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神秘男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224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35章 神秘男

尸煞一听,眼睛里都快迸出火花,又开始吸取我的精血。

“九阴门刘彤,你若真有本事,和我公平斗法,利用尸煞,只会让我看不起你。”

“激将法对我没用,小子,杀你这垃圾,根本不用我亲自动手,一个尸煞足矣。”她说完,摇动三清铃催动尸煞。

我放出小鬼,晓晓看着空中的尸煞,开口道:“妈妈。”

尸煞一愣,看着小鬼皱眉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妈妈,我是晓晓。”

“刘彤,你快醒醒,你是刘彤,这是你和刘涛的孩子!你还有老母亲,她为你哭瞎了眼睛,要是知道你成尸煞,估计会更伤心,你被九阴门圈养,成为杀人利器,只会多造杀孽,终究落得被五雷轰顶,魂飞魄散的下场,还会你上下三代都会被连累。”

我见她眼睛里的血色,慢慢退去,一脸柔情看着晓晓。

我以为事情还有转机时,九阴门刘彤道:“别听他的,你在下面受尽煎熬,他却在人间风流快活,只有杀了他,让他下去陪你,你俩的爱情,才算完美结局。”

我知道要遭,果然,只见尸煞一脸深情看着我。

“老公,我真的很想你,你知道吗?也许杀了你,会对你造成伤害,但是,只有你死了,我两才能在一起。”

我彻底绝望了。

“爷爷,对不起了,你为我安排一切,命运捉弄人。我可能等不到你说的,蟒雀吞龙那一天,我藏不下去了,为了杨婷,为了活命,我必须使出全力,暴露就暴露吧,只是最大力度使用金色罡气,才能让锁魂塔最大威力!”

念及以此,我一声怒喝:“我和你拼了!”

我正打算使出金色罡气时,从神秘人手中飞出一道光,束缚住尸煞,紧接着,一个影子,出现在天空,在空中越放越大。

那是一把长枪的影子,最后有几十米那么长,狠狠砸向空中的尸煞。

“轰!”烟尘四起。

一击,长枪收!

我觉得大地都抖了下。

此时,日食退去,大地恢复光明。尸煞身上的煞气散尽。躺在地上,呈现一个大字型,一动不动,死的直挺挺的!

“本座在此,且容你们阿猫阿狗放肆!”那神秘人还在自顾自吃花生,淡淡道:“谁敢动赵凡,我就灭了他!”

声音虽小,却透着无形的压力,无人敢忤逆。

他坐在那,就像一座山一样沉重。

一击,仅仅轻描带写的一击,七星孤煞煞气散尽,死不死不知道,反正是躺尸了。

那可是七星孤煞,它的厉害,我再清楚不过。竟被他拍苍蝇一般,打成大字型。如此强悍,真让我不敢想象。

他的道行,恐怕比爷爷还高。

他的形象在我心中瞬间无比高大,看他没比我大几岁,修为竟如此恐怖。

好在,这人是友非敌!

我不明白,他为什么要帮我,我并不认识他。

我乘机把脸上的血迹擦干净。

一旁的刘彤,虽看上去并不在意,但她的苍白脸上,写满了忌惮之色。她试了试三清铃,尸煞毫无反应。

一向清冷的她,竟难得一见露出笑容。

面对强者,她不笑不行,人家实力摆在那,如果想杀她,就像尸煞隔空捏爆那些风水师一样。

“这位朋友,我是九阴门刘彤,我顺应天意杀赵凡,还请你不要插手,我九阴门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她不敢再自称本宫,放低姿态报上家门,企图以九阴门名声,镇住他。

哪知道他不买账。

“朋友?谁跟你是朋友?你配吗?”

我手中的锁魂塔,突然自己飞向角落的神秘人。

只见他轻轻一挥手,锁魂塔将尸煞收进塔中。

刘彤一脸肉疼,想要阻止,却不敢,眼睁睁看着尸煞被收。

“我劝你别多管闲事,九阴门不是好惹的,我和他并无仇怨,只是代表一些你惹不起的人杀他。”

高冷男那花生的手,停在空中。

“我惹不起?呵。”

“你道行高深,应该知道这赵凡不该活在世上,应该能想到,是谁叫我来杀他。”

“我管你是谁,赵凡我保了,谁敢动他,杀!”

刘彤以为自己已经很高冷,没想到这人比自己还高冷。

“我今天偏要动他,我倒要看看,你敢耐我何。”

她从怀中掏出一个铜棺材,这棺材上有九条龙,看来她真想出手对付我。

高冷男放下酒杯,坐直身体,冰冷冷道:“玖龙棺?你动手试试!”

刘彤犹豫不决,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,杀我,应该会牵动某个秘密,她有所顾忌。

“怎么?不敢动手?”高冷男拿起酒杯,抿了一口道:“别说是你,即便是九阴门刘天辉在此,也不敢放肆!”

“赵凡,你跟我走。”神秘男站起来,单手背在身后,嘴角上扬邪瞅一眼刘彤,鄙视之意,不言而喻。

我小心翼翼跟在他后面,暗自好奇,他为什么帮我?难道说,他是爷爷的好友?

他好像知道我很多事。会场外,很多人等在那,无人敢直视神秘男的锋芒。

尤其是李元清,生怕神秘男看到他。

刚才那么强的尸煞,被他生生拍废了。

杨婷哭的梨花带雨,跑过来,一头扎进我怀中。

“呜呜,老公,我以为,再也见不到你了,我好怕失去你!”

我紧紧抱住她,我也眼眶湿润,今天差点阴阳两隔。

我抱得很紧,生怕一放手,她就从我怀中溜了。享受着她娇躯的柔软,恨不得将她揉进我身体中,融为一体,再也不分开。

“我不准你哭。”

“好!”

见杨文虎红着眼睛过来,刘萍哭着走过来。

我拍了拍她小脑袋。

“好了,别哭了,哭成大花猫就不漂亮了。你看你,哪有自己掀开红盖头,这是不吉利的。”

的确,这种风俗,红盖头必须由新郎揭开,不然不吉利。

“人家担心你嘛!哪管得了那么多,呜呜!”

我对着杨文虎道:“爸”。

以前他看不起我,既然现在他已经承认我是他女婿,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。

能屈能伸,方为男子汉。

杨文虎点了点头,转过头去,抹了把眼泪。

刘萍哭着道:“小凡,我一颗心七上八下的,生怕你有什么危险。”

“谢谢你,妈!”

“嗯,出来就好!”

刘彤追了出来。

“站住,把赵凡留下。”

她手中捧着悬停的玖龙棺,让我感到很不安。感觉里面有比七星孤煞还厉害的东西。

神秘男将背后袋子拿下来解开,拿出一把枪,那是一把浑身漆黑的枪,一人来高,应该是精铁打造。

这是一把名枪,夺阴枪!

他将枪身往地上一放,‘轰隆’一声。光头声音就知道很重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