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 周小慧偷袭
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018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227章 周小慧偷袭

菲菲指着我的鼻子骂道:“赵凡,让我大师兄冒充你和我结婚,是不是你的馊主意?”

我觉得我比窦娥还冤,这是钱箫得主义,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,现在好了,记在我头上了。

“大小姐,这是钱箫得主义。”

“原本我还以为是你,想办法好好治一治你,没想到你俩竟然连相公都可以掉包,简直是人间极品。”她双手叉腰,蛮横骄纵地道:“老娘有那么差劲吗?你至于这样怕我?”

我被骂的无言以对。嘴上不敢说,心里却骂道,你这母老虎谁敢要?连你大师兄,亲了个嘴而已,被你踢得那叫一个惨。

“我可不想一觉醒来,脸长在不该长的地方。”

“你……”她指着我怒道:“气死我了,我要你好看。”

说完就把金蛇拿了出来,对我一指,我猛地一惊,暗骂这丫头真是骄纵,刚说完就发飙。

看她眼眶微红,估计刚才偷偷哭过,我一闪就躲在高能后面。

高能更是吓得一把扯开我,跳起一米高。

“丫的,每次都是我中招,你俩出去抱着打个输赢,别来害我。”

钱箫道:“师妹,不要闹了,你刚才在外面偷听,我说的你都听到了,对不对?”

菲菲站定,一双眼睛死死看这钱箫,突然哭了起来。

“对,我全听到了。呜呜,原来我爱的男人,竟然不是真男人,我也真是搞笑,这么多年,一直喜欢你,没想到,到头来。竟然会是这个样子,就连你和我结婚,都是为了利用我的初吻,解开封印,既然给不了我幸福,为什么还要这么伤害我?”

“师妹,我也是逼不得已,只有你是极阴之体,我……”

“我恨你,呜呜……”菲菲捂着嘴巴,哭着跑出去。

钱箫皱眉,高能看不下去了。

“你干嘛不追出去,安慰她?”

“我怎么安慰她?我也不想把事情给搞成这样。”钱箫皱眉道:“不对,刚才偷听的人,不止小师妹一个,会是谁?”

他说完就放出神识。

我一惊,问道:“你发现了什么?”

“我的神识感觉到起码有四个人在外面,但是一闪就不见了,应该是隐藏了气息。”

就在这时,一个士兵走了进来,给了钱箫一个小纸团,打开一看,原来是他大师姐叫他去后山。

我知道他和他大师姐在后山的故事,但我没有说出来。

钱箫脸色很不正常,眼神有点躲闪。

“我去一趟后山,你们早点休息。”

“大晚上的,你去后山做什么?”高能笑道:“莫不成,和谁去约会?”

钱箫很不好意思地道:“你别乱想。”

他丢下我们,我和高能说要去睡觉,偷偷用纸人跟去后山。

我感觉有事发生,果然,后山小溪下,周小慧早等在了那里,她依然在水里洗澡,这次钱箫却没有躲躲藏藏,大方地走到水边。

“师姐!”

“师弟,你要不要下来?这水很凉快。”

钱箫叹了口气。

“刚才在外面偷听的,是不是你和大师兄?”

“说什么呢?”月光下,周小慧清洗着白皙的手臂,笑道:“怎么可能是我?我一直在这洗澡。”

她趁其不备,一把将钱箫拉在水里,然后扑在钱箫怀中。

钱箫推开她。

“我实话告诉你吧,和小师妹结婚的人,不是赵凡,而是我,我和你不适合,请你把手拿开,小师妹在等着我回去。”

“呵呵。”周小慧依然抱着钱箫道:“你还真会算计,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,你这一结婚,权势,名誉和美女,你一样不少地全部拿下,把我给忘了,小没良心的,白给你看了那么多年。原来你不是不敢碰我,而是还有其他秘密,你已经自宫,还想慢着所有人,用身体换来你想要的一切,这些年,我真是小看你了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。”钱箫冷冰冰道:“我两真的不适合,你找个人嫁了,好好过日子吧。”

钱箫转身就走,周小慧一把拉住他:“别急着走啊,都被你看了那么多年了,我又不用你负责,你怕什么。”

“我现在对你,没兴趣了。”他转身就走。

突然,异变突起,周小慧拿出一把刀,从背后狠狠刺入钱箫得后背。

钱箫不可置信地看着胸口得刀尖,瞪大眼睛道: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偷袭我?”

“为什么?”周小慧马上变脸:“你这个负心汉,我得不到的东西,别人也休想得到。”

“师姐!”

本以钱箫的修为,完全可以躲开,他估计没想到这女的会突然发难,所以才中了招。

果然应验了那句话,最毒妇人心。

周小慧恶狠狠到:“既然不爱我,那你就去死吧。”

说完,又捅了几刀。

钱箫没有还手,任由她大师姐扎刀子,中了好几刀,才狼狈地倒在水里。

“师姐,为什么?”

“女人不狠,地位不稳!”周小慧用刀指着他道:“原来师父把真正的混沌诀给了你,不想死的话,把混沌诀交出来,不然今天我一定让你死在这里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“你不知道?你们刚才的谈话,我都听见了。”

“原来真的是你!”钱箫道:“我们从小一起练功,一起哭一起笑,经历了这么多,我把你当亲人,可我万万没想到,你竟然会对我出手。”

“我也没想到,你会瞒了我这么多年,你的心机,不是一般的深,你最好把混沌诀交出来,不然我有一百种折磨你的方法。”

“拍拍!”钱浩出现在不远处,他尖酸地笑道:“好一个同门相残。”

“师兄!”钱箫痛苦地道:“我没想到师姐会对我出手。救我!”

钱箫他还指望钱浩救他,狼狈地扑向岸边,可迎接他的,却是大脚底子。

钱浩一脚踢在钱箫脸上,把他提到在岸边,然后踩着他的脑袋。

“师弟,原来你一直在骗我们,那死鬼得混沌诀,在你那里,你最好把秘籍交出来,不然,你一定会死的很惨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