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 钱箫钱浩三角恋
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126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215章 钱箫钱浩三角恋

一旁的我不禁皱眉,这女的都那么主动了,这钱箫为什么还不要她?

而钱箫的反应,却像是有什么苦衷,不能要了周小慧。别人为什么给他取个绰号叫和尚?莫非,他的身体有问题?看来我得找机会接近他,问问怎么回事?

我刚想出神,就听到那女的一声惊呼。

我抬头看去,男的抱着周小慧亲吻。隔得太远,加上又是下雨天,我根本看不起他是谁,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。

但我觉着,这人有点像他大师哥钱浩。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?而且是无声无息地出现,而我用小纸人跟踪他,为什么小纸人没有给我任何提示?难道说,他发现了小纸人?那他会不会已经发现我?

应该不会吧?如果真的发现我,以他的修为和阴狠,完全可以无声无息把我杀掉。

他的心思,应该是放在了周小慧和钱箫的身上去了。

“你做什么?放开我?”只见那男的疯狂索取,周小慧一把推开他。

“小浪蹄子,昨晚刚跟我滚床单,今晚就来后山勾引小师弟,你是不是很寂寞?”

“你少管我的事?”周小慧刚想穿衣服。

“你和我寻欢那么次了,你以为小师弟还会要你?装什么清高?老老实实做我的女人吧。”

“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,要不是我十八岁那年,在后山错把你当成小师弟,你怎么可能得手?”

“周小慧,自从师父把你捡回师门,我对你照顾有加,自己舍不得吃的东西,都省着给你吃,喜欢你这么多年了,没想到你却喜欢那个小白脸。他有什么好?我无论修为和本事,都远在他之上。你为什么一心向着他?”

“是,你是很厉害,但你本想浪荡,我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爬过的你的床。”周小慧怒道:“爱情这种事,你情我愿的东西,哪有强来的道理?有的人,无论怎么样都没感觉,这种事强求不来的。”

“狗屁的情爱,你跟老子上过多少床,你也有脸说情爱?你以为小师弟还会要你?”

“是,我是跟你滚过很多次床单,但那又如何?”周小慧越说越气氛道:“每次都是你强行和我发生关系,起初我不愿意,后来是为了增长功力,修炼‘玉女心经’,对你没什么感觉,实话告诉你,睡着你的床,我心里想的却是小师弟,你虽得到我的身体,却永远无法得到我的心。我只把你当成一只不要脸的老狗。”

我不由得一惊,这‘玉女心经’是九天玄女传下来的功法,讲究的是两性阴阳合并,合理运用合欢之术,从而入道。

九天玄女是神女,相传她是黄帝的老师。原本这法术本没做,但人心的丑恶,让这本书成了上不了台面的书。

华夏是礼仪之邦,所这一套在华夏不提倡,试想,男女乱搞岂不是不像话?但是却一直在日国流行,他们很讲究男女双修。

“操,装清高,老子让你装。”钱浩手轻轻一指,那岸上的两条蛇,疯狂扭动在一起,蛇的眼睛冒出血红色。

周小慧身体一顿。

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“做什么?还能做什么?嘿嘿。”钱浩的邪笑,让周小慧意识到不好。

“你把头发给换了?”

“当然,你继续装清高,今晚看老子怎么收拾你。”

“你卑鄙。”

“你不是喜欢这样玩吗?老子陪你就是。”

周小慧转身就逃,钱浩双手在身前疯狂结印,不多时,周小慧就像换了一副摸样一样,转过身去,对钱浩浪笑。

只是她的双眼,像岸上的蛇眼睛一般,发出令人心悸的红光。

“这才像话。”钱浩勾了勾手指头道:“给爷爬过来跪下。”

周小慧并不排尺,钱浩怎么说,她就怎么做,随便勾勾手指头,就像舔狗一样爬过去。

看到这里,我不由得暗暗咂舌,这邪术的威力,不容小觑,看来以后我得提防着点。

昏暗的夜色下,两人就像八爪鱼一样,在水中盘在一起。

我暗道真倒霉,动又不敢动,看到这种事情,回去要用灵符化水洗眼睛了。

我终于知道了一件事,这周小慧和钱箫,从小就相爱,但钱箫太过迂腐,连手都不敢拉。

而钱浩也喜欢周小慧,有天夜里,周小慧错把钱浩当做钱箫,稀里糊涂把身体给了钱浩。

而钱浩却得寸进尺,要挟周小慧。

可怜的钱箫,估计还蒙在鼓里,傻傻地爱着他的大师姐。殊不知,因为他的胆小懦弱,被人占了先机,他大师姐早就成了别人的人了。

我感觉他不敢动他大师姐,还有别的原因。这两人那天晚上说要找我,他们知道了赵凡的身份,估计他们身上,还有别的事。互相算计的同时,也在合作。

想要搞清楚这事,必须从钱箫入手。而我无意撞见人家这种事,要是我被发现,估计会杀我灭口。

想到这,我收敛气息,像做贼一样偷偷离开。

这两人冲我来的,我必须先把这件事搞,现在欧阳菲菲进入昏迷状态,她在李丁身上施展下的血咒,估计功力会散去很多。

以李丁现在的修为,再加上恐怖的红衣,应该差不多解开了。

那就意味着,李丁和杨婷面临结婚,我必须找到‘寻龙教’的地址,把杨婷抢走。但李丁有屠龙刀在手,我没有必胜的把我,能压制他的,只有欧阳菲菲的那条蛇。

我来到欧阳菲菲的帐篷,她依然昏迷,但是在她的手中我找到了那玩意。

连昏迷都紧握在手,看来这东西对她很重要。

我拿在手中仔细打量,这蛇是铜制的,上面有我看不懂的文字,有点像梵文,是不是来自布达拉神宫那边的。

我想试试,这玩意在我手中能不能起作用。

试了好几,都没用,我想到一个问题,这玩意应该被欧阳菲菲以特殊方法祭炼过,类似认主的程序。

爷爷和我说过,很多巫术道具都被长期祭炼,只要找到相对的道具就能破除。

这蛇属阴邪的道具,只要找到阴年阴月阴日的极阴之体,然后用极阴之血,就能破掉宿主的痕迹。

想找到这玩意,还必须得到钱箫的帮助,毕竟他可是这里有名的大将军。

我把蛇藏在身上,去找他。

我问了士兵,他住在不远处的帐篷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