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 被村里人冤枉
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174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40章 被村里人冤枉

当晚,我们躺在我睡了二十多年的床上。

这是我以前的狗窝,但是被老妈收拾过,杨婷缩在我怀里,我从后面紧紧抱住她。

我看着屋顶的瓦片,一时间感叹,真是造化弄人,我永远想不到,就在这张床上,我会抱住我思念了二十多年的美人,一起睡觉。

这让我觉得,人,只要执着,梦想就会有成为现实的一天。

她翻来覆去道半夜,我也睡不着。

说实话,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,抱着一个娇滴滴的美女,不做点什么,肯定睡不着。

“老公。”她悠悠地出声。

我闻着她的体香,把头埋在她秀发里,她感觉到我呼吸急促,问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没有!”

“还说没有,你骗我!我从没和男人同睡一张床,我能感觉出来,夫妻之间,不是应该没有任何秘密吗?”

我深深叹了口气,紧紧抱着她不说话。

“你是不是想和我做那事?如果你却是忍不住想要,你直接和我说,我可以给你,只是,我听闺蜜们说,第一次会很难受。”

“婷婷,我爱你,等你心甘情愿想给我的时候,我们再结合在一起。”

“老公你真好!”杨婷说想洗澡,我以为她住不惯,蚊虫叮咬什么的,起床去给她烧洗澡水。

乡下洗澡的地方很简陋,就一个四面墙,一片石棉瓦,一道门,有的只是挂一块布遮住。

条件好一点的,装一个太阳能,条件不好的只是自己烧水。

她在里面洗澡,我在门外守着。

突然,她一声尖叫,我以为有蛇什么的,第一时间冲了进去。

她一下迎面扑在我怀里,我检查里面,什么也没有!

“怎么了?”

“老公,把我衣服拿给我,我冷!”

我把衣服拿给她,她面红耳赤,当面把衣服穿起来。

但是,我怎么问她都不说。

女孩子就这样,她不愿意说的事,你再怎么问,她也不会说。

她脸色很不好看,我怎么问都是遮遮掩掩的,不知道怎么了。

我直觉,她身上有事,一定发生了什么。

她就缩在我怀中,一夜都不说话,这让我心中越发不安。

第二天天亮,我两精神都不好,老妈为我们准备早点,杨婷也没吃。

我正纳闷,全村的人,都来了,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。

人人手里拿着锄头,铲子什么的,把我家团团围住,我见这些人面色不善,势头不对,忙将老妈和杨婷藏在车里,我堵在前面。

交代杨婷,要是看着不对劲,赶紧启动车子离开。

“你们想做什么?”

这时,一个老头,杵着拐杖出来,这人是昨晚村长的老爹赵老头。

一个壮汉,扶着这找老头,这人叫赵广,是村长他哥哥,旁边还跟着村长老婆,张翠花。

赵老头一来,就用拐杖指着我,抖着手大骂:“妖孽啊,这真是造了什么孽啊,啊哈哈!”

我一头雾水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!

赵老头一屁股坐在地上,哭着抹眼泪道:“我不活了我,你这扫把星,你还我儿来。”

赵广指着我骂道:“你这不详的灾星,从你出生开始,村子就怪事特别多,你,你这该死的,你还我弟弟命来。”

就在这时,几个人分开人群,抬着一个担架进来,担架上躺着一人。

我瞳孔一缩,这人正是昨晚的村长,他面色发青,身体僵直,看来已经死去很久了,双目圆瞪,像是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般,身体像是被什么吸干一样,全是枯萎了,皮肤褶皱来看,不像是刚死的,倒像是邪祟把他整死的。

我明白了,这人不知道怎么就死了,估计张寡妇和这些人说了什么,这些人把这事赖我头上。

冷眼看四周,果然,在人群中,张寡妇一脸仇恨看着我。

这女人心如蛇蝎,小时候就趁着没人,经常打我,那时我还小,不敢说。

一定是她,如果我没猜错,这村长估计死在她肚皮上,而当时正被我撞了个正着,怕事情败露,把这事赖在我身上。

张寡妇指着我道:“就是他,这个扫把星,昨晚我看到他往后山去了,和他一起的,还有村长,是他害死了村长。”

我就笑了,真是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!

“是啊,我也看到他进山了。”

“我也看见!”几个村民都指着我骂。

面对全村的指责,我百口莫辩,的确,昨天我进山这事不假。

张翠花扑在尸体上,哭得有点夸张。

“黄天啊,求求你开开眼,收了这祸害吧。”

赵老头指着我道:“扫把星,你还我儿子命来,你这该死的,我不活了,我死给你好不?”

赵广指着我道:“废物,你说,这村长是不是你害死的?”

我冷冷一笑。

“我知道,你们都看不起我,说我是不祥之人,但是,我赵凡再怎么不是,也是这里土生土长的,我没害过任何人,男子汉大丈夫,敢作敢当,村长的死,和我无关。”

张寡妇指着我骂道:“就是你,你这该死的东西,以前克死了我丈夫,现在克死了村长,人都死了,你还不承认。”

“我敬你是长辈,叫你一声张婶。”我怒道:“昨天晚上,我是进山没错,我去给我老婆抓田鸡,刚好碰见你和村长在后山草丛鬼混,现在人死了,你却赖我头上。”

众人都看向张寡妇,其实他们那点破事,大家心里都很清楚,乡下就那么几个人,谁叫有点事,全村人都会知道。

只是没放上台面来说。

张翠花指着张寡妇道:“贱人,他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

“呸!你别听他胡扯,他想找借口,把事推在我身上。”张寡妇心虚,对我狠狠道:“谁不知道,你赵凡是妖怪,你出生开始到现在,村里死的人还少吗?你走了,村里平安没多久,现在你一回来,村里就死人。”

“张婶,这事和我无关,我行的正,站得直。”

张翠花指着我道:“人在做,天在看,你还我老公来,不然今天我和你不死不休!”

“呵呵。”我不由好笑!

“你这灾星,活该你找不到老婆,活该你打光棍,活该你穷死!”

老妈站出来道:“你们说话讲良心,我儿子老实本分,从小到大鸡都没杀过,他没害过谁,再说,他现在也有老婆了,我家穷不穷和你们没关系。人人知道,那张寡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不要随便死一个人,就赖我家,我家也不是好欺负的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