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付小梅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086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46章 付小梅

就在这时,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。

“老公,你在这干嘛?”杨婷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,过来拉着我的手。

原本担心杨婷,我才迫不及待想进去,现在悬在胸口的一颗大石头,终于放下来。

我总不能告诉她,我进去应聘兔子吧。

“我们在这聊天。”

“瞎说,你明明想进去做兔子,你老婆这么好,你还骗他,年轻人,不地道。”陈家道说完,一脸无害看着我笑。

估计这老家伙是在报复我叫他老玻璃。

“兔子?”杨婷狐疑看着我,又看了看陈家道说道:“他是谁?”

我正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好道:“他是一个风水界的高人前辈。”

杨婷瞅着陈家道上下打量好几遍,才道:“老公你刚进城没多久,不懂世道险恶,千万别信他,我看他不像什么高人前辈,倒像是江湖老骗子,老公我们走,别理他!”

她小手拉着我转身,还不忘回头道:“我不管你是谁,你竟然说我老公想去做兔子,我看你才像做兔子的料,你这老玻璃,要做兔子你自己去!”

陈家道正笑着等看好戏,闻言差点闪到腰,吹着胡子道:“你你你,你俩真是一条心,歪锅配歪灶,夫唱妇随,气死我了。”

陈家道气的哇哇怪叫,我当即笑出来,不愧是我老婆,帮我对付外人。

我把杨婷送回家,就问她和她聊天的是谁,她说叫一个付小梅的美丽姐姐,知道我要去找那个人,她又要跟着去,好说歹说才溜出来找陈家道。

因为会所里的强大存在,绝不是杨婷一个凡人可以对付的,我很担心他们下一个目标就是杨婷,必须进去把事情搞清楚。

他正在路边坐着抽烟,看到我时,哼了一声转过头去。

我买了一包好烟给他,好话说尽后,才答应帮我进去。

他递给我一个推荐函。

“进去,给那女的,她就会调查你的背景,只要背景干净,你是农村来的最好,她会顺利带你进去。”

我本想要电话号码,他拿一张灵符给我,叫我贴身带着,别放口袋,里面手机会被没收,还叫我把装着法器的口袋留下。

在这种地方的男人,一是吃青春饭的,要有强健体魄,二是很能打,可以做个打手。

而我,当然是第一种人。

办理好一切手续,听说三楼大堂经理来接待我,我有点受宠若惊。

仔细想想,应该是推荐函的缘故,才会收到这种非人待遇。

她是一个长得很漂亮,穿着职业装,二十多岁的女人,举止投足都透着成熟气息。

我被带进地道,穿过一层层把守的保安,来到地下室。

这里光线很暗,放眼望去全是走廊,应该设有很多房间。

空气中传来刺鼻难闻的霉臭味。

她把我带到一个只有一张床的房间。

“你以后住这。”

我算是明白了,我们这种男人,在这算是最下贱的人。

“我该叫你什么?”

“你叫我梅姐,既然来到这里,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,不该说的别说,不该去的地方别去,不该做的事别做。这是合同,你可以先看看!”

我拿过合同仔细看了下,大体意思就是,我在这有吃有住,还有丰厚的报酬,但是,我要是在这出了任何事,都和公司无关,这分明就是卖身契。

“梅姐,我们待遇这么高,怎么住这种又脏又乱的地方?”

“凭做任何行业,都要本事吃饭,一般很少有人能在这撑过半年。”

听她这么说,我不想再问下去,我亲眼见证那些人最后的下场,在这一次最少能赚50元,最多好几万。

“走,我带你去洗掉一身乡土气,包装下,今天下午就上班。”

跟着她走过走廊,我看见有的男人双眼黑得像熊猫,恐怕离死不远了,有在哪里吃生鸡蛋,面前放着很多生鸡蛋,他一个个生吞下去。

最恐怖的是,有个男的下体全是血,拿着一个洗碗的钢丝球在那里哭。

我被带到装潢豪华的房间,穿着奇怪服饰的美女,强行脱去我的衣服,这几人都是风水师,而且是南疆巫师,为避免发现,我没乱动,任由摆布。

丢进铺满花瓣的澡堂,我吓得抱着全是,躲在水里。

“扭扭捏捏的,还不好意思啊,赵凡!”她双手抱着,饶有兴趣看着我。

我心中一惊,她竟然知道我的名字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堂堂风水界赵半仙的孙子,落得做兔子的地步,不知他要是地下有知,会作何感想?”她点燃一只细长烟,深深吸到肺里,媚笑道:“省城首富,天之骄女杨婷喂不饱你,让你来这里偷腥?”

男女方面的事,我还没经历过,不知道是什么感受,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“刚才我还看到杨婷,她说起你的的样子很甜蜜,不像啊,老实交代,你来这里有何目的?”

这是一个极其老练,精通人情世故的妖孽,难怪能做到大堂经理,果真不是简单人物,看来我得小心应付才是。

“你知道男人来这里为了什么,有什么目的何必问我?”

她双目像毒蛇一样,死死盯着我的双眼,似乎要把我看穿。

“你可不像传说中那么不堪,听说你已经达到不惑期。”

我闻言又是一惊,这梅姐肯定也是风水师,而且境界不低。

知道我是不惑期修为,还敢如此镇定,胸有成竹,显然是吃定我了。看来我的小心应付,不然连第一关也过不去。

“我是风水师怎么了?我是首富女婿又如何?”我装成愣头青,故意装成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道:“你区区一个红娘会所,有什么了不起?我不能来吗?”

她又抽了一口烟,眼睛一眯,笑道:“当然能,你贵为首富女婿,这省城还有你不能去的地方吗?”

“你知道就好。”我邪邪一笑。

果然,我的方法奏效了,她笑道:“都说天下乌鸦一般黑,我以为杨家如此有钱,放着多少优秀的豪门公子哥不要,去那种兔子不生蛋的地方,找你这个乡巴佬做女婿,我以为你会有什么不同,原来,男人都不是好东西。”

“人家只骂我废物,可没人说过我是什么好人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