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可恶的阴婚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079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25章 可恶的阴婚

墙上的灵符,是吸煞气的,八方的地气,被灵符引来,顺着地上的纹路,渡入中央棺材中。

墨斗线将棺材全身裹住,这是为了防止灵魂进去,也防止尸煞出来。

我终于明白,为什么建一口井,利用外面的井中水,和巧妙的折射远离,让尸煞享受月光浴,方便养煞。

不得不感叹,九阴门养煞的手段,得天独厚,无人可与其力敌!

如果我没猜错,这红棺材中,一定是已经成煞的僵尸。

旁边有个平台,上门放着人皮面具和衣服,那人皮面具,正是刘萍的模样!

送礼物的,正是棺中人,没错了。

我在东南角点了一支蜡烛,这蜡烛是活人与死人的媒介。

人点烛,鬼吹灯。

如果有阴魂来,它会第一时间告诉我!

打开墨斗线,撬开棺盖,一个漂亮的女人,安静躺在棺材中,身穿喜服,皮肤光滑,就像一个美人安静地在睡觉。

身上一定有玉器,《本草纲目》上说,山中玉,能保尸体不腐!

果然,在她胸前,佩戴着一个玉佩。

风水师都知道,穿红衣入棺材,煞气更重。

但凡女人,只要穿红衣死去,百分之七十会成煞,尤其是年轻的女人,越年轻,煞气越重。

这刘彤看上去,只有二十岁的样子。

在回龙潭见到的刘彤,会不会是她?那晚上我不敢靠太近,没看清楚她的模样。

她的旁边,躺着一个小泥人,而她的右手上,一根红绳,把泥人连接在一起。

我翻过泥人一看,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
泥人背后写着两个字:“赵凡。”

泥人背后是一张符纸,上门写着我的生辰八字,还有精血点过眼睛,那精血不用说,也是我的。

仔细看去,红绳上,两根头发打了一个结。

如果我没猜错,一根是我的头发,一根就是这刘彤的头发。

月老红绳牵姻缘,两个人头发系在一起打结。

这是一种爱情巫术。

双方头发绑在一起,最好是烧了,这就代表着两人的缘分和命运联系在一起了,烧头发是在告知神灵。

我气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这是有人给我配阴婚。

难怪我和杨婷的婚事,会被退婚。

应该是早在几年前,有人就给我配阴婚了,和这凶狠的女人,把命运绑在一起,就算不能见面,等将来煞成,她也会不断骚扰我,直到把我祸害死了,下去陪她,不死不休!

我真想骂人,谁特码的这么狠毒。

这刘彤身世这么凄凉,爱情如此凄美,下场悲凉,死了那么多人,更是凶残无比。

这是把刘彤交织一生的爱恨情仇,全部转移到我身上,企图让我代替了刘涛的身份。

爱情是美丽的,也是永恒的。但是一旦牵扯道生死,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,不死不休!

其用心之狠毒,心机之深,无端让我脊背发凉。

什么仇怨,让她一定要置我于死地?

从关龙门,玉娃娃,子母降头,刘彤用尸气杀我,刘彤的墓穴,养尸地尸煞配阴婚,这么多事发生,中间有任何关联吗?

接下来肯定还有更恐怖的杀招,必杀之局。

眼前的尸煞,也是其中之一。

这刘彤怀胎自杀,穿红衣把房间染成血红色,怨气极重,不可能放下执念去投胎,化为厉鬼祸害人间,再把侮辱她的七个人放在她坟前,让她天天看着,有仇报不了。

尸体上更是嘴中含有定魂珠,让她只能看着自己的尸体,想进去又不能,这又让她加了怨气。

怨气越积越重,坑爹的玩意,还把我和她配阴婚,这不是要玩死我的节奏吗?

死人不可能有如此神通,死人就是私人,哪怕成尸煞,也只是简单的杀人工具。

我大胆设想,如果对付我的九阴门刘彤,和这个刘彤,是两个人呢?

我突然明白,这应该是借刀杀人。

九阴门的刘彤,绝不是这个尸煞,应该只是同名同姓,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她应该不想自己直接出手对付我。

她用这个死掉的刘彤来杀我,所以在龙潭,故意说出了她的名字,故意引我来。

这几天发生的事,环环相扣,而这个尸煞,应该就是她藏着的王牌。

倘若我真是传说中的废物,冒冒失失下来,肯定会被杀。

难怪爷爷,老妈还有张铁胆,都叫我一定要低调行事,切不可暴露伸手。

我不由得冷汗直冒。

我真想剪短红线,但是,线断煞成。

刘彤的感情太苛刻,我不想碰触,但不剪短,我就是她心目中的老公,那个刘涛。

不管了,必须剪断,试着看能不能唤醒她。

奶奶的,心中憋住一口老气,不吐不快。我狠狠一把扯断红线,将泥娃娃灵符撕掉,把泥娃娃踩的粉碎。

就在这时,东南角的蜡烛,一闪一闪,忽长忽短。

没有任何的风吹进来,紧接着,蜡烛变得绿油油,像麦芽一般,照得整个空间一片惨绿色,无比渗人。

我头也不回,只觉得身后一股冷风无端吹起。

脊背有点凉,我知道,她来了,就在我身后。

我感觉后脑勺有点发凉,两只苍白的手,顺着我的双肩,慢慢伸下来。

抱住我的胸膛,她的秀发,出现在我肩膀,紧接着,一张残绿色的脸庞,慢慢出现在我右边,一双黑黝黝的瞳孔,幽怨地瞪着我。

“老公。”

“我不是你老公!”我一手拿起桃木剑,一手拿起阴阳镜,暗中运起玄天罡气!

“我在下面好苦,好冷,好寂寞,你终于舍得来陪我了。”

“我说了,我不是你老公。”

“骗人,你坏得很,等你的我好苦啊。”

她说完,双手慢慢往我脖子上靠,她想掐死我。

“我在说一遍,请你清醒点,我不是你老公,你老公是刘涛。”

我说这话时,她的瞳孔,由黑色,变成血红色,无边的怨念,即将将她整个人淹没,她动了杀念,要杀我!

“你不要我了,你竟然不要我了,我等你这么久,你竟然不要我了,啊!”

她念叨着,发出凄厉的哀号,紧接着双手狠狠掐住我的脖子。

我拿出阴阳八卦镜,对着她狠狠一照射,从阴阳镜中的镜子中,发出一道金光,她被打飞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