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老虎屁股摸不得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174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54章 老虎屁股摸不得

我抬头望去,一只黑色的朱雀,正将鬼母按在天花板上。

我知道为什么她会在棺材里了,估计是想炼化这九子鬼母,哪知道这鬼母也不是好惹的主,她们制住对方,刚好遇到我闯进来。

“我要杀了你!”她凤目圆瞪,睚眦欲裂!

“我知道你想杀我,我不是有意的,我走了,你们继续,当我没来过。”

母老虎要发飙,小鬼有点按不住她的架势,她要是挣脱出来,第一个倒霉的肯定是我。

见势头不对,我提起七星剑,高高跳起,轻轻刺破鬼母的手腕,取了一滴精血,脚底抹油,夹着尾巴仓惶逃窜。

神仙打架池鱼遭殃,不管是谁挣脱,我都没好果子吃!

在电梯里就听到楼上在打斗,我甚至感觉电梯都在抖,隔着这么远我都能体会到刘彤的怒火。

坐电梯整个过程,我都心惊胆战的,生怕那母老虎追上来,我就基本可以领饭盒了。

好在一路有惊无险,顺利离开会所,我悬在心口的大石头,终于放下。

我正跑着,就见头上飞来一只小鸟,而这小鸟,并非真的小鸟,而是煞气凝结成的。

我暗道,刘彤跟来了,要遭!

我使劲跑,远远就看见陈家道和张铁胆。

“不好了,出事了,快跑。”

陈家道不解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看我头上。”

“你这么大个人,怕一只小鸟做什么?”

“母老虎跟来了。”我越跑越近,陈家道瞳孔一缩,站起来道:“好强的尸气!”

陈家道用灵符把小鸟打算,三人站在一起,他皱眉道:“什么母老虎?你惹了什么人?这么精纯的尸气,恐怕不好对付。”

我没好气道:“你们不是要我去找毛发吗?我只是拔了几根。”

陈家道笑道:“那是张铁胆故意逗你玩的,他和我说,你上次刚见面就把他,打成熊猫眼,他想报哪一拳之仇!”

我差点没站稳,两人眉来眼去我就觉得不对,原来被耍了。

我对这张铁胆一脚踢去。

“你死定了你,看我怎么收拾你,丫的两个极品怎么遇得到一起。”

“我不就逗你玩下嘛,你拔了谁的毛发?”张铁胆心虚道:“看你急成那样,到底是谁啊?”

“马上你就知道了。”我话刚说完,一股黑风吹来,狂风骤起,我们几个都睁不开眼。

刘彤沉着脸,慢慢走来,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她的森冷杀意,一双目光更是凶巴巴瞪着我。

“赵凡,你死定了!”

陈家道和张铁胆两人,看着我手上的毛发,总算明白了,我捅了马蜂窝了。

张铁胆捂住嘴巴。见鬼一样道:“九阴门刘彤!我天,我叫你哥,你牛,这老虎屁股你也敢碰!”

刘彤一声怒喝,黑色朱雀成型,对我们几人张牙舞爪飞来。

“我天,这么大的朱雀,真舍得下血本,这得多大仇怨?”陈家道也是同行,但也被刘彤的手笔吓一跳,夹着尾巴第一个逃命。

“愣着干嘛,快跑啊!”

我刚反应过来,两人都跑得没影了,见刘彤双手结手印,控制朱雀攻击,我慌忙跳开,旁边就被朱雀轰出一个大坑,我只能逃命!

三人被追到一处悬崖,无路可逃。

“怎么办?”张铁胆抹了把汗,喘气如牛道:“快想办法,她追来了。”

我也是束手无策,面对这刘彤,我只有被虐的份。

陈家道怒道:“她积累的尸气太多,弄不过她,用灵符丢去打她的朱雀,把尸气消耗。”

说完,就拿出很多灵符,塞给我一把,丢一本书,抓出一把黄纸,叫张铁胆学着书上画灵符。

“你负责画灵符,我们游走打她的朱雀,靠数量来争取优势!”

刘彤杀气腾腾地追来,朱雀开路,好不威风。

我和陈家道丢灵符去打,一张灵符,能消耗拳头那么大的一团尸气。

当我们把手里的灵符打完后,张铁胆送来一把,我对着飞来的朱雀丢去。

那灵符一点反应也没有,我往地上一滚,躲开攻击后,陈家道没好气地道:“画符讲究心诚则灵,张铁胆,你画灵符的时候在想什么?”

“想,想美女!”

“龟儿子!被你害惨了!”陈家道怒道:“旁边是江,尸气聚成的朱雀,遇水就散,跳江!”

三人逼急了,手拉手从悬崖跳下,往江里落去!

我们跳下的瞬间,朱雀也跟了上来,在空中差点被朱雀追到。

三人落汤鸡一样,爬上岸。我后怕地看了一眼远处的悬崖,暗自祈祷刘彤没追来。

陈家道指着张铁胆怒骂道:“差点被你坑惨了,你不是道士吗?怎么画符的时候,会想美女?”

张铁胆支支吾吾,眼神躲躲闪闪,但就是不愿意多说。

“嘿嘿,我活了大半辈子,才发现红尘太迷人,修行别太认真。”

陈家道指着他鼻子骂道:“你真是浪费半生修行,晚节不保!”

陈家道看着我道:“精血呢?”

我这才发现,精血被水冲走了,伸出除了锁魂塔和七星剑,其他都没了。

我摊了摊手,陈家道无奈捂着额头道:“真是一个比一个坑。”

“怎么办?回去再取精血?”张铁胆刚说完,我指着他鼻子道:“我不敢去,我要是去了,刘彤非要把我碎尸万段,都是你的馊主意,你有本事你去。”

陈家道看着江面,江水滚滚,水流湍急。

“这么大的江,怎么找?”

我叹了口气,几人都是唉声叹气的。

陈家道接着道:“办法不是没有,除非找到一个水中腻死的鬼,愿意帮我们,就能找到,只有水鬼在水里,能靠水,感应很大范围,估计能找到。”

我无奈道:“上哪找去?再说,就算找到了水中溺死的水鬼,江面这么大,人家不一定愿意帮我们。”

张铁胆眼睛一亮,激动道:“说起这水鬼,还真有一个。”

“在哪?”

面对我两的质问,张铁胆扭扭捏捏道:“在我家!”

我们路上边走边说,原来是翠儿,从红娘会所逃出来后,自己去找了张铁胆,这张铁胆喝醉了,把情蛊当做零时吃了,然后就和翠儿滚床板去了。

难怪这货这两天扭扭捏捏,原来是和翠儿玩起了人鬼情未了。

不怪他学不会道法,就他这点意志力,能学会道法才怪,跟了几个师傅,也只能做个武夫!

翠儿前身,是一个学生,被男朋友甩了,受不了刺激,穿着红衣投江自尽,沦为孤魂野鬼,无家可归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