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4章 李斯来抢婚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649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224章 李斯来抢婚

我戴着钱箫得面具,参加婚礼。而钱箫假扮成我,顺理成章地和菲菲完婚,临行前找我要走了金蛇。

婚宴办得很体面,金国皇室一族都来了。

但却来了很多人,这些人都是年青一代得官宦子弟,个个生的强壮有力,眼神如狼似虎,不难看出,这些都是精英。

很多人还都带了刀,而且还带了部队。

我不明白古代金国都有什么风俗,躲在角落偷偷看着。

而令我意外得是,李丁也来了。白天他们都是三五成群,拿着酒杯,推杯换盏,好不热闹。

到了晚上,很多俊男俏女,围着火堆跳舞,而帐篷内,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,烤全羊、烤全牛甚至烤骆驼都有。

我在角落喝着闷酒,时不时地看四周。

我在寻找一个人,虽然是钱箫戴着面具,但代表的却是我。既然是我结婚,杨婷不可能不来。

除非,她真对我失望至极。

找了很久,都没有找到她得身影,我依然不死心地在四处转悠。

就在我心灰意冷时,我在黑暗里,看到一个身影。

她站在岗哨得顶端,透过月亮得投影,她的曼妙身材,配上气质,就想黑暗中的精灵,光是一个身影,就美的让人让人无法移开目光。

她戴着面纱,一双美目,定定看着远处。

我回头看去,钱箫正假扮成我,和那些人边称兄道弟,一边敬酒,大家都喝的其乐融融。

再看杨婷,她慢慢地低头看着脚尖,眼尖的我,看到从她眼眶中,滴下一滴泪水,落在绣花鞋上,摔成几瓣。

‘滴答’地一声,犹如响在我的心间,让我身体莫名颤抖了一下。

她的身影,微微抖动,不难看出,她在小声哭泣。

我暗骂自己,真不争气,让自己心爱的女人,为自己而哭。这是一个男人,一生最大的败笔。

心疼得同时,方才反应过来,以前看她对我冷冰冰,都是假的,原来,在她的内心深处,我竟是如此的重要。

虽然我不明白,为何再次相见,她会宛如变了一个人似的,不但修为奇高,而且性情大变。

上次她一剑刺穿我,虽然我得先天罡气,有恐怖的恢复力,我也自己封住穴道,私底下处理过伤口,但那一剑真的很疼。

现在都还隐隐作痛,但我不怪她,她在地上写字提示我,说明她是情势所逼,并非自己的意愿。

那时听她说,红衣把她的灵魂,困在血池,从她对红衣言听计从得各种表现看来,那血池的滋味,应该很痛苦。以前在蝙蝠洞,那位柳姑娘,提到血池,吓得浑身发抖就能看出。

我不知道她背后,承受了多少难以想象得痛苦,但我此时此刻,真想上去,把她搂在怀中。

可我不能,一旦上去,她就会追问我,我现在的身份就会暴露。

我不可以打破钱箫得计划,我想知道他眉心的封印,到底是什么。我只能远远看着杨婷,藏在暗处为我伤心哭泣,我的心里也不好受。

婚宴正在进行,突然,里面传来打斗声。

大家看去,很多人动起手来,还有人挂彩了。

其中很多贵族子弟,都打在一起,一片混乱,却不见军队出来制止。

直到一个人加入战斗,才出现一边倒的情况时,我才看清楚,原来是李丁,他一把屠龙刀在手,几乎没有敌手,很快,所有人都被砍伤。

上去几波人,都被他打的很惨,吸取之前得教训,没人敢再上去。

完颜宗翰带着五大高手,排众而来。

“李斯,上次让你跑了,是你运气好,现在又来闹婚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什么意思?这还用问我?”李斯拿着屠龙刀,根本不把五大高手放在眼里,笑道:“你们女真人,结婚不是兴‘抢婚’和‘放偷’习惯’吗”

女真在建国前及建国初期还保留有如抢婚和“放偷”等某些原始婚俗的遗风。

抢婚也称掠夺婚。这些,在史料都有记载。但随着社会的发展,金朝受到汉族文化的影响,社会的文明使这种带有原始性的抢婚习俗,逐渐被拒绝直至下令禁止。

但这种原始婚遗风,在现在某些地方还有遗传。

完颜宗翰眉毛一挑。

李丁笑道:“你别对我大眼瞪小眼的,是你们族内宗亲先动手的,我也只是凑凑热闹而已,没想到你们这些后代技不如人,一群垃圾,打不过我,没办法,我也想低调,可实力不允许。”

“是,我们大金是有抢婚的风俗,但那也只允许我们族内人,你一个外族人,凭什么来抢婚?”

