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红衣背后的人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161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228章 红衣背后的人

钱箫眼神透着绝望,眼前的事,几乎颠覆了他的人生观,颤抖着道:“你们一个是我最亲得师兄,一个是我最爱得师姐,真不敢相信,你们会不顾同门之情,联起手来这么对我,师兄,为什么?”

“你想知道为什么?”钱浩对周小慧勾了勾手指到:“小浪蹄子,给老子过来。”

周小慧走过去,笑着把脑袋歪在钱浩怀中。

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钱箫好像明白了什么,如梦初醒,一脸见鬼看着两人。

钱浩笑道:“看到了吧?我随便勾勾手指头,她就会像条狗一样,乖乖过来。”

“原来你们是一伙的?”

钱浩紧了紧怀里的女人,阴险地笑道:“何止一伙的,在一起滚床单多少年了,不信你问她。”

钱箫面如死灰,依然看着周小慧。

“师姐,我那么爱你,你们竟然……”

他由于受到得打击太大,气得差点缓不过气来。

眼前的事实,让他难以接受,可依然不死心问道:“他说的是真的吗?”

“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,你是个懦夫,我等了你那么多年,你都不敢要我,那天晚上十八岁生日,我以为后山的是你,由于天太黑,我也没看清,稀里糊涂就把自己给了他。”

“听到没?”钱浩笑道:“听到没?从那以后,水池,后山草地,以及你俩练功得地方,都成了我们的风流地。”

“我还以为,你冰心玉洁,我还以为,你一直爱的是我。”钱箫笑了起来,笑着笑着,眼睛却在流泪。

“一个是我最亲的师兄,一个是我最爱的大师姐,杀人莫过诛心,你们为何这样对我?”

“住嘴,你最亲的人,是死去的师父,是你小师妹,是你义父,你拿我们当什么?现在知道错了,知道我们重要了?”

看来这周小慧,因爱生恨,心里积怨已深。

钱浩笑道:“本来师父把我养大,教我武功,我刻苦修炼,十年如一日,吃了多少苦头,只想传承师父衣钵,做下一任掌门,修炼混沌诀,没想到他竟然偏爱你。”

“你这个叛徒,没良心的狗东西,师父在九泉之下,一定恨死你。”

“那老鬼瞎了眼睛,死不足惜!”钱浩笑道:“我告诉你吧,我小时候就看偷看过混沌诀,那是一本无字天书,什么内容也没有,被师父发现,他打了我一顿,说我心术不正,你比我好多了,说我再不改,将来把混沌诀传给你,所以混沌诀前面的字,是我加上去的。”

钱箫猛然一震。

“果真是你?”

“当然!还记得我问你,师父知道后,你已经自宫了,他把你叫去,让你看混沌诀,你说自宫后,天书上什么内容也没有,我也就死心了。没想到,天无绝人之路,我发现你大师姐也能看到就混沌诀得内容,所以我又去找那老鬼要,没想到他还不给,一气之下我就杀了他!”

“欲练神功,必先自宫!呵呵,哈哈。”钱箫笑得很凄凉:“哈哈,我一直蒙在鼓里,真可笑。原来最傻的是我。”

“交出混沌诀,不然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
“哈哈,哈哈哈!”钱箫大笑起来,只是笑声中,透着难以言喻的伤心。

“你死到临头,还笑什么?”

“我笑你们,真的是一对狗男女,狼狈为奸,真是师门不幸啊。”钱箫笑道:“我实话告诉你们,混沌诀乃神术,别说我没有,就算真有,给你们拿去,就凭你们心术不正这一点,永远无法修炼成混沌诀。”

“码的,找死!”钱箫说中了钱浩心中的痛,冲过去,一把提起钱箫,一掌打去。

就在这时,一声冷哼响起。

“住手!”一个身穿紫衣得蒙面女出现,两人吓得弯腰恭敬道:“恭迎圣姑。”

此时,我也赶到后山,收敛气息,藏在一个石头后面。

“两个废物,差点误了大事。”来的人是杨婷,两人竟然很怕她。

钱箫看到杨婷时,眼睛一亮。

紧接着,李丁也骑马赶来。

同行的,竟然还有红衣,她这次竟然用飞的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她没有坐轿子。

在她的身后,跟着八个女人,抬着一顶大轿子。

一股霸道而阴柔无比的气息,冠绝全场。

我心中一惊,这是高手,而且是我遇到过的最厉害的高手。

我赶忙闭五官,封九窍。钱浩和周小慧两人,对视一眼,都在脸上看到恐惧之色。

紧接着,两人赶忙跪下,把头在地上磕得咚咚响。

我好奇,轿子里时什么人?两人这么怕他,连红衣也只是打下手,在轿子前开路。

红衣直接隔空把钱浩喝周小慧扇飞。

“两个废物,我不是已经兑现承诺,给你们‘玉女心经’,让你们区双修了吗?怎么还敢觊觎‘混沌诀’?”

“姥姥息怒,我们一时糊涂!”

“哼,回去在收拾你们!”

“钱箫,交出混沌诀。”说话的是红衣。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钱箫虚弱无比。

“你找死!”红衣刚想出手!一声刺耳的声音,传了出来。

“退下!”声音无比尖锐刺耳,如冰河碎裂。

所有人恭敬地地头,不敢直视轿子。

我屏住呼吸,仔细看去。

只见轿子上,下来一个人,应该说不是人,他满身干瘪的银灰色皮肤,包裹着充满金属质感的身体,可他太瘦了,瘦的连血脉都能看得出来,每一条都很清楚,纹理分明。

他长着一头白发,满脸都像是枯树枝一样,没有一点人色,一头白发,无风自动。

他慢慢转动脑袋,看向我在的方向,一双眼睛如能放出黑色幽光。

我吓得大气不敢出。

他慢慢回头,走向钱箫。走起路来,像是机械人一般僵硬。整个人看上去,像是被吸干了的千年干尸。

他隔空轻轻一挥手,提起钱箫的脖子,隔空拎过去,把钱箫的脸,放在鼻子上,闭上眼睛慢慢闻。

那模样,像是在享受一种人间美食的香味。

“纯阳之体,不是人皇血脉,体内却有罡气!”声音很刺耳,现场却很安静!

“把混沌诀交出来。”

“放开我,我没有!”

“不交就要死!”

“老子咬舌自尽,也不会给你混沌诀。”

这怪人对着身后,招了招手。

一个人被阴兵带过来,丢在地上。

“菲菲!”

这人正是欧阳菲菲,她哭着道:“大师兄,他是什么东西,好厉害,我好害怕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