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李斯来犯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059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216章 李斯来犯

顺利来到他的帐篷,让我大跌眼镜,钱箫竟然躲在被窝嚎啕大哭。

想不到这么厉害的一个大男人,竟然像个小孩子。

我叫了几声他都没听到,弄得我有点尴尬。

不得已,我只能扯开被窝,当他看到是我时,马上停止哭声,很不好意思地转身背对我,不难看出,他在擦眼泪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有点事想找你。”

“你都看到了?是不是觉得我很幼稚?”

“没有。”我怕他生气,率先道:“咳咳,其实,上次完颜菲菲一心救我,应该是想气你,故意做给你看的,所以我希望你别放在心上,其实我们没有其他冲突,你那么厉害,我想和你交个朋友我还给你拿了好酒,请你喝酒。”

我不好说后山的事我全看到了,知道他心情不好,所以我故意带来了好酒,他见我满脸诚意,坐起来接过酒壶,猛灌了几口。

我拿来好酒,算是来对了时候,他正在伤心,最缺的就是酒。

“让你见笑了,我刚才不小心,辣椒粉掉进眼睛里去了。”

我心中腹诽,丫的,你哭的那叫一个伤心,就像家人去世一样,还和我说辣椒粉掉进眼睛?丫的脸不红心不跳,亏你说得出来。

不过我有事求他,为了缓解尴尬,我还是笑道:“我没有笑你的意思,你那么伤心,我还以为你和别人分手了呢。”

他认真看着我好一会,见我真没有笑他,叹了口气道:“其实你猜对了,我虽没有失恋,也差不多。你也很厉害,完颜菲菲那事,我根本没放在心上,我喜欢的也不是她,我一直把她当亲妹妹,你这么有诚意,我很乐意交你这个朋友。”

我心中松了一口气,但想到后山哪有一幕,他那般无奈,一定有什么苦衷,我不由得对这个男人升起同情之心。

他举起酒壶,猛灌几口,我看他还在暗自流泪,心里的苦涩,可想而知。

叹了口气道:“人的一生中,很多事情真是无能为力。”

我也有同感,从古至今,无论帝王将相,还是诸侯巨富,都逃不过一个情字。

同时也好奇,他为什么会拒绝周小慧,想试试他的口气。

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感情这东西,就像毒药,其中的苦涩,谁喝了谁知道。”

他认真看了我一眼,叹了口气。

“是啊,感情是毒药,谁和谁知道。尤其是那种喜欢的人明明在眼前,伸手就可以得到她,而我却不可以,那种痛苦,没人能懂。”

“你大可以直接抱住她啊,男人,当然要大胆一点,主动一点啊。难不成还要等着女的投怀送抱吗?”

“问题是,她主动投怀送抱,我也不敢。”

我知道关键话题来了,笑道:“为什么不敢?不就一女人吗?哪怕她高贵如公主,再厉害,再高贵,说到底终归也只是女人,你怕什么?”

估计因为伤心的缘故,和我说起了心里话。

“我有难言之隐。”

“什么难言之隐?”

他认真看了看我道:“你知道我绰号叫什么吗?”

我不说话,他接着道:“这是我尊敬的大师兄给我取的,最先叫我和尚的也是他。这是我两的秘密。”

我好奇道:“为什么要取和尚这绰号?”

“因为……”他看着我,差点把关键说出来,可我毕竟和他不熟,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“哎,一言难尽。人生在世,很多无奈,身体的苦不是苦,心里的苦,才是真正的苦。”他感叹了下,看着我道:“对了,你不是说,找我有事吗?什么事?”

我暗叹可惜,不趁着他伤心还有点酒醉时,把原因问出来,以后怕是再难有这样的机会了。

我不好说是想抹去完颜菲菲的金蛇的认主程序,只好道:“实不相瞒,我有事相求。”

“谢谢你的酒,你说说看,在我能力范围内,能帮你的我都会尽量帮你。”

“我想请你帮我寻找一个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极阴之体。”

“极阴之体?”他一脸狐疑看着我道:“你身边就有一个,完颜菲菲不就是极阴之体吗?你找这个干嘛?”

我一愣,她竟然也是极阴之体?我拿走了菲菲的蛇,又去找她要极阴之血?那我岂不是成了掩耳盗铃,不打自招吗?

“很诧异是吧?”他喝了口酒道:“其实我刚知道的时候,我也很诧异,我还把师门的金蛇,主动送给她。”

我心中一惊。

“金蛇是你的?”

“当然,我们大巫教,只有两件宝物,一件事金蛇,一件事双蛇,这两件东西,都是历代教主才有资格使用,而我和大师姐,是下一任教主的预备人选,所以金蛇送给我,大师姐得到了双蛇。我把金蛇送给小师妹,也就是完颜菲菲。”

我心中一阵无语,转了一圈,又回到完颜菲菲身上,而极阴之血,是指女人来月似事的血,这玩意本身就很邪,边陲少数巫术里,专门用这东西来破法。

而完颜菲菲正在昏迷,不可能来月事。

我和钱箫瞎聊到天亮,虽然没问到有用的信息,但起码他认同了我这位朋友,想知道真相,只是早晚的事。

我来到完颜菲菲的住处,她已经昏迷好几天,远近驰名的大小名医都来过,甚至宋朝和金国皇宫的御医都来过,都束手无策。

古时候信息封闭,各行各业的师傅们,都把自己的本事藏着掖着,不愿意交给别人,所以不会的疑难杂症有很多,他们不会很正常,这种蜘蛛毒,是少数巫师才会医治的病状。

我正考虑要不要把她救活时,外面突然敲起了战鼓。

这是大军来犯的战鼓。

我得知消息,外面很多大军,把这里给围了,而且全是阴兵。

我想到会不会是李丁时,就听说,带头的正是李斯。

他竟然提出要求,要娶完颜菲菲为妻,我心中暗骂这李丁,惦记着杨婷,现在又来惦记菲菲。

不过,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,会不会是周小慧下毒在前,红衣叫李丁娶妻在后,两人合谋的?

带着疑问,我去了主帅的帐篷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