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血色眼睛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296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43章 血色眼睛

一般理发店美容店,会在一楼理发,二楼按摩推背,针灸推拿。

如果有三楼,则是特殊交易。

俗话说,饭饱思春欲。

衣食富足的情况下,有了一点钱的人,就开始享受生活。

什么美容美发,都算得上高大上,上得了层次的享受,消费一次都是几百甚至上千。

而其中大部分,有能力,舍得的消费的人,都是三楼的常客。

江边的尸体、村长都去过这个美容会所。不管怎么会死掉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。

这会所一定有问题!而杨婷也会去那地方。

我看了看她的侧脸,她很善良,家庭条件又好,应该不至于去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但她自己也说,她经常会去,昨晚她洗澡表现反常,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。

不管发生了什么,我得先去会所看看说。

回到杨家,我本打算把老妈安置在商铺,但杨婷坚决不让,拗不过她,只好把老妈安置在杨家后院。

很快,已经到了晚上,一翻洗漱后,两人抱着躺上床,这是两人单独时间。

我从后面抱住她,闻着她的发香,想起她穿红衣的样子,和红衣女鬼一般无二。

她身上到底藏了多少秘密。

“老公,我觉得你在骗我。”

“我怎么可能骗你?”我一愣。

“你说你不是赵无极,怎么可能有两条金龙,我以前认为,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龙,只是那天,见过赵无极收了两条蛟龙。上次你把小青龙放在玉娃娃里给我做礼物,我就怀疑你了。”

“我找赵无极用东西换的。”

“那你怎么和赵无极一样,身上发出金光?我听人家说过,千百年来,风水界只有赵无极有金色罡气,所以他们都很怕赵无极。”

“我借助锁魂塔,才会放出金光。”

我翻过身抱住她,她一愣。

“你,你想干嘛?”

“老婆,你和我说,是不是身上有什么胎记,眼睛之类的东西?”

她吞吞吐吐,羞红了脸。

“夫妻之间,不是应该无话不说,无话不谈的吗?”

“本来就是,夫妻本是同林鸟,不该存在任何秘密。”

“那你告诉我,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秘密?”

“你走开,女孩子身上本来小秘密就多。”

“我们还是不是夫妻?”

“当然!”她低头不敢看我。

“那我们把衣服脱了。”

“这,这样不好吧?”她羞得脸红红。

“你都说了,要坦诚相待,老公我要检查你身上,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”

“好吧!”她脸红到脖子根,连耳朵都红了,见我一再坚持,小手颤抖着,慢慢把衣服脱去。

我把她翻来覆去找了好几遍,最后,在比较尴尬的地方,有一只眼睛,就是那只血色眼睛。

我感觉,我在看它的同时,她也在看我。

我第一时间想到红衣女,虽然盖着红盖头,但是那晚她看我的时候,就是这种感觉。

这是在监视我?是红衣,还是那个会所还有邪祟?

她更是羞得微微颤抖,背过脸去。

在她没有心甘情愿给我之前,我不会动她。我两都一夜没睡,想明天一探会所。

当她知道我要去会所,一定要跟着我去。

她和我说,那红娘会所,全都是女人和阔太太。

果然,当我来到红娘美容会所时,不由得一愣。

这红娘会所好生气派,摩天大楼几十层,具体我没细数。

最关键的是,这栋大楼和对面大楼,刚好对立建立,形成一条夹缝,远远看去就像一道剑气迎面斩来,将原本连在一起的两栋楼,一分为二。

太阳从夹缝中照射进来,顺着公路照射到尽头处,刚好是杨家大门。

这就是破了爷爷布置杨家风水格局的‘天斩煞’,虽然被李元清用广告牌挡住了,但是,想要化解除非拆了这两栋大楼。没有几个亿,休想拿下来。

杨家是有钱,但这大厦背后的人,应该是杨家惹不起的存在。

我暗自开天目,看了一眼大楼,但是远远望去,两栋大楼楼顶黑气环绕。

这是煞气!

而且煞气大的有点夸张。

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这里面肯定封印了了不得的邪祟,增加大楼的煞气,盖过李元清广告牌。

这种做生意的地方,怎么会布置如此吓人的煞气?生意不好不说,反而会犯煞,闹不好会死人。

可是,恰恰相反,店里人来人往,生意好得不得了。

我拿出罗盘看了看,却感应不到一点点煞气,应该是布置了什么大阵,遮挡住煞气。

找了半天,发现问题所在,这大楼四面布置广告牌,霓虹灯,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,但是后面一定藏有灵符。

如此浓厚的煞气,只有赶尸一族的桃花镇卷宗里的,七十二道灵符,才能勉强压住煞气。

谁出手花费巨资建立这天斩煞,这风水的造诣,不是一般的高,竟然能破掉爷爷的‘八方聚财’的格局。

这是一个接近天元境高手的手笔。

显然,不可能是李元清,面对如此厉害的格局,他也只能建立一个广告牌,勉强挡住部分煞气。

带着疑问,我陪杨婷走进去,大眼睛亲亲叫我拉住我,帮我理发,帮我洗头。

我本想拒绝的,奈何,说不过这些大眼睛亲亲,那一张小嘴伶牙俐齿,真是能说会道。

她还给我推荐各种名牌洗发水,和推背,甚至要求我办会员,办了会员办套餐。

我被整的一肚子火,但伸手不打笑脸人,杨婷笑着帮我付钱。

洗剪吹,加上洗发水,用了好几百块,加上几千块的套餐,坑了我一万多。

我顺理成章上了二楼,仔细观察,一般人只会在一楼美发和美容,二楼男子也会上去做做针灸推拿,而三楼,则是只有VIP会员才能进,而且全都是女人,进去的大多数都是一些有钱的阔太太。

人家不让我进去三楼,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走进去。

我再里面做了推背,刚出来等杨婷,就见一个光着上身,挺着啤酒肚,背上全是针灸的老头子,笑哈哈边穿衣服,边对我走来。

我一愣,左右看不看,身边没人啊。

确定他在看我,勉强对他笑了笑。

他披头散发,胡子邋遢,笑起来所有纹路都往嘴巴汇聚,那笑的叫一个灿烂。

再加上牙齿全是黑的,那笑容,真让人不敢恭维。

正当我好奇时,他扶住我双肩,在我耳边说了句:“你叫赵凡是吧,走,喝酒去。”

“我又不认识你,你找错人了吧。”我这话一出,门口穿西装的好几个保安,向我看来。

“怎么可能不认识,上次还一起喝酒,你喝醉忘记了吧。”

“瞎说,我这几天都没喝酒。”

“前几天,你好好想想。”他说完就把我往楼梯间拽。

刚到转角,他在我耳边说了句:“赵凡,好大的胆子。”

我一听就皱眉,他这是在警告我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