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 断魂坡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09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38章 断魂坡

我把她的手拉过来看了看,她竟然是断断掌。

我心中不由一紧,风水说,男人断掌值千金,女人断掌富贵命!

但还有一种说法,男儿断掌千斤两,女子断掌过房养。

还有说,男断掌凶横,女断掌克夫。男人断掌在历史上一直都代表着将相之材,而女人断掌则是代表着很多的不幸。

古代认为女性断掌是不好的,属于命中硬克性大,刑害六亲的那种。

按理说,爷爷给我选的,应该不会错啊。

再次想到神秘男的话,我心中隐隐有一丝不安。

甩了甩头,将这种想法抛之脑后,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很多事情取决于我们本身,这些面相,手相只是一种推理依据。

毕竟,掌纹和面相都会随着运程改变。

但是,我总觉得,她命里好像犯了什么东西,可以被人压着。

无论面相,天蓝色瞳孔,双脚天蓝色魂灯,还有断掌,都不是一般人有的。

她的生成八字,是极阴之体,这是‘炉鼎命’,男女双修,采阴补阳的极品。

“怎么了?你好像不开心。”

我尴尬笑了笑,局的脸上有点热。

“没有啊。”

“你在想什么?”杨婷盯着我道:“你怎么脸红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我抱着她,两人躺在床上,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。

这是第一次和女人同床,闻着她的体香,她浑身滚烫,身体微微颤抖。

我也是内心如小鹿乱撞,两人卷缩着躺在被窝里,她卷缩着藏在我怀里。

一时间感慨万千,终于抱着美人入怀。

不知她有没有睡着,我是一夜难眠,隐隐觉得,她的命格特殊,也许也和我一样有劫难,甚至比我的还大。

我天生命犯五弊三缺,而她,我的老婆,这些年一直平顺,这种劫难不来则已,来则惊人。

既然命运的红绳,将我两绑在一起,我暗自发誓,一定要好好保护好她。

第二天,我醒来时,杨婷看着我,捂着小嘴就笑起来。

原来我两都一夜没睡,成了黑眼圈。她要求我带她回乡下,拜见老妈。

我本来不同意,但她说,都是我赵家媳妇了,还没见到过婆婆,哪有这样的儿媳妇。

拗不过她,只好答应她。

杨文虎和刘萍也想去,但我阻止了,我告诉他们说,最近不太平,我带着杨婷两人去就可以了,人去多了反倒不好。

其实老家条件真的不好,我不想落下话柄,遭人嫌弃。

我顺便去把三清神像下,爷爷留给我的东西取回来。

杨婷开着车,我没有驾照,只能坐在副驾驶。

女孩子开车都很慢,本来三四个小时的车程就能到家,杨婷开到天黑,还没到家。

不知怎么地,车子走过断魂坡时,突然就熄火了。

这断魂坡有古怪,村里流传着这里,各种版本的邪门传说。

旁边是一条江,在这里刚好有个转折,所以江里的死尸,大多都会飘在这里。

这一段路阴气比较重,经常出现死尸的缘故,所以远近几公里都没有人家,白天还好,一到晚上,就显得格外地阴森。

很多司机从在经过,车子会无缘无故熄火,还有司机说,这一段晚上有人拦车,千万不能停车,拦车的并不是活人。

前不久刚出现过新闻,说两个不正经的洗头妹,在理发店工作,认识了很多男人,乱搞暧昧关系,被男的杀死,丢在江里,飘在这里来了,当时闹得很大,还上新闻了。

所以,司机从这里经过,一般都不停车,经常跑这段路的司机,从这里过会点燃香烟,丢出去,以祈求平安。

白天也没什么人,只有几个聋哑人在这,干捞尸体的行当。

一到深夜,这里就没有司机敢来了。

“这车子估计是放太久没开,电瓶没电了。”杨婷发动车子几次,都没有点起火来。

事有蹊跷必有妖,但我艺高人胆大,叫她打开车前盖,我去检查。

“老公,我想方便。”

“走嘛,我陪你!”

“你在旁边等我就好了。”杨婷说了一声,就钻进一旁的草丛。

她不知道这里有古怪,我原本想告诉她,这里很邪门,想要她小心点。

但是,我又怕吓到她,只好把想说的话,咽进肚子里。

我拿出罗盘,看了看,估计只是阴气重,附近并没有邪祟。

想着,有我在这,任何魑魅魍魉,都不会伤害道老婆。

我想应该没什么,虽然车子无缘无故熄火,但只是凑巧而已。

墨菲定律上说,越怕什么,越会来什么。

果然,正当杨婷小解时,突然一声惊叫。

“啊!”

我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,杨婷惊魂未定,我一把把她抱在我怀里,她瑟瑟发抖指着一旁,说不出话。

“怎么了?”

我用手电筒照射,认真看去,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,旁边是一条大江,江水滚滚。

但是,江边却有几具死尸,被江水冲上岸。

这些死尸是男性,穿着衣服上,写着‘红娘美容会所’的字样,我眉头紧皱。

这些死尸年林不大,都是二十出头,年轻力壮的年纪,为什么会在这里?

“我知道这个美容会所,妈妈经常会去哪里做美容,是该会所的会员。”

我用手机报了警,带着杨婷回了车子。

这是这几个死人的冤魂,在向我求助,弄熄火车子,只是想被发现。

我对这外面道:“几位,打扰了,我只是路过,莫见怪,我已经报了警,要不了多久,你们家人就会带你们回家,入土为安!”

我懒得用做法去看,既然有死尸,肯定有邪祟在附近,人不惹鬼,鬼不惹人。

除非是恶鬼,才会无怨无硅祸害人,一般大多正常的鬼,都不敢乱谋害性命。

长期跑夜路的司机都知道,有些地方比较邪门,大多数都点几支烟丢出去,一般都不会有什么事。

除非遇到那种不懂,或者二愣子虎大胆,才会无缘无故招惹野鬼,那种情况,吃亏是难免的了。

这里就有个邪门的版本,说一个外地大货车司机,拉着一车石头,半夜经过这,车子无缘无故熄火,他下来检查。

骂骂咧咧道:“我日他妈的,都说这里很邪门,真是特码见鬼了,无缘无故熄火,草他祖宗的,死鬼,死远点,再来惹老子,把你脑袋当球踩。”

然后他低头去检查轮胎有没有漏气,突然,车胎无缘无故爆炸,将他的整个脑袋都炸碎,成了无头尸。

果然,我点了几支烟丢出去后,车子成功点着了火。

杨婷比较胆小,被那么一吓,一路上都没说话。还不时地回头望去,我知道,她双肩的魂灯都被她频繁地回头,吹灭了。

要真有邪祟想祸害她,此时正合适。我回头检查了下,那邪祟蹲在路边,享受着我丢出去得烟,并没跟来。

我故意找话题,试图分散她的注意力,不多时,就来到赵家村村口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