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 半路道士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414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202章 半路道士

我又帮店小二改了风水,还教他一些简单的布置,他一个劲地谢我,说是我让他重整雄风,今晚一定在他老婆面前,把男子汉的尊严找回来。

我担心杨婷,红衣心机太深,上次被无面女吓跑后,没想到她竟然成了教派的姥姥。

杨婷心地善良,我担心她意气用事,上了红衣的当。

爷爷和我说过,绝不能让杨婷失身,她只有和我真正意义上的完婚,才能帮我度过命劫。

有红衣在,我很不放心,和她斗了这么久,深知她的为人,时间拖得越久,杨婷失身的可能越大。

当务之急,是去一趟蝙蝠洞,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寻龙教的线索。

此时已经天黑,本来去那种地方,等到天亮,太阳出来时,会好一点。

但我不想浪费时间,此时,大街又传来清脆的铃铛声,还有悦耳的道士吆喝声。

我们从客栈二楼向下看去,正是道士赶尸。

大街上空荡荡的,所有人都选择回避。

一群浑身破烂,让人一看就觉得晦气的尸体,排成一条线,它们脑袋贴着灵符,随着银铃的摇动,僵硬地跳动着,穿过长长的大街。

尸体上的黑气,和空气交融在一起,让人产生一种被云雾围绕的错觉。道士边走边撒纸钱,随风飘扬。

看上去,显得诡异而又恐怖,数量之多,更是让人不寒而栗。

闻着空气中的尸臭味,我都觉得脊背发凉。

帝王将相争夺天下,受苦的永远是老百姓。死了那么多人,每天都有道士赶尸,让人不由得沉默感叹,为这些战场死去的士兵默哀。

我抬头看天,月亮高挂在天空,为大地洒满银霜。

看向远处,我判断,虽然是晚上,视线还算好,起码比黑夜强。

于是我绝对,跟着这一队伍,去蝙蝠洞一探究竟。

那道士仿佛觉察到我们的目光,他回头看我时,我背过脸去,装作没有看他们。

我暗自运功,虽然吸了龙气,有了洞玄期的修为,但是经过几次的施展,我的实力又下降了很多。

由于没有打坐运功恢复,体内罡气剩下的并不多。

但是罡气这种东西,一旦在体内产生,那就像药引子一样,具备了修为,只要用药物或者苦练,就能恢复。

我问店小二要了一些民贵药材,店小二也豁达,并没拒绝。

带上法器,和高能一起,边走边吃,远远跟上这支队伍。

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把尸体带回蝙蝠洞,所以,今晚一定要搞明白。

我看那些死尸,觉得有点不对,具体是什么,又说不上来。

走着走着,就听见高能道:“窦牛哥,你看,那些尸体怎么停下来了?”

我一把拉住高能,藏在旁边的草丛中,因为那领头的道士,正看向这边,他好像发现了什么。

就在我想着,他会不会发现我们跟踪他时,眼前的一幕,又让我们目瞪口呆。

只见那道士说了句什么,然后尸体全部开始跑了起来。

我和高能面面相觑,他一脸楞逼。

“窦牛哥,你有听说过,尸体会跑吗?而且跑得那么灵活?”

我皱眉。

“这些应该不是尸体,而是人假扮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高能不解道:“他们好好的人不做,干嘛假扮尸体?活腻了啊?”

“也许正如你所说,他们活腻了。走吧。”

我两跟了上去,按照路程,已经快到蝙蝠洞了。

那些人就像凭空消失一样,我们追了很久都没追上,走进一片树林,高能说他想方便,在一旁就接手。

突然,空中传来‘哗啦啦’的声音,我抬头看去,一时间心中一紧。

只见密密麻麻的小东西,从空中飞过。

“我日,这是什么?”

“蝙蝠。”

“哪来这么多蝙蝠?”

的确很多,多到让我感觉头皮发麻。

“我还看到了那些蝙蝠从中,有一只血蝙蝠,你快看。”

我仔细看,果真,在那些蝙蝠中,藏着好多只血蝙蝠。

这是茅山道术的手法,使用咒语配合秘术,用血蝙蝠传信,那些蝙蝠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的。

这些蝙蝠飞去的方向,正是蝙蝠洞。

就在这时,身后冷不丁传出一道声音。

“缘也,命也,祸兮灾兮。”

我两正看着天空,闻言都被吓一跳,试想,荒郊野外的,突然从黑暗里传出这么一句话,任谁都会被吓到。

这时,从黑暗里,走出一个道士。他体格偏瘦,四十多岁年纪,留有长长的山羊胡。

“我兮你妹啊,你特码谁啊?差点把老子吓得尿不出来。”高能张嘴就骂:“臭道士!”

“两位道友,我劝你们还是原路返回,前方凶险无比,不是什么好去处。”

我正观察他,高能接着道:“我们要去哪,关你什么事?多管闲事爱吃屁。你能不能别突然出声?人吓人,吓死人知道不?”

“道友,我看你双眼乌黑,印堂发青,近期必有血光之灾,我一片好心,还请你积点口德。”

我知道高能嘴上无德,但我不想阻止他,此人半路杀出来,绝对是来找事的。

而且这些道士,好像都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怕人去蝙蝠洞,所以他出来拦截。高能估计也是故意找茬。

“哟,会算命啊,我会看相,你给我算算,那我也看你好好看看。”

高能有模有样帮他看相。

“你马上有血光之灾。”

“哦?此话当真?”

“当然!”

“道友何出此言?”

“你贼眉鼠眼,居心叵测,半路杀出的老妖怪,出来吓人会挨揍,所以,马上又血光之灾。”高能还没说完就一拳打去。

那道士没想到高能会突然动手,没有防备,一拳带了个实实在在。

他哎呦一声,往后退去。

“我说过,你有血光之灾。”

道士捂住眼睛哇哇怪叫。“咿呀呀,无耻鼠辈,竟然偷袭我,气煞我也。”

高能又挥拳打了上去,那道士躲开高能拳头,然后一脚把高能踢了个人仰马翻。

高能‘哎呦’一声惨叫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“窦牛大哥,怎么回事?我们是不是又特码穿越了?”

“啊?”我刚想上去帮忙,闻言一愣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我不是刚摔了一跤吗?怎么突然眼前一晃,然后满眼都是一片黑漆漆,我的脸还像是被什么压住一样?”

我回头一看,又被吓一跳。

“我去,你脸又长在屁股上去了,自己把自己的脸坐在地上,能不黑吗?”

“啊?”他闻言,惊叫一声,用手一摸,发现真像我说的。

“特码的,又菊花朝天了,我滴那个亲娘啊,老子不想活了。”高能哭道:“窦牛哥,快盘他。”

我也是好奇,这不是欧阳菲菲的独门法术吗?怎么这道士也会?难道说,他们是一伙的?

“你把我朋友变成这样,什么意思?”

“我喜欢,你能怎么滴?”道士说完,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敢动手偷袭我?我让你脸长在屁股上,好笑,好笑啊,哈哈哈。”

高能怒道:“能动手就少动嘴,动他啊。”

“哼,欺人太甚!”我火速跳上去,双掌狠狠打去。

他被我打了个实实在在,只是,我愣住了。

我像是打在了海绵一样的东西上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