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 回家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181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39章 回家

赵家村我家最穷,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车,大多数村里人,都进城打工,省吃俭用地省下一笔钱,回家盖房子,娶妻生娃,传宗接代。

几乎家家有很漂亮的房子。

而我,以前是村里最不成器的一个。所以我家房子最破旧。

人人都看不起我,这些年受尽白眼。甚至,当村里的孩子犯错时,那些家长都拿我当反面教材,教育他们的孩子。

那些年,我努力修炼,没去在意这些,没想到成了笑话。

我们夜里偷偷进村,老妈坐在门前捡菜,昏暗的白炽灯,远远看去,孤独而凄凉。

当我们豪车开到家门口时,我刚下车,老妈笑着,三步并作两步迎上来。

“小凡,来了啊,我都等你一天了。”

“妈,你怎么好像知道我要来一样。”

“我这些天经常梦到你,昨晚我又做梦了,梦见你回来了,还带了个城里的媳妇,我当时就哭醒了,今天都在等你,我连捡菜都在看村口。”

我心中难受,老妈天天在村口张望,守望我的归来,可怜天下父母心,谁不想望子成龙!

老妈也希望,我能出人头地。本打算以后再回来,哪知道爷爷给我留了东西。

我真想给我两巴掌,以前只顾着为自己,把她孤孤单单一人,丢在乡下,也不知道她为我哭了多少次。

老妈正说着,杨婷突然从车子钻出来,突然一愣。

“哟,这是?婷婷。”

老妈呆住了,她想不到杨婷为什么会跟我回来,上次退婚离去,连家都不想进,她没有任何理由跟我回来。

老妈也不相信,我有能力带她回来。

“什么风把你吹来了?快快快,进家里坐,家里比较穷,你别嫌弃。”

杨婷乖巧笑着,亲切地主动拉住老妈的手。

“我和赵凡哥哥已经结婚了,我们以后是一家人,我要改口叫你妈妈,我不会嫌弃,妈你放心。”

“什么?”老妈脸上的表情很精彩,先是皱眉,紧接着目瞪口呆。

“妈,是真的,对不起,我没来带你去做证婚人,是因为有特殊原因,迫不得已!”

“是的,妈,婚礼现场,赵凡哥哥差点就和我阴阳两隔了,您别怪他。”

老妈这才勉强相信,捂着嘴巴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。

“妈,你哭什么?”我眼圈微红,老妈为我的婚事,操碎了心,她不但有黑眼圈,眼睛都是肿的,两鬓也多出了一些白发,背地里哭了多少次,只有她知道。

杨婷不知道怎么回事,被老妈哭乱了方寸,忙安慰她。

老妈哭着道:“好,好,好,很好,人人都笑你,昨天你婶子还笑我,说小凡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被人看不起退婚,还死皮赖脸跟人家进城了,我骂她,别看不起人,狗大它会咬,我家小凡也会娶到媳妇的。”

老妈喜极而泣,寒暄了一番,为我们做饭,房子又破又旧,我害怕杨婷住不惯。

哪知道她不但不嫌弃,还主动帮老妈捡菜。

杨婷连走路都在小跑,比老妈还勤快。

她娇生惯养,温室成长的花朵。

估计都没来过农村,更别说捡菜了,真委屈她了。

能娶到这么贤惠的老婆,真是我修来的福气,这还要感谢爷爷。

想起爷爷,我就想起三清神像下,给我留的东西。

“妈,你们先忙,我去一趟爷爷的屋子。”

“你也真是,不好好陪媳妇,去吧。”老妈正在抢杨婷手中的洗菜盘,回头骂道:“我们山里没什么好东西招待媳妇,大晚上的,你顺便去抓田鸡,给她好好补补。”

现在正值六月天,我们山里的孩子,都会在这个时间段,夜里去山沟抓田鸡。

我答应了老妈,来到爷爷的住处。

爷爷是风水师,住处很简陋,除了衣食住行必需家具外,再无其他。

但是却供着三清神像,还有天门山祖师爷。

我在神龛下,找到一个暗格,暗格里面,有一把剑,一本书!

还有一封信,上面写道:“小凡,当你看到这封信时,我也许,不在人世了,这是七星神剑,还有这本书,不到万不得已,千万不能拆开!”

我眉头紧皱,爷爷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,而让神秘男转达?难带说爷爷的气运,为我转命运用完了,天机不敢泄露?

这一切的一切,到底是为什么?我身上,到底藏了什么秘密?

我皱眉看了房间一眼,爷爷把老房子盖在这偏僻的地方,是因为,他知道家下面竟然有大墓,住这里也是为了守墓?里面藏了什么?

我有一种忍不住想下去一窥究竟的冲动,但神秘男说,这大墓恐怕连他也不敢进,以我现在的实力,更不敢乱闯,只能以后再回来。

把书和剑放在车子后备箱,拿着手电筒,顺着后山的水沟走去,为心爱的人,去抓田鸡。

这种野味味道相当好,还能大补。

这一段山沟早已干涸,要走很远才能有水,有水的地方才会有田鸡,我打算去那。

走着走着,就听见前面的草丛,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。我以为是有蛇或者什么在里面。

一把拉开,两个人在草丛里。

这是我们村的村长,这王八蛋经常传出绯闻。

而他怀里人,正是村里的张寡妇,两人慌慌张张穿衣服。

“赵凡?你在这干嘛?”村长问道。

这张寡妇身材很好,人也漂亮,只是生活不检点,乱搞男女关系。

我暗骂村长这人,被他惦记的女人,很少有逃得过他手掌心的。他这么问,我也机动性问道:“村长,你们又在这干嘛?”

“我们?”村长一愣,笑道:“我和你婶子在抓田鸡。”

“这没水的石头缝里,怎么会有田鸡?我看你们是在捉泥鳅吧?”

张寡妇笑道:“嘿嘿,是啊,我们在捉泥鳅。”

“你们继续,我去捉田鸡。”我懒得再看,转身就走。

我没走出多远,张寡妇的声音,一字不漏落近我耳朵。

“这小子别看他傻乎乎的,鬼得很,要是明天把这事说出去,我们怎么办?你那婆娘可不是省油的灯,会找人来打我。”

“不怕,他往山里走,一会我跟去探探他的口风,要是不老实,我就找个机会做了他。”

我不由好笑,这王八蛋,心肠不是一般的歹毒。

人不惹我,我不惹人。

当晚也没遇到村长,我抓了很多田鸡,老妈煮了一锅。

老妈煮出了乡下地道的味道,这是也儿时的味道,永远难忘,我吃了很多,杨婷也吃的津津有味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