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谈判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75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217章 谈判

主帅完颜宗翰坐在帐篷最中央,而几个军师正在商议,同坐的还有五位中年人,他们穿着各异,打扮奇怪,有两个是中原人,另外三个都是女真人打扮。

光从气质和打扮来看,说明他们行事风格我行我素,不难看出,他们是高手。

这也许就是探查我的那五道神识的原主人。

钱浩和周小慧也来了。

他们都看向我,不明白为什么会让我这无名小卒进来,而我走到完颜和尚身后,他们以为我是他的好友,也就没说话。

钱浩怒道:“主帅,这军机大事,闲杂人等,怎么能让他随便乱闯,他还没这个资格。”

我心中暗骂这钱浩,看不起我。

可我想到,他可能和这件事有关系,也就释然了。

完颜宗翰挥了挥手道:“这是菲菲贵客,为什么没资格进来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钱浩刚想说话,完颜宗翰一声怒喝道:“我说他有资格,他就有资格!”

钱浩很不服气,但也没再说什么。

他们在商议怎么对付李斯,有的主张打出去,和李斯拼了。

有的说不能打,李斯带来的阴兵数量太多,而且以前很多兵力折损在李斯手里,说明李斯的部队,战斗力相当恐怖,主张议和。

而我也认同后者,毕竟李斯带来的,是阴兵,不论古代还是现代,当兵的很怕这些脏东西,双方战斗力悬殊,开战没好处。

更何况,他们正在和大宋打仗,要是和李斯双方打起来,吃亏的只会是他们自己。

而钱浩,一律主张开张战。

我站在最角落,就在大家讨论不休时, 完颜宗翰竟然询问起我来了。

“这位小兄弟,你对这件事,有什么看法?”

我吓一跳,很多人也不解,更多的是讥笑。

在场的,哪个不是叱刹战场的风云人物,而我却什么都不是。

别的不说,单从穿着和气势来看,我和他们格格不入,换句话说,我就是那种贫民级别的小人物。

尤其是钱浩和周小慧,一脸戏谑,等着看我的笑话。

为了应付,我只好笑道:“我只是无名小卒,对军国行军打仗的事,懂得不多,更何况我一个局外人,哪敢献丑?”

“你既然是菲菲的好友,又是爱子的挚友,他们能和你交朋友,肯定有过人之处,你绝不是无名小卒,有何见解,但说无妨。”

“谢谢大帅看得起小子,那我就献丑了。”我只好应付着道:“贵军正和大宋交战,如果和李斯打起来,大宋这时候出兵,贵军就会腹背受敌,更何况李斯带来的是阴兵,在气势上已经赢了一半。最重要是,他带来的都是阴兵,贵军如归有部下损失,马上会成为他的部下,所以,我也不主张开战,只能智取。”

“好!”完颜宗翰拍手笑道:“说的秒,不愧为菲菲的好友,说得一针见血。”

钱浩重重地哼了下,明显不服气,很多人都不服气。

我一个穷小子,竟敢在军事要务处大放厥词,凭什么?我这种人,在他们眼中,连进来都不配。

可偏偏没人敢反驳。完颜宗翰对我好感大升,之后我和他们讨论了一番。

完颜宗翰采用我的办法,不主张开战,但又不想便宜李斯,最后决定,叫李斯亲自过来商议。

很快就命人做好酒席,左右重要的人都已经到位,而李斯却迟迟没来,就在大家以为她胆怯,不敢赴鸿门宴时,李斯一人一骑,款款而来。

他一身雪亮银甲,黑漆漆的屠龙刀,白色战马,红色披风迎风招展,丝毫不输大将派头。

远远看去,还真有点王八之气外放的感觉,近看大跌眼镜,他一脸孤傲,嘴角上翘,多了轻狂狂傲,却少了将帅应有的杀伐之气。

典型的穿起龙袍也不像太子。

完颜宗翰坐在上首,李斯起码站定,双方对视。

完颜宗翰只是大眼看了下李斯,便失去兴趣,而是看向他手中的屠龙刀。

“你就是完颜宗翰?”李斯轻蔑笑道:“传说你如何如何了得,我看也不怎么样嘛。”

“正是末将!”完颜宗翰语句铿锵。

李斯轻蔑,而完颜宗翰低调,谁高谁底,明眼人一看便知。

“传说夸大其词,我们不提也罢。”完颜宗翰赞赏笑道:“一人独创我大营,好气魄,真是后生可畏。”

“你区区几十万人,老子还不放在眼里。”李斯玩味笑道。

“哦,少帅真是眼光高远,看不起我们西域人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完颜宗翰眼里多了一丝看不起。

很多人也玩味地笑了下,嘴上不说,心里暗骂李斯这草包。各为其主,互相看不起很正常,但你不应该放在嘴上来说。

更何况这里都是精锐,金兵的灵魂人物,人家对你礼让有加,还好就好肉招待你,你还一副天下我最牛的样子,只有傻子才这样做。

别的不说,起码的低调还是要有的,历史上鸿门宴包粽子的事,又不在少数。

完颜宗翰都懒得叫李斯入座,他自己跳下马来,坐到一旁的酒席,自古吃喝。

“我这次来,是想取贵千金,我两家兵力旗鼓相当,强强联手,可做一番大业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完颜宗翰笑道:“你兵力太强,和少帅你一比,我们这点兵力,还上不了台面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。”李斯笑道:“没事,我可以分给你一点。”

“我看还是算了,我对你的兵,没多大兴趣。”

李斯刚想去抓一只烤全羊,闻言一愣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想告诉你,你想取我女儿可以。”

李斯脸上的不快迅速退去,马上又出现笑容。完颜宗翰接下来的一句话,让他差点当场喷。

“但是,我有个条件。”

“什么条件?”

“你必须治好爱女的病。”

李斯闻言笑道:“我还以为是多难的事,就这事,你放心,包在我身上。”

“啊?”完颜宗翰一愣,大厅多数人都一愣。“我请了那么多医生,都治不好小女,你能治好?”

李斯笑道:“当然,我有解药!”

完颜宗翰和几个军师对视一眼,其中李斯那种司马昭之心的意思,不言而喻。

“你哪里来的解药?”完颜宗翰不方便说,对旁边一人使了眼色,那人马上会意,问道:“莫非,这毒是你下的?”

“不不不,不可能是我下的,这种下三滥的事,怎么可能会是我?”李丁就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,又是摇头又是摇手。

完颜宗翰和军师对视一眼,双方嘴角上扬,露出一个‘你懂的’神秘笑容,那意思好像在说,下毒的,要不是这孙子,我就不信了。

军师的笑容更像是在回答:就是这孙子。

我看在眼中,也很好奇,李斯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,难道说就是他下的毒?

“好好好,你不用慌张,我没有说是你。”完颜宗翰接着道:“我这人很公平,你能医好菲菲,她就嫁给你。我还在这里撂下一句话,不管平民百姓也好,王公贵族也罢,不管是谁医好菲菲,谁就是她的夫君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