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各怀鬼胎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27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30章 各怀鬼胎

“不是,我说的事实。”李元清依然不死心道:“真有一对玉娃娃,估计被他藏起来了,不敢当面拿出来。不信,你可以叫人搜他身,或者去他家搜一搜。”

所有人看向我。

杨文虎脸沉了下来,刘萍问道:“小凡,你告诉阿姨,是不是真的?”

“不用搜了。”我直接拿出来道:“原本我是真想送给爱妻杨婷的,但这玉娃娃太贵重,我怕她说我太世俗,所以我买了一对银戒指。”

“看看吧,我就说。”李元清笑道:“赵凡,这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。”

所有人再次看向我,我成了众矢之地。

“小子,你以为,赵无极让杨文虎答应这场婚事,你就能为所欲为了吗?”李元清说得义正言辞,讥笑道:“想祸害杨家,先问问我李元清答不答应。”

李元清说完,就暗中开始念咒,想启动子母降头,焕出小鬼。

我带在身上的锁魂塔有点震动,我知道小鬼被召唤,叫黑火压住小鬼。

塔又是一阵抖动,小鬼安静下来,还好有黑火,不然小鬼被召唤出来,那我真是有口说不清。

刘萍一把夺过去,翻看玉娃娃,玉娃娃名字被我改成杨婷了。

眼睛的精血也被我除去,降头也被我用秘术除了,小鬼关在锁魂塔。

当胖瘦两位仔细检查玉娃娃,根本没有什么降头的迹象。

“放肆!”胖瘦两位同时站起来,异口同声。

声如洪钟,震得全场人不敢动。

胖大海道:“我们被请来镇场子,这只是普通的玉娃娃,你一再为难赵凡,你这是对我们威信的挑衅,信不信我两把你大卸八块?”

瘦山河道:“李元清,你身为兰龙市头号风水师,杨家杨婷和赵凡大喜之日,你怎么比他们还积极?怕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我看有鬼的是你吧?”

在两位面前,李元清不敢造次。“两位前辈,我李家和杨家是世交,我怎么可能对杨家怀有坏心机?我只是看不去赵半仙联合孙子,想祸害杨家。”

“我两在此坐镇,轮不到你指手画脚。”

就在此时,旁边出来一人道:“这事我们兰龙城的事,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来插嘴?这玉娃娃我见过,确实是和元清兄所说,刻有名字,点了眼睛,下了子母降头,不知为何,都不见了,估计是被这小子动过手脚。”

另一人道:“这黄毛小子本就不是好东西,别看他年纪轻轻,心机不是一般的深,他可是‘赵半仙’的孙子,这本就是他的阴谋,你们管这事就算了,还不明白事理。”

这两人修为和李元清差不多,看来李元清还留有后手,一时间,盛大而喧闹的婚礼现场,剑拔弩张。

就连一旁的张铁胆,也站起来,唯有那个古怪年轻人,继续吃东西,好像这边的一切,都和他无关。

“这么说?你们是想打罗?”胖瘦两位站起来。

他们的修为,除了那个古怪神秘人之外,是在场最高的,但始终不是本地人,直面所有兰龙市风水师,估计也讨不到好处。

所有风水都站起来,气氛有点紧张。

眼见要开战,杨文虎抱拳道:“各位,冷静下,这是我杨家的招婿婚礼现场,能不能都给我个面子,消消气,日后定登门道谢。”

今天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,我尽量平息事件。

“各位,小子赵凡在这里谢谢大家,今天是我的婚礼,这事交给我自己就行。”

李丁用看不起的目光看着我,我想让他开开眼界。

“你们都说我送不起礼,这玉娃娃价值两百万,而且,还有一头小龙在里面,我本来打算送给我爱妻的,你们说,我送的礼物像样吗?”

我说完,呼唤白离,在玉娃娃中游走。

所有人都震惊,目不转睛看着我手中的玉娃娃。

有的人,坐在那里不敢动,但是伸长脖子看着我,恨不得灵魂都飞到玉娃娃边,一瞧究竟。

“乖乖,那可是龙。”

“这风水界,竟然有真龙出现?”

传说中的真龙,放眼风水界,真正见过龙的,估计没几个。

那些人都是隐世不出的,当然也不在这。

试问,有什么礼物,能比这贵重?

李丁涨的脸通红,说不出话。

“老公,你真是送给我的吗?”杨婷神色复杂,这玉娃娃是她给的,她没想到,竟然牵扯出这么多事。见我给她准备了这么好的礼物,心中高兴的同时,又为我担心。

“当然,老婆你在我眼中,比任何东西都贵重。”

所有人都眼馋,包括胖瘦二老。

有的人想要以天价买我的龙,但我怎么可能卖。

杨文虎甚至要求我把龙送给胖瘦二老,我不愿意,自然得罪了他们。

“今天,闹得很不开心,我们既然是外来人,也不好插手本城的事,更何况这是他们的家事。”胖大海坐下,瘦山河道:“但是,谁要是敢插手,别怪我们不客气。”

我就笑了,小龙一出,所有人都各怀鬼胎,也包括这两个老家伙。

言下之意,就看我和李元清怎么解决这事。

他们认为,我是一个废物,绝不是李元清的对手,碍于爷爷的名声余威,爷爷好友众多,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自然不好当面抢夺小龙,但只要李元清要是杀了我,拿走小龙,他们就可出手抢夺。

李元清邪笑看着我,根本不把我当回事,既然他们不插手,那他就可以找借口动手。

机关算尽,最后倒打一耙。于情于理,都必须除掉我!

他也没想到,我竟然有小龙,他也想抢夺。

我想他故意问赵无极来了没有,就是想确定,我的帮手来了没,现在,他可以放心了。

其实我根本不怕他,我不惑初期修为,他才登堂后期,我在意的是,怕暴露我金色先天罡气的事情。

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要是他们知道我是近千年来,惟一一个先天罡气的人,那就会引来很多强敌。

爷爷和我说,在我天元境之前,务必小心行事,指的就是这个。

九阴门刘彤一定会来,但是我还不是很怕她,既然她自己不动手杀我,七星孤煞没成型,以我的能力,起码逃命不是事。

暗自祈祷,七星连珠千万别来。

“小子,刚才有人给你撑腰,你不是挺神气的吗?现在赵无极不在,看你怎么神气,你爷爷算计杨家,酝酿十年的大阴谋,想祸害杨婷,他们不知道,可我很清楚,不能坐视不理。”

他手指着我,口沫横飞道:“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,一个废物垃圾,看你那穷酸样,你配得上她吗?识相的赶紧退婚滚蛋,有我在,你休想得逞。”

既然话说开,那我也不用顾忌。

你不仁,休怪我不义。

我指着李元清道:“老匹夫,你联合其他风水师,一而再,再而三陷害我,那我们今天,当着这么多风水师的面,好好算一算总账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