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难以割舍的爱
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85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52章 难以割舍的爱

还有那些死尸身上,也是那只血色眼睛。

把这些事情联想起了,让我感到脊背发凉。

“果真是她。”

见我眉头紧皱,杨婷担忧道:“老公,你知道些什么?别把事情放心里,说出来,我们一起分享喜怒哀乐,不管遇到任何困难,我们一起承担,告诉我好吗?”

我看着她,她如此善良,如此漂亮,如此优秀。

真是放在嘴里怕化掉,放在口袋,怕飞走。

我爱她,深深爱着她!

“你知道吗?你丢下一句话,整个下午都不见了,电话也打不通,我生怕你一转身就不见了。”

她趴在我怀里,哭着道:“我爱你,人生中的风风雨雨,我们一起手拉手并肩走过,一路有你,风雨也温柔!”

见我不说话,她主动贴上来,我们相拥在一起,两人合二为一,我放纵地品尝着她的双唇。

那一刻,时间停止了。

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,人世间,最美好的事物,莫过如此!

良久之后,她趴在我怀里,我帮她擦干眼泪。

我不能让她哭,任何人相伤害她,都不行!

我绝不能失去她,血色眼睛出现,绝非好事,理了理思绪。

已经去过封印付小梅的地方,和她达成协议,只有帮她找回脑袋,才有可能解开谜题。

“你记不记得她长什么样?”

“当然知道。”她从我怀里站起来,去拿手机道:“下午妈妈就问我了,然后,我带妈妈看她的照片,我还拍了照。”

当我把照片拿过来时,猛地瞳孔一缩,心中惊起滔天巨浪。

这照片我也见过,这是两大禁地之一的‘红衣坟’岔路口,警示牌上的画面,画面中一个红衣仙子,羽化奔月的画像。

我以前也怀疑是红衣坟的那个女鬼搞的鬼,毕竟她警告过我,说我不能和杨婷结婚,否则,永世不得安宁!

的确,自打我入赘杨家后,正如她所说,从没有安宁过。

但是,红娘会所顶楼的那个九子鬼母,又是谁?是红衣?

还是红衣真身?灵魂被锁在红衣坟?

“老公,怎么了?这位漂亮姐姐很可怕吗?”

杨婷注意到了我的反应,我笑道:“也没那么可怕,老公是风水师,还有赵无极,神秘男帮我,我才不怕呢。”

“你这人天生就不会骗人,你笑得那么牵强,分明就是在骗我,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天,从没见你这么担忧过。”

我搂住她。

“我不是害怕,我只是担心你。”

“我知道,老公对我最好了。”她依偎在我怀里,半晌才道:“老公,她是鬼对吧?”

我不说话,表示默认。

“老公,我好害怕!”他蜷缩在我怀里,我拍拍她的肩膀道:“有我在,别怕!”

“我又没害过他,那漂亮姐姐为什么要害我?”

“因为,有很多人不喜欢我们在一起,要拆散我们!”

杨婷坐起来,眼神坚定看着我道:“不,不管是谁,都不可以分开我们,哪怕是死,也要死在一起!”

“傻瓜,别说傻话。”

有妻如此,总是以天下人为敌,又有何妨?

我抱着她入睡!

有了照片,总算知道是谁想害杨婷,说实话,抛开身份不谈,画中女人真的很美,就像标题一般,红衣仙子,羽化奔月塞嫦娥!

最让我印象深刻的,是她那双眼睛,被杨婷身上的血色眼睛看着,和被她看着一样的感觉。

伴随着每一件事的发生,我知道,离真相不远了。

这些天我都没睡好,怪只怪在,我怀里抱着省城最有钱,最优秀的大美女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杨婷起来练钢琴,那画风好美,美得我不敢去看。

不忍打扰,静静看着她弹完一首曲子。

在她额头亲了下,交代她这几天不准出门,我才离开。

打电话给张铁胆,才知道这两人真是遇见知音,竟然在烧烤摊喝到天亮。

要不是我知道亲眼所见,打死我也不相信张铁胆是道士。

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,酒肉和尚一样。他以前不是这样啊。

至于陈家道,本身就是一个怪胎,别说他吃肉,他就算搂着美女亲,我也不觉得奇怪。

两人瞪着迷醉的眼睛,说话都打哈哈,还在那互相吹嘘。

你说你,当年喝了酒如何如何勇敢,他说他,当年喝了酒如何如何了不起!

两人自吹自擂,互相夸赞,牛吹够了,开始吹女人的事了,正口沫横飞时,我走过去,默默说了:“酒壮怂人胆!”

两人的动作停住,哑口无言,羞愧难当。

陈家道红着脸道:“咳咳,喝多了就爱吹牛皮,不好意思啊。”

“我知道,没喝酒你是省城的,喝了酒省城是你的!”我瞅了一眼张铁胆,他也羞愧地低下头。

“赵凡,来,和我兄弟喝两杯。”

丫的,昨晚还是干儿子,喝了一夜就成了兄弟了。

“张哥,你最近怎么了?怎么越来越古怪?”

“没,只是因为妹妹的事,有点难受。”

我叹口气道:“酒我就不喝了,陈前辈,我特意过来,想给你看看,会所顶楼封印的九子鬼母付小梅的照片,想问问你知不知道此人的来历。”

“哦?”陈家道一愣,瞪大眼睛道:“这么快?快拿来我看看。”

不看还好,一看他就不对劲了。

他呆呆拿着手里的手机,眼睛越瞪越大,然后,额头开始冒冷汗,紧接着,开始发抖。

我和张铁胆等着他开口,等了半天,见他还不说话,忍不住道:“陈前辈,你冷啊?”

“是啊,陈哥,额不,干爹,冷要多穿衣服。”

他还是没反应,我忍不住道:“老玻璃,那美女是很好看,你也不至于看到眼睛发直,冒冷汗啊,照片都不放过,色成那样,羞不羞啊你。”

“呸!别乱说!”他忙把手机放在桌子上,双手合十,恭敬无比道:“无意冒犯,无意打扰,别见怪,别见怪。”

我和张铁胆不解地对视。

“赵凡,别乱说话,以免冲撞神明,带来无妄之灾。”

张铁胆道:“干爹,你喝醉了吧?”

“神明?”我不解道:“什么神明?”我也不解道:“怎么了?陈前辈?要不,我们回去睡一觉,等你酒醒了再说。”

“我没醉,你带来的图片,乃神一样的存在。”

“就她?”我不屑道:“我不管什么神明,动我老婆就不行,我绝不会客气!”

哪知道他的动作反常,拜了又拜后,把我手机那在地上丢在地上,当场砸碎。

说实话,我很生气,那可是杨婷买给我的手机,我平时都是小心藏身上,生怕擦花了,现在就这么没了。

“老玻璃,你耍什么酒疯!喝醉了酒去睡觉。”

“你才喝醉了。”陈家道指着我怒道:“小子,告诉你,我是喝醉了,但被你手机图片上的人,活活吓醒了,酒都变成冷汗出来了。”

我和张铁胆摸不着头脑,这闹得哪一出?

堂堂五大高手之一的东尸,就这么被照片上的人,酒都吓醒了?至于吗?喝醉了吧?

“陈前辈?”

他指着我道:“小子,我真不知道半仙老鬼怎么教导你的?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