儿,要不是因为她的出现,锁魂塔也不会顺利到我手中。

这就是爷爷算好的因果业报。

我们来到张铁胆家,我不由得眼前一亮,翠儿脱下一身红衣,穿着村姑的服装,正在做菜。

她正常面孔,竟然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,难怪能迷死张铁胆,连画符都在想着翠儿。

而张铁胆的妹妹,灵魂不稳,有时痴痴呆呆的,有时又很正常。

翠儿很怕我,估计是被我打出阴影了,当我说要求她帮我时,她爽快答应了。

我还看到翠儿,把一盆情蛊花带了出来,只是被张铁胆吃了一朵。

我们选择晚上动手,因为翠儿是女鬼,再加上穿上红妆,法力大增,漂浮在江面,慢慢沉了下去,我们在岸上等她。

捞了一夜,将近天亮时,才捞到那个装有鬼母精血的小瓶子。

拿着小瓶子,将精血取出,我试了试五鬼搬运术,根本无法找到具体点。

陈家道也用他的秘术,稻草人去找,还用小鬼,都没法找到鬼母的头。

但是我们发现一件奇怪的事,无论小鬼去找,还是什么方法去找,碰了精血之后,就在江面上徘徊。

而且就是断魂坡那一段的江面。

我们三人没辙了,我看着江面道:“鬼母的头,会不会在这水底下?”

陈家道也看着江面皱眉:“没理由啊,如果是在水里面,那地点为什么不固定?”

“会不会,那头会移动?所以就在这一代的江面上跑来跑去。”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,这张铁胆一句点醒我们两。

“有这种可能!”陈家道说道:“这既然要割掉鬼母的脑袋,把她身体镇压在大厦里,肯定不会让她轻易找到,而且,估计这头应该有什么东西守着,所以才在江里动来动去。”

我皱眉道:“这江水流很急,需要游泳好手下去才行,水也不清澈,就算下去了,也无法找到。”

三人正犯难,突然,就看见一个老者走过来。

陈家道道:“这是这一代的捞尸人,很多上游的尸体,都会被冲到断魂坡,所以这里有这个职业。大家都叫他们这个职业为‘黄河水鬼’,他们这个职业,没人喜欢跟他们打交道,所以造成他们性格孤僻,一生孤苦。”

捞尸人祖传的秘法,请煞!他们行为古怪诡异,人从小就用一种隐秘的药水洗眼,又经过数十年在黄河边上的观水练习,眼光能穿透浑浊的河水,一眼就能看到水下的行尸,一般一个人独居在黄河边上无儿无女,家中从小养着一条黑狗,庭院中立着一根大竹篙,竹篙上绑着一块八角形镜子,这些都是辟邪的物件。

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先唤来那只黑狗,然后照一下镜子,要是没问题回屋做饭睡觉。如果黑狗狂吠不止,镜中带血,他就会掉转方向,去黄河边上再走一圈,将身上的晦物去掉再回来。

当我们走过去,想开口时,那人指着旁边一处悬崖,悬崖上,用沾着黑狗毛的绳子,吊着几具尸体。

“找人的话,在那边。”

不远处有个小木屋,他扛着竹竿就回家,叫来黑狗,黑狗一直叫,他又看了看镜子,镜子中带血。

“你们走,我这庙小,不欢迎你们。”

陈家道笑道:“实不相瞒,我们有事,想求你帮忙。”

说完就递过去一沓钱。

老者瞪着古怪的眼睛,看了一眼钱,再看看我们。

“有钱没命花,走吧!”

陈家道又加了几张钱,他还是不干。

我们只能吃闭门羹,张铁胆丢下一句话,叫我们等他。

等他回来时,提着一锅狗肉,和几瓶好酒,我不吃狗肉,但陈家道和他,吃的津津有味。

两人在人家院子大口吃起来,边吃边喊捞尸人,最后那捞尸人终于忍不住,走出来和他们在一起喝酒吃肉。

听他说,他叫王丙,以前不是干这个的,以前是一名干建筑的工人,他的女儿在这玩耍,不知道怎么的,掉进江里了。

他知道后,从工地赶回来,没找到尸体。晚上天天做梦,梦到他女儿说水里好冷,有水鬼揪住她,不让她出来。他顺着江一直找,最后没找到,就在这干起了捞尸人。

希望能把他女儿捞上来,可是老了一辈子,帮过不少人,就是没找到女儿。

这一带竟经常有尸体,时间长了,他也习惯了这种生活。

捞尸人三捞三不捞:雷雨天气不捞;同一具尸体三次没有成功不捞;直立在水里的不捞。

每次出船捞尸之前,必须祭拜黄河大王,船上还要带一只大红公鸡。在捞尸收船的时候,用刀抹断大红公鸡的脖子,然后把公鸡丢入河中,算是孝敬给黄河大王的贡品。

捞起尸体,主人家走前,要在捞尸人中指处绑上一根三寸宽一尺长的红布条,这些都是为了辟邪。

部分人死在水中后,尸体是不会浮上来,这些水下的尸体会一直在水中直立着,保持着行走的姿势,尸体随着水浪缓缓向前,就像是在缓缓漫步。像这种尸体捞尸人是不会捞的,尤其是女人,最忌讳穿红衣的女人。

也许是孤独太久的原因,这捞尸人竟然哭了起来,一把鼻子一把眼泪。

王丙说,这附近的水域,有那种水猴子,也就是传说中的‘水鬼’存在。

最后,他喝多了,竟然哭了起来。

还说漏了嘴,他说他最不敢捞的,就是他女儿的尸体,她女儿在水里走来走去,带着一只水猴子,水猴子怀里,抱着一颗头颅。

很多风水师来这,想收拾他女儿,都被他骗走了。有个别风水师下去不听劝,最后被他女儿整死在水里。

每次她女儿想害人,都被他叫小名,吓走了。

听他这么一说,很显然,他女儿已经成煞,至于水猴子,估计是他女儿的宠物。

水猴子抱着的头,是不是鬼母的,就不得而知了。

这一夜,我站在江边,看着江面。黑狗叫个不停,如果我没猜错,那玩意应该就在不远处看着我们。

毕竟,这里的人太少了,来的都是认领尸体的人,王丙在时,水鬼煞不敢上来祸害人。

我们商量了下,这水鬼煞在这成煞,这里是她的地盘,斗不过她,只能等白天再动手。

天亮后,我们准备好行李,上了船!

根据王丙的介绍,每天早上,太阳出来前,这尸煞都会在小屋旁边的水里站着。王丙每天在哪点三炷香,会烧一些东西给尸煞,这尸煞估计是已经拥有灵智,她是想靠近她父亲一点。

我们果然在水里看到一撮头发飘在水面,下面肯定是那尸煞。

陈家道笑道:“铁胆,你怕不怕?”

张铁胆一拍胸口。

“老子可是叫张铁胆,铁打的胆子,区区一个尸煞,我会怕?笑话!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