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 娇妻杨婷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088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37章 娇妻杨婷

相传,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旗下,有个谋士叫刘伯温。

此人神机妙算,运筹帷幄,是奇门遁甲的高手,本事不亚于诸葛亮和姜子牙!

他为大明斩了九十九条龙脉,才保住大明江山,让社稷延续三百年。

还建立密室,藏三幅画做预言,两百年后,大清兵临BJ城下,崇祯打开密室看画。

第一副画着:文武百官四散奔逃。

第二幅画着:将军倒戈,百姓流离!

第三幅画着:崇祯右脚不穿鞋,左脚鞋子脱到一半,披头散发,‘万岁山’歪脖子树,悬梁自杀。

还写下了‘巍巍万岁山,密密接烟树;中有望帝魂,悲啼不知处’的悲壮诗句。

这是有历史考证的。

他指着地下道:“风水风水,讲究的是藏风聚气,但是多数龙脉都要有水。但凡风水宝地,有山没有水,就像画龙不点睛,没有了灵气。其实,这山和回龙潭遥遥相对,下面更是有地湖,回龙潭的水,大半都经过地下流到下面,你表面上看似没什么,其实这下面死过人,而且死了很多人。”

“我走了,万事小心!”

“知道了,谢谢前辈。”

我看着他离去,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。

他是在提点我?还是只是感慨?还是预言?

回到杨府,佣人把我带到房间,晚上才能见杨婷。

我思绪有点乱,整理了下思绪。

老家房子下面,竟然有大墓?还有,父亲去哪了?他为什么叫我小心杨婷?

杨婷现在是我老婆,我爱她,她是善良女孩,人品基本没问题,那神秘男指的是什么?是不是杨婷身上有什么秘密?

看来,得用我的风水知识,好好研究下她的身体。

我打坐疗伤,等待晚上的到来。

今天婚礼发生这么大的事,省去了很多繁文缛节。

这让不喜欢麻烦的我,落得清闲。

被尸煞伤的很重,但好在没伤及根本,买点中药吃下,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。

转眼到了晚上,我被领到杨婷的房间。

房间古风式样,随处可见古色古香,到门口时,我心中特别激动,终于等到了人生中,最重要的一天。

“怎么?你一个大男人,跟个小媳妇似的,还害羞不敢进去啊?没闹洞房已经算是对你开恩了。”

媒婆的把我推进房间。

抬头第一眼望去,我顿时心中拨凉拔凉的。顿时愣在原地,不敢再上前。

因为,我差点以为,床上坐的不是杨婷,而是红衣坟的那个红衣。

她带着红盖头,坐在床边的模样,简直和红衣一模一样。

这让我响起那红衣女的警告。

“我再次警告你,你和杨婷绝不能结婚,否则要你永世不得安宁!”

这怎么回事?难道说,我和杨婷结婚,那红衣女找上门了?

这让我心都提到嗓子眼。要真是这样,那就麻烦大了。

这让我想起之前神秘男的警告,叫我小心杨婷。这话我没怎么放在心上,直到此刻,我才亲身体会那种感觉。

“婷婷。”

“嗯。”

我叫她,她答应了声。我松了口气,才敢走上前。

我怀着激动的心情,慢慢把红盖头拿下来,她今天略施淡妆,美丽大方。

美丽的丹凤眼,天蓝色瞳孔,闪着迷人的神采。

就像天仙一般漂亮,让我感觉像是做梦一般,我一个乡下来的穷小子,何德何能,竟能娶到这样优秀的老婆。

多少个日夜的思念,多少次魂牵梦绕,而如今,我终于亲手摘下了她的红盖头。

而她,已经是我名副其实的老婆。

见我目不转睛看着她,她羞红了脸,低下头,让我差点忍不住想抱着咬一口。

“老公,我们虽然结婚了,但我还有点放不开,我们可以同床,但是,那个,等以后再说好吗?”

她就像熟透的红苹果,低头不敢看我。

其实,我也是情窦初开,没碰过女人,不知道该怎么办,气氛有点尴尬。

“婷婷,这事我也是第一次,等以后你愿意了,我们再那个!”

“嗯!”

我看到她的新娘妆有点褶皱,不像是新做的,杨家财大势大,不可能是借来的。

“婷婷,你这嫁妆新娘衣服不像是新的,谁帮你准备的?”

“这嫁衣是妈妈借来的。”

“为什么要借别人的?怎么不定做一套?”

“妈妈说,借别人的嫁衣,穿起来吉利。”

她把玩着嫁衣,一脸天真说着,我暗骂自己想太多了,杨婷这么纯真,我竟然听别人的话,怀疑自己的老婆。

她偷偷瞅了我一眼,害羞地低下头。

“你怎么这样看人家,被你看的不好意思起来了。”

“看我老婆啊。”我一把将她搂住:“我老婆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,能娶到你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。”

“坏死了,油嘴滑舌。”

我习惯性地给她看相,不但漂亮,她还是那种帝王之相。

“柳叶眉”旺夫运。眼睛稍大,天生带有傲气,颧骨高度贴近眼尾,没有太突出,这属于是旺夫益子的面相。

田宅宫开阔,没有疤痕,说明财运惊人,鼻子高挺,天生自带贵气。人中清晰而深长,必定是生殖能力强,而且能生出优良遗传孩子的上上之相!

天庭饱满圆润,代表着人的智慧和运势都不错!眼神清澈眼睛稍大,眼珠黑蓝分明,天生命好!

她出生在杨家,也算是豪门了,趁她害羞低头的空隙,我开天目看去,她的生命磁场很强,双肩魂灯却和别人不一样,一般人魂灯是火焰一样的眼色,而她的魂灯,却像是有一股气笼罩着,却是蓝色。

我就好奇了,哪有人的魂灯会是这种颜色?

这种是好是坏我不知道,但是相信爷爷给我的安排。

竟然十年前,就给我算大运,爷爷肯定知道杨婷的不凡之处。她的命格不但高贵,而且应该还藏着别的秘密!

“看得人家不好意思了。”

“别动,我再给你看相呢。”

“哦,你看出了什么了吗?我是不是旺夫相?”

“我的妻子当然是旺夫相,将来我们生一堆孩子,组成一个足球队,让他们去踢足球。”

“死相,又不是猪,生那么多干嘛,生一个就好了。”

“起码生两个,龙凤胎最好。手伸过来我看看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