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不跪则死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174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42章 不跪则死

光凭气势,就镇住他们!

全村两三百号人,我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。

笑道:“想杀我?一起上吧!”

不知谁接着道:“我们人多,怕他一个区区的废物,他在装腔作势,上!”

“让你们这些蝼蚁见识见识,什么是差别。”

在所有人冲向我的瞬间,我一声怒喝。

“老子今天,教你们做人。”

我疯狂运转不惑期的罡气,催动锁魂塔,目光冰冷,双拳紧握,猛地一震。

“喝!”

一股金光,猛地从我身上发出。

以我为中心,向四面八方飞去。

所有人,被强大的冲击波,连带着人和武器,一起掀飞。

旁边房屋也被吹倒,沙尘暴起,纸片树叶横飞。

一击之下,身边再无他物!

“昂!”

一黑一白两条龙,围着我不断翻飞。

“苍天,这赵凡是人还是神?”

“妈呀,这什么情况?眼前金光一闪就飞了,一脸楞逼看到两条龙,两条真龙。”

“天,那是,那是龙!”

“我的天,活了这么大,竟然见到真龙。”这些村民,头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图腾神物,一时间被我深深地震撼!

我扫过全场,怒道:“你们欠我一声道歉,一吸之内,不跪则死!”

伴随着我的怒意,两条龙身体放大,仰天咆哮!

龙吟九霄,万物朝拜!

所有人,都给我一一跪下。

夏虫不可语冰,有些人,你不拿出实力,他不会折服。

两条龙张开大嘴,对着所有人咆哮!

所有人都三拜九叩。

今天,我算是刷新了他们的人生观,漠视众人的跪拜,我才明白,这才是我该有的姿态。

我嘴角上扬,慢慢向着张寡妇走去,张寡妇怕得跪在地上,看着我瑟瑟发抖。

眼神中透着不甘和崇拜。

她知道,我不会放过她,捡起镰刀,看着我笑道:“赵凡,是我眼瞎,没想到你竟是人中龙凤,我错了,原来你不是不想欺负人,可能你是觉得,我这种人,在你眼中,就像蚂蚁一样。”

我冷冷看着她,算她还有点自知之明。

“你记住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!”她说完,用镰刀自杀了。

“小爷几代都是风水师,难道还怕你不成?”

那怨毒的眼神,让我心中多了一丝不安。

我环顾众人,压低声音道:“给你们十秒,消失在我的视线!否则,死!”

这些人被龙威压的瑟瑟发抖,不断地磕头,闻言如蒙大赦,慌忙逃窜。

有几个当场就吓尿了,腿软跑不动,趴着离开。

我看向地上尸体,被我震开衣服,一个印记露了出来。

那像是一个纹身,更像一只眼睛,没错,就是血红色的眼睛。

我这才想起,在断魂坡的时候,那些尸体上,也出现过这个血色眼睛。

当时我以为是纹身,心思全在杨婷身上,所以没留意。

此时,我才意识到,江边的尸体,这个村长,还有张寡妇,都和这眼睛有关。

我在看它的同时,感觉它也在看我,这种感觉,让我想起一人。

红衣坟的红衣女鬼!

血色瞳孔慢慢消失,再一次出现,在远处的张寡妇眉心。

我眉头紧皱,眼睁睁看着血色瞳孔出现,再次消失,它看我的时候,我能感觉到被人盯上一样。

我看向杨婷,她昨晚洗澡,为什么反应那么大?会不会。她什么也有类似的东西?

等有机会,一定把她衣服脱光,好好检查一下。

环顾四周,所有建筑物都被我用锁魂塔毁了,老家房子也没了,我暗自后悔,这里是我出生的根,刚才没留手。

看来,这家是没了,不过这样也好,免得我老是担心老妈。

老妈在农村吃苦,我带老妈进城,找个地方,让她享享福。

杨婷下车,跑过来,扑进我怀里。

“那天回龙潭招婿,那个赵无极是不是你?”

我抱住她,在额头亲了一口。

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也许是直觉吧。

我不想告诉她,因为神秘男和我说过,杨婷他也看不透,恐怕是我身边最不稳定的变数。

那个我扮成的赵无极,可是拥有金色罡气的人。

这会让全天下风水师疯抢,连做梦都渴望得到的东西。

“不是!”

看着她脸上的失落,其实我真想大声告诉她,那人就是我。但我还没有自保的能力。

爷爷一再警告,不能为杨家动用本事,在我没有达到天元境之前,不能崭露头角。

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,有恩怨的地方,就有江湖,我的风水江湖,如履薄冰,步步险恶!

所以,我要小心才是。

“那你老实告诉我,那天回龙潭你去了没有?”

“当然去了,只是形势所逼,当时觉得出去不合适,你也知道,你爸不喜欢我。”

老妈下来,看着我又哭了。

“妈,怎么了?”

“孩子,我从来都以为,你是一个平凡的孩子,没想到你这么强。妈原本不指望你有多少能力,平淡是福。没想到你还是走了这条路。”

我心中深感愧疚,我听爷爷的话,隐瞒身手,这些年害老妈吃了不少苦。

“那我爸呢?”

“那边警察来了,我们赶紧走吧。”老妈沉着脸,上了车。

我看向村口,果然,有人报了警,我只能和杨婷上车,从别的路离开村子。

一说起老爸,老妈就打哈哈,为什么从来不说?神秘男也和我说,我老爸不知道去哪了。

我也不在意,已经被老妈搪塞习惯了。

在车上,我分析,这死去的几个人,都和血色眼睛有关系,杨婷说,那村长去过‘红娘美容会所’,他的死,会不会这个有关系?他死的时候,明显枯萎了,显然被吸干精元。

而那张寡妇,虽然有点爱玩心机,但却是平平凡凡的凡人一个,不可能是修炼双修一类的功夫,更不可能是邪祟,除非被附身。

“婷婷,你之前说,你闺蜜说那村长经常去美容会所?”

“是啊,我妈是美容会所高级VIP,有时候会带我去,但我经常看见村长在美容会所进进出出,那地方一般男人不能进去,能进去的只有一种人。”

杨婷看了看我。

“什么人?”

杨婷小脸唰地一红,转过脸去开车。

“鸭,鸭子!”

“……”原来这村长真不是一般的风流,在村里寻花问柳还觉得不刺激,还去以鸭子的身份,玩富婆。

我知道这会所是什么样的地方了,这种美容会所,分两种,一种是正规的美容会所,这种只能赚小钱。

而另一种,则是多多少少有猫腻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