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野狐岭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108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223章 野狐岭

高能不解道:“那你大师兄既然拿到秘笈,为什么不自己修炼混诀,而是把前面改了?”

完颜和尚笑道:“你以为,者混沌诀时谁都能修炼得吗?那可是人皇留下来得东西,要是随便一个人都能修炼,那岂不是会有很多人皇?这秘籍一直在我们门派手里,这么多年过去,之所以没人能修炼成功,是因为这本秘籍,修炼的人必须时纯阳之体,又或者拥有传说中的先天罡气这种东西。”

他说到这,我突然明白,为什么没有听说过,天门山有人能修炼成混沌诀,出了道阻以外。我在想,爷爷可能也没修炼成。

我不明白这是不是人人要杀我的原因,但我觉得,我都还没修炼成混沌诀,反而是在杨婷身上,才有那种霸道而精纯的能量。

反正混沌诀在这一脉,已经失传,我也懒得管。

“你做的什么梦?为什么好端端的,突然会大限将至?”

说到这,他想了想,还是告诉了我。

他说他从小就很聪明,对周易这些东西很感兴趣,所以爱学这方面得东西。

有天,他看到一本书上,记载一个神话故事,故事里,一个女的凤冠霞帔,飞升羽化,不知为何,就被惊雷击落。

我想这可能是我在残缺版得天枢盘中看到的一幕。

于是,他就有了飞升得梦想,还经常请神上身,把自己当成那飞升的人。

有天,他突然做了一个梦,梦见一个战场上,双方的人都在交战,鲜血染红了山川和河流,甚至晚霞都被染红。

那些鲜血都被一个大阵吸向一个龙潭,然后出现数以万计得阴兵,在地上跪拜。

随后这些阴兵就想疯了似的,互相厮杀,一时间,强烈的阴气,将天空都染黑。

地上金光以闪,裂开一条缝,飞出一对仙鹤,然后又飞出一具龙纹天棺,天棺中,爬出一个小孩子,这小孩子就想襁褓中的婴儿一样,还没睁眼睛。

张嘴就哇哇大哭,他的哭声,引动天地,异象突生。他这可谓是哭得天昏地暗。

我和高能一惊,这龙纹天棺,是不是我见过得哪个,我还不确定。

但这明显大型祭祀,那依靠龙脉孕育得婴儿,还没长成型,就被祭祀,利用阴气和鲜血,进行祭祀,破掉龙脉。

这龙纹天棺上次出现,是哪怪人,把我的精血点进眉心,降服它后,无面女唤出赵匡胤祖上所葬的龙脉下面得老龙,然后用三昧真火炼制成龙珠。

依靠龙脉得天地灵气,喝龙珠,孕育自己。

而她也随着龙纹天棺沉入大地。照理说,她应该还在某处沉睡,而最应该在的地方,是大宋皇陵不远处的龙脉下。

但历史上,帝陵周围,没有出现过大型得战场。

但我想到一个问题,但凡地气龙脉,就像蜻蜓点水,点到那就在哪。这玩意都是以甲子来计算,上元甲子旺盛,中元甲子可能不行。

有时候地壳运动,或者天干地支和五行得干扰,龙脉也会犯太岁,龙气就会顺着山川游走,在别的地方出现。

会不会时因为这种原因,而改变了沉睡的地方,而被人算准了,还没成型就血祭出来了?

看来我得抽时间,回去帝陵一趟,看看那‘稳坐钓鱼台’得龙穴,还在不在,是否还有灵气。

钱箫接着说,随机出现一个凤冠霞帔得女的,她骑着飞龙而来,对他说,有事请他帮忙,小孩子见到自己崇拜的神仙,那可是相当了不得的事情。

他毫不犹豫答应了,那女的打一道金光,飞入他的眉心,如果说某天,如果眉心不断跳动时,就找一个极阴之体结合,破除封印,把消息传给身边的人。

后来他又梦见,自己的义父,黄袍加身,坐在皇宫龙椅上。

他从小无父无母,被他义父拉扯大,他的义父,可是当世名震神州得‘大金四太子’之一,从小就给他灌输帝王将相得观念,多少年下来,耳濡目染,所以他也想完成任务得同时,成就他父亲的一番霸业。

前面的梦,可能是无面女或者谁,给他托梦的,而后面的,可能是他自己的梦想。

毕竟,梦境这种东西,真的不好说,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

华夏历史上,完颜宗翰并没有登上帝位,而是被蒙古人打败了。

而他现在,眉心每天都狂跳不止,还看到了回光返照等迹象,于是,他推断自己大限将至,是该完成使命,为自己的道奉献得时候了。

而他说的地方,会是哪里?历史上有过大战得地方,是大金国和蒙古人的大战。

他说的事,可能是今天蚁后发生的事,而近期金国围了限制蒙古人得发展,‘通史宋辽金’中指出,蒙古人各自为政,一盘散沙,有个叫俺巴孩汗得大汗,为了蒙古人长期得发展,带着诚意往塔塔尔求联姻,却被塔塔尔出卖,这个俺巴孩汗的大汗,被金国人钉死在木驴上。

这大汗带信回去,教育后代:“今后以我为戒,即使你们将五个手指磨尽,十个指头全部磨坏,也要为我报仇雪恨。”

于是蒙古人把这仇恨牢记在心,后来出了个成吉思汗,不忘祖辈得仇恨。将蒙古人团结在一起,对付大金。

当时金国还想法设法挑拨离间,让各个部落互相开战,还有灭绝人性得‘减丁’计划,实行三年一次的大屠杀。

公元1205年,成吉思汗成为草原霸主,带着大军,在浅析野狐岭,灭掉大金四十万大军,这是对金国影响最深得一次大战。

我在想,钱箫说的,会不会是这个野狐岭?这野狐岭也要去看看,会不会藏有龙脉。我感觉这小孩,和我一定有什么牵扯!

我正在整理自己的思绪,高能大眼瞪小眼,打量着钱箫。

他被看得很不自然。

高能瓮声瓮气到:“我说哥们,你都没那功能了,怎么和菲菲合体?不如,换我来吧,我会不辞辛苦,帮你照顾好菲菲。”

钱箫不说话,直接一拳呼上去,高能一声怪叫,被打了个人仰马翻。

我也好奇,他都自宫了,怎么和菲菲结婚?不过我可没敢问出口,怕挨揍!

钱箫变成我得模样,整个下午都在模仿我的动作。以求不会露出破绽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