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李丁找事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275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28章 李丁找事

整个婚礼现场,大体看去没什么,而仔细看去,却是一个大阵。

但是,我属牛,天干属乙,地支是丑,五行属木。

在五行中,金克木,所以日柱天干的庚辛与我相克,庚辛指的是天干的第七位和第八位,五行中庚辛为西方属金。

而今天五行属金,刚好和我相克。天干地支属庚午。

而和地支丑相克的属性,有龙、马、羊、狗、兔,牛。

庚辛在西北方,他故意在那放着镀金的龙、马、羊、狗、兔,牛。

虽然表面上看,那些雕像都是喜气洋洋,其实,这种布置,就是针对我,他在破我的气运。

我们从西北方向进去,种种迹象表明,大不吉利。

会场中,龙皮代替红毯,一直延伸到婚宴场地尽头处,一匹漆成金色的马,背上背着龙筋。

好个李元清,明知牛和马相克,俗话说,牛马不相干系。他偏偏还用马,做最中央的吉祥物,我今天一走进会场开始,气运就被破了。

果然,我觉得浑身无力,整个人没有精神。

这是风水界的大型破灵阵,破的是我的气运。

我听杨婷说过,杨文虎比较信风水,认为西方教堂那种结婚不吉利,穿白色衣服和黑色西装,搞得跟葬礼一样。

想以东方形式结婚,到处张灯结彩,灯笼或者红布上,画的都是金色的龙、马、羊、狗、兔,牛等生肖。

民间有传说,有的人生大病或者走霉运,都会办喜事,以求冲喜的方式,冲走霉运。

而我,今天的主角,一上门,这气运就被冲的七七八八了。

《史记卷二七天官书》上说,风从西北来,必以庚辛。

还有:汉王充《论衡订鬼》上也说,故病人且死,杀鬼之至者,庚辛之神也。

意思是:庚辛,在西北方,神话传说中主杀的鬼神。

不出所料的话,一会这里就是突破口。大阵看似滴说不漏,神鬼莫入,实则,他故意布置了这一缺口。

我心中无比沉重,但我看到盖着红盖头的喜轿被抬进来时,心中顿时安稳了很多。

不管有任何艰难险阻,这婚,我结定了。

上首坐着杨文虎和刘萍,在两人旁边,还坐着两位老者,两人都是花甲之年,一个仙风道骨,一个瘦骨嶙峋!

两人气定神闲的模样看来,都是风水界高手。从杨文虎和李元清对他们的敬畏态度来看,这两人地位在李元清之上。

还有就是李元清和李丁,婚礼现场站满了人,杨家财大势大,大半个上流社会富豪圈都来了。

光凭外面的豪车,就排了足足十里长街那么长,想必,那些商界大拿,还有风水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来了。

我再一次被杨家的影响力震惊到了。

这真超乎了我的想象,那天回龙潭杨家招婿,可没见这些人。

所以这些人,都是冲我和杨婷婚事来的,这让我想起当年爷爷决心起卦时的场面,爷爷虽然已经不在,但他的影响力,还能震动风水圈。

座位分三六九等,上首全是风水大师,下面才是亲戚和达官显贵。

我大体扫了一眼,在最后有几排座位,是我家亲戚的位置,但是位置都空着,一个亲戚都没来。

让人一看就知道,我家无钱无势,穷山村来的。故意被布置在最后面,更显得落寞。

只有张铁胆和几个比较好的风水师,虽然没坐满,但多多少少也找回一点面子。

我是入赘,这事我没告诉老妈,因为今天肯定有事。

我出村子时,就暗暗发誓,我一定出人头地,他年我若登高九万里,站在最颠覆时,我会带着老婆,风风光光,荣归故里!

心中感激这位大哥的同时,我突然看到一个人,这个人三十多岁,背着一个袋子,很少有人让我注意到,但这人不一样,直觉告诉我,这个人一定是个风水师。

他长得清秀,装束干净,在哪里我行我素地喝茶,好像世界上一切,与他无关。

举手投足间,从骨子里散发出高冷孤傲的感觉。

直觉告诉我,这人绝对危险!

此人好像在哪见过,但又想不起来,他是谁?为什么坐在我家亲戚的位置?

李元清认真看了看会场,笑道:“文虎,杨家好大的面子,龙皮作红毯,龙肉办酒席,龙筋庆婚礼。光凭这个壮举,就足以轰动全国风水圈了。”

杨文虎笑道:“大师过奖了,哪里哪里。”

“这赵凡和杨婷的婚事,刚定娃娃亲时就轰动风水界,结婚更是霸气十足,让风水圈所有人,都羡慕不已啊,不知道,那位赵无极今天来了没有?”

这时,旁边那个仙风道骨的老者道:“李元清,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,今天是杨婷和赵凡大喜日子,你最好老实点。”

“胖大海大师说笑了,有您老人家和瘦山河两人在,小子哪敢造次,我只是关注下,那金色罡气的赵无极来了没有,如果来了请他上贵宾席。”

原来这仙风道骨的老者叫胖大海,而另一个不用问,也叫瘦山河了。这两人我听爷爷说过,是隐世高手,估计是杨文虎知道我和李元清不对付,特意请来压镇的。

杨家不愧是省城第一富豪,竟然能请动这两人。

“有请新人入场,婚礼开始。”

随着一声高喊,盖着红盖头的杨婷从轿子出来,在佣人的搀扶下,慢慢入场。

她凤冠霞帔,婷婷玉立,虽看不到脸,但是光凭身影,就显得高贵,气质冠绝全场。

我心中有点激动,盼星星,盼月亮,终于,把这一刻盼来了。

感觉都不真实,像是做梦一样,十多年的守望,十多年的相思,终于,在今天,缔结美满姻缘成果。

在李元清的主持下,我和杨婷站在一起。

一拜天地!

我和杨婷对天地鞠躬,告诫神明。

二拜高堂。

我两对双亲跪下,请茶!

夫妻对拜!

我和杨婷对拜,怕两人头顶在一起,我让她先低头,我跟着低头,她抬头时,我早就抬头。

然后是喝交杯酒,杨婷悄悄问我:“赵凡哥哥,大喜之日,怎么无精打采的?和我结婚不开心吗?”

“我的气运被人破了,有人故意以我为敌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

“没事,为了你,别说是他,哪怕以天下人为敌,又有何妨。”

“死相,真肉麻,刚结婚就会说好听的话了?赶紧喝酒吧,我造型都摆麻了。”

我们喝了交杯酒。

台下传来热烈的掌声。

这时,一个身影跑上来,对我说道:“赵凡,你既然嫁进杨家,就要接受这里的风俗,我们结婚时候闹洞房,都是打新郎,新娘越优秀,我们打得越狠,你可真是艳福不浅啊,能娶到省城第一富豪之女,所以,不管我怎么打你,你都必须得受着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