“有道是入乡随俗,我来抢婚怎么了?你不安好心,早准备了这么多高手在这,明显是不想把菲菲嫁给赵凡,你们可以抢,我自然也可以,我们只凭实力说话。”

此话一出,我方才明白,这完颜宗翰不愧是官场老手,他表明伤许下承诺,背地里却叫这么多精英来,其目的,是想把菲菲抢回去。

原来这场婚礼,只是走走过场,如果结婚的人真的是我,他们来抢亲,而我打不过这些精英,只能自认倒霉。

这么一来,没有任何人敢说完颜宗翰得不是,这老狐狸,如果没有李丁这么一闹,还差点让他骗过去了。

可那人不是我,而是钱箫。他的另一身份是金国名将,完颜和尚。

完颜宗翰被李丁说得无言以对,怪只怪在他叫来的人,实力不行,能怪谁?

正当他气的大眼瞪小眼时,钱箫站出来道:“谁说我技不如人?”

李斯一看是我,满脸轻蔑道:“就你?说实话吧,现在的你,在我眼前不过一个垃圾而已。识趣的,自己滚一边去,我看在未婚妻杨婷得面子上,放你一马,至于你的未婚妻,老子学他们女真人异样,把她抢回去做小妾。”

“呵呵。”钱箫笑道:“说实话,上次败给你的屠龙刀,是我没准备好,现在嘛,不一样了。”

李丁以为是我,笑道:“你的法器,都被我未婚妻封印住了,你还嚣张什么?”

“敢抢老子的亲,你也不看看你够不够资格!”钱箫抢过一旁的抢,对李丁杀去。

李丁使出屠龙三式第一式,钱箫硬扛下来,但手中的武器一分为二。人也退了三步,看他整个人都被打得有点不好了。

李丁嘴角邪邪一笑,飞起来,准备施展第二式。

说实话,杨婷创得招式,用屠龙刀使出,真的霸道无比,不需要任何花俏,直接劈。

这第一式,钱箫就有点狼狈,第二式要是真的劈实在了,钱箫估计得报废不可。

可有些事情,纵使事与愿违,正当李丁气焰嚣张地想斩下来时,钱箫拿出一物。

李丁当即一声惨叫,吓得凝结起来得罡气都瞬间散掉,直接从空中掉落下来。

“我日,又是这古怪金蛇。”

很多人不解,只有高能,捂住肚子笑得那叫一个痛快。

“老子原本以为,只有我怕这金蛇,没想到你这孙子爷怕这金蛇。”

我知道李丁很怕这金蛇,没想到他怕到这种程度。

我心中,瞬间犹如非洲一万头野牛,奔腾而过!

“卧槽,你怎么会有这金蛇?”李丁说完,对着夜空道:“我就说嘛,你和菲菲早已同床,某些人还不信,现在竟然连她的宝物都在你手中,看来我说的是真的。”

我砍向李丁看的方向,正是杨婷所在的方向。

真不知道这王八蛋,为了得到杨婷,到底在背后说了我多少坏话。

但我知道,杨婷对我的误会,只会越来越深。

钱箫拿着金蛇,对李丁轻轻一指,他吓得跳起一米高,连滚带爬躲过去。

紧接着,捡起屠龙刀,亡命奔逃!

高能笑得前胸贴后背。

“夹着尾巴逃跑,脸不要了?”

“码的,那种滋味有多痛苦,谁中招,谁知道。”李丁怒骂道:“脸长在屁股上,那才叫真的脸不要呢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