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章 钱箫的领悟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77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236章 钱箫的领悟

他一双黑色瞳孔,仿佛发出能吞噬一切的黑光,定定看着我,我瞬间觉得,在他的面前,我没有任何秘密可言。

我无比震惊,这扶苏竟然能逃过阴界追捕,成长为尸王,跳出三界外,天地都不管他,任由他成长,竟然强大到如此程度。

加上混沌决,他随手就能搅动风云,翻云覆雨。连两个鬼差都被他吓跑了。

虽然人间修士道士很多,但他一直躲着,没人发现他的存在。

加之他本身就是太子,本应该继承王位,却被赵高密谋,修改秦始皇遗诏,把王位传给二世子,赐给他一块白布,他一生最听秦始皇的,以为秦始皇要赐死他,所以带着怨念含恨悬梁自杀。

苦了蒙毅将军和他,所以他怨气相当重,在吊死的哪一个环节一直循环,不断地吊死。

应该是混沌诀的缘故,让他逃出吊死的环节,但他把怨念转化为力量,所以修炼混沌诀速度很快。

能不能羽化飞升,我不敢说,但他的实力,绝不能忽视。

我没猜错的话,这扶苏应该是天枢盘里的最强者。

要是让他得到混沌诀,将来不知要祸害多少苍生。

同时,我心里也产生疑问,他说找到人皇,到底谁是人皇?不是赵子轩吗?还是无面女殷姬?还是完颜宗翰?还说是他自己?

他为什么对我说,终于找到我了?他该不会也在找我吧?他可是千年前的老妖怪啊,怎么会和我和我扯上关系?不应该啊。

“他就是赵无极,天门山第一百零三代传人,也是赵半仙的孙子。”这时,红衣不知何时,回来,她看着我道:“他拥有金色罡气,而且是先天性的。”

“嗯?”扶苏听后,看着我的目光,黑光更浓烈。

他看着红衣道:“你以前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“以前我不确定,怕教主你怪罪。”红衣看似谦卑,实则心怀鬼胎。

以前我还不明白,以她红衣的高傲,一直都以自己为中心,怎么可能甘心为人办事?

现在我算是明白了,原来扶苏也会混沌诀,虽然他修炼的不是正版,但他的实力,足以在这里称尊。

她知道打不过扶苏,现在已经把她压的死死的,要是再让扶苏得到我,那她红衣,将失去价值。

不想让扶苏得到我,所以想瞒着这个秘密,等待机会,再做图谋。

“又是赵半仙!”扶苏枯槁得看不出任何情绪的脸上,难以一见地出现了愤怒。指了指自己的胸口,哪里有一道剑伤,虽然已经被枯肉覆盖,但还是能看出,那伤口很深,一剑穿胸。

一股冰冷的杀意,把我包围,他愤怒地对我道:“该死的赵半仙,你看看这里,就是他干的好事,当时差点被他杀掉。”

我以前对爷爷的实力,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,只知道爷爷似乎很强,具体强到什么程度,却不是很清楚。

现在总算有清楚的认知,这扶苏发飙的时候,鼎盛时期,连天元境的钱箫,都被他打狗一样打,要不是因为我有先天罡气,估计我们早就死了。

和两人之力,依靠先天优势,才把他打败,而爷爷当时可是孤身一人,就能把他重创,他的实力,恐怖得难以想象。

了解越多,实力越强,越敬畏爷爷。

“哈哈,赵半仙拼成重伤,才把剑刺入我胸膛,但他不知道的是,我会涅槃。”扶苏突然大笑道:“哈哈哈,苍天欠我那么多债,现在总算长眼了,把他的孙子,送到我面前来,还为我带来了一份厚礼,先天罡气!”

他双目放光地看着我。

“有了先天罡气,还愁什么功法练不成,混沌诀早晚会拿到手,我先收了你这份厚礼。”

我心中无比着急,但我们几个都被他释放的阴柔之气,压的死死的,根本无法动弹分毫。

面对这种妖孽级别的强者,我们就像砧板上的肉,任由他宰割。

磅礴的气息,排山倒海一般朝我压来,我只觉得体内血管都快爆开。

紧接着,他把我轻轻提起来,此刻的我,就像龙卷风中的枯叶,显得苍白无力。

他把我带到面前,黑得能吞噬一切的黑光,从他双眼发出,把我包裹住,我只觉得就像面对宇宙中心的黑洞一般,难以形容的吸力,对我席卷而来。

黑光钻入我的身体,把我身体里的东西,强行抽出。

我无比绝望,金光和精血,从我的眼耳鼻舌身意等七窍,乃至全身毛孔飞出。

我没有任何的还手余地,我知道,我将被吸成人干。

我不怕死,只是心中不甘,在生命即将走向尽头时,我了无牵挂。

什么责任,什么夙愿,什么都不重要,我努力回头,看向周围,渴望找到那个美丽的身影。

我只希望即将消逝之前,再看我的爱人一眼。

“杨婷!”我拼命呐喊,但是身影却很小,就像蚊子拍翅膀那般,小的让人难以听清。

我拼命呼唤,想要见的人,却唤不回。

“老子就算拼了这条命,也要守住许下的誓言。”我耳边传来一道声音,我知道那是钱箫。

一股金光,从我侧面飞来。

扶苏贪婪地吸收着我的罡气和精血,他也没想到,有人竟能突破他的压制,在这时袭击他。

他伸出手,和钱箫对了一掌,一时间他被打飞,我也被打飞。

我就像断线的风筝,在空中往地上落去,狠狠地摔在地上,意识开始模糊,但我努力睁眼,想要再看看她的容颜。

扶苏和钱箫对了几掌重击,扶苏还没什么,钱箫却跪在地上。他的样子很狼狈。

“天元境后期!”扶苏满脸不可置信:“想不到,你竟然如此之强,你之前都在隐藏。”

我无比震惊,没想到他竟然是天元境后期。

“我知道你会死而复生,为了防着你,不得不隐藏。”钱箫勉强站起来,擦干嘴角的血迹,表面上看没事,但明眼人都能看出,他已经是强弩之末。

“藏得真深。”扶苏横眉怒目道:“可那又如何?现在的我,岂是你这种蝼蚁能抵挡得了的?今天我必须得到人皇的精血,挡我者死!”

他说的对,他原本就修炼了混沌诀,现在还吸了我一部分先天罡气,实力之强,难以想象!

扶苏气息猛地一变,整整高了一个层次,对着钱箫飞去。

“轰隆”一声,两人对打在一起,这一掌声势浩大,震耳欲聋!

钱箫被打的倒飞出去,直接撞进山体岩层中。

我无比绝望,这一下的威力,强的难以想象,钱箫估计死定了。

“咳咳,咳咳咳!”就在我准备接受命运的安排时,钱箫狼狈地出现,他弯腰在地,不断咳血。

“这就是你所谓的真正混沌诀?”扶苏笑道:“不堪一击!”

“哈哈哈,哈哈哈!”钱箫突然仰天长啸。

扶苏被笑得有点莫名其妙。“死到临头,你还笑什么?”

“以前我不明白,为什么那么多年,我一直无法修炼成,我不明白无面女飞升,为什么要说‘玉女心经’,现在,总算是觉悟了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