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 斗煞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282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34章 斗煞

我不由心中一紧,这玩意现在才爆发她真正的实力。

她身边环绕的紫气,是滔天怨煞之气,我第一次和这种传说中的强大存在交手,心中没有底。

她飞来飞去,企图抓我,我边躲边攻击。

趁她不备,再一次被我打飞,一物降一物,锁魂塔专门治这些邪祟,爷爷早就安排好,落入我手中,成了我的一大助力。

“喝!”

只见她仰天咆哮,长发飞舞,空气猎猎作响。

转眼间,眼珠子血红色,眉毛都变成紫色。

“杀杀杀,杀尽世间一切罪恶!杀杀杀,杀尽天下臭男人!”

我不能再藏了,再藏就会被她挤西瓜一般,隔空就把我爆成血雾。

必须使出不惑期的全力,我念动咒语,猛地丢拿出桃木剑,悬在空中。

“天地无极,乾坤借法。”

剑在我的控制下,在空中由一把,变成两把。

“一生二,二生三!”

最后变成三十把,在我的控制下,对着她一把把飞过去。

这是御剑术,天门山的绝学。

风水师修炼层次,分初窥,精通,登堂,不惑,洞玄,知命,天元,天启,登天。

以我现在不惑期,第四重初期的能力,最多就四十把,而爷爷却能催动将近一百多把,可想而知爷爷当初的实力,远非现在的我能想象的。

难怪,当年和东南西北几大高手,并称五大高手。

而不远处的九阴门刘彤,竟然能将尸气凝聚成无米多的朱雀,其恐怖势力,恐怕已经足以和第七重天元境相媲美了。

而我把实力压在登堂期,催动三十把飞剑向她刺去,被她一把把打飞。

这种级别的攻击,对付一般尸煞还行,但想要用来对付七星孤煞,显然还不够看。

不能对她形成实质性的伤害。

“这,这小子,传说中,他不是废物,病秧子吗?都说赵半仙天门山断了传承,原来都是欺骗世人的,你藏得好深,小小年纪,竟然已经达到登堂期,还好我及时发现,赵凡,今天你必须死!”

刘彤被我吓一条,先是凤目圆瞪,然后瞳孔一缩怒道:“速战速决,迟则生变!”

随着她的怒喝,空中的七星孤煞一声怒喝,双手一团紫气飞出,直接将我的御飞的剑打落。

最后凌空一抓,从她手中飞出一道紫气,将我隔空提了起来。

另一只手隔空慢慢往回拉,一道紫色气流,将我包裹住,我觉得生命精元都被抽离。

她想隔空吸取我的精血。

“无敌天龙八部,百万火首金刚,佛手大威金刚,般若佛光普照,唵、嘛、呢、叭、咪、吽。”

一个佛门‘卍’符号,从我手中飞出,快速旋转着,飞去打在她眉心,她发出凄厉的惨叫,听着都觉得疼。

措不及防的攻击,将直接她打飞。

她爬起来,猛地一窜,这次飞得更高,停在十米高空,在空中咆哮,双手张开画圆,头发如大网一般,铺天盖地向我飞来。

我知道,她凌厉的攻击来了,盘坐在地上,闭上眼睛,念动咒语。

佛门法器,讲究心无他物,一心念咒。

虽然我不是佛门弟子,没有念动之力,但我的金色罡气,能弥补这一空缺。

只是威力,稍比得道高僧使用,稍逊半筹。

随着我的念咒,一个‘卍’符号,在我身边转圈,紧接着两个,三个,最后四个圈围绕着我转圈。

漫天的头发,不断向我攻击,我身边的金色圈子,就像绞肉机一般,把头发都搅碎。

双方僵持着,这是功力的深厚的比拼了,谁功力弱,谁先输。

“这,这竟然是传说中的锁魂塔?这小子越来越让我看不透了。”刘彤怒道:“给我废了他。”

见头发攻击,没有什么效果。

刘彤双手回收,头发被她收回去,双手伸开,在胸前合拢,她在聚气,准备施法。

随着她一声怒喝,一团紫气向我飞来。我疯狂催动手中锁魂塔,一个大型的‘卍’字符号,冲天而起。

“轰!”地一声,两股能量对撞在一起,空气都抖了一下,冲击波向四周散去,树叶都被打落很多。

果然不愧为七星孤煞,她好强,强得离谱,估计已经能和知命后期的高手媲美了。

而我,撑死一个不惑期,不愧为九阴门刘彤圈养已久的七星孤煞。

她倒是没什么,而我,只觉得喉咙一甜,我知道,一击之下,我受伤了。

我忍着不把鲜血吐出来。

她马上接着第二次攻击,我只能强撑着,催动‘卍’字符号,迎接她的攻击!

第二波,我挡住了,但我再次受创。

第三波攻击来临,随着能量对撞,‘轰隆’一声,我当即吐血!

“哈哈,哈哈!撑不住了吧?我早就说过,你小子,今日必死无疑。”刘彤大笑道。

李元清也大笑道:“活该,这小子绝不能留,二十多岁就到达登堂期,以后绝对是一大祸害。”

尸煞丢下一团能量,将我包裹住,另一只手,开始吸取我的精血。

我只觉得浑身能量被抽离,视线被血红色挡住。

我眼睛,鼻子,嘴巴等七窍都在流血。

浑身疼痛,无法动弹,意识开始慢慢模糊。

“我这是要死了吗?不,绝不,杨婷还在外面等我,我要是死了,她也活不了。”

我拿出雷符,念动咒语,引动灵魂契约。

尸煞一愣,好像想起什么,皱眉深思。

但是,反应不大。

九阴门刘彤笑道:“怎么,你以为,立下魂契,就想牵制她?你也太小看本宫的实力了,区区天门山魂契,我略微施法就能除去。”

我开始绝望,最后的希望,也破灭。

“你快醒醒,你是刘彤,我是赵凡,帮你的赵凡。”

尸煞邪魅一笑,道:“我知道啊,你是我老公。”

“你可曾记得我两签下的契约?”

“当然记得,老公的话,怎么可能忘记。”

“你记得什么?”

“我记得,你说爱我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!”

我暗道要遭,试探道:“你可曾记得,我叫什么名字?”

“你叫刘涛!”

果然,怨女的生死仇怨,已近记在我头上了。这种念头已经深深刻在她骨子里,根深蒂固了。

我暗自好笑,我竟然傻到,试图去改变她的观念,是我太自大。

她陷入回忆,紧接着面目狰狞道:“你这个负心汉,竟然抛弃我,跟别的女人结婚,还用剑伤我,你该死,该死,喝!”

她越说越激动,猛地用力,我又吐了鲜血。

“你还记得你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吗?她为你哭瞎了双眼。”

她又一愣,皱眉思索。

“你别听他乱说,你妈已经死了,也是他杀的。”九阴门刘彤顿时着急,忙道:“他是你老公,不但背叛了你,还和别的女人结婚,赶紧杀了他,让他下去陪你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