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 大梁有问题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39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200章 大梁有问题

这只女鬼长得普通,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,穿着一般,看样子是普通人家的妇女。

而她穿的不是敛葬的寿衣,估计是惨遭横死的。

脸上都是残绿色,双眼瞳孔全黑,远远就能感觉到一股让人很不舒服的怨气,看上去无比渗人。

我眼睛一瞪,她忙收回目光,眼里的凶戾之气,也瞬间散去,脸上有的,却是惧怕。

她刚才见我很轻松就杀掉那三只鬼,一个照面就大发神威,丝毫不费力就把三只老鬼打的魂飞魄散。

现在又用墨斗线,把她套的死死的,想逃也逃不了。

吓得有些瑟瑟发抖。

而我,正用桃木剑指着她,桃木剑上的气息,更让她感到威胁。

“求求高人饶命,别杀我,小女子给您磕头。”

“你倒是挺识时务的。”我原本还想着给她点厉害尝尝,再问她一些事情。现在看来,不用那么费事。

就在这时,一旁的高能醒来,睁眼一看,顿时吓得菊花一紧。

“我日,女鬼。”

我没好气道:“你口味不是一般的重,连鬼都不放过。”

他没好气道:“你别拿我消遣了,换做是你,打个盹,睁开眼睛就看到鬼,你会不会被吓尿?”

我懒得理他,指着女鬼道:“你不去投胎好好做人,为什么要来害人?”

“我没有想害人。”

“还说没有,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?”

女鬼颤颤巍巍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我只觉得有一股奇怪召唤之力,念头一动,就出现在这了。”

“召唤之力?”我皱眉道:“难道说,这屋子里有什么召唤阵之类的东西?”

又问道:“你感觉从哪里传来的召唤之力?”

那女的看着房顶上的大梁道:“我感觉是那里。”

我抬头看去,那是一般很常见的大梁,既没有贴灵符,也没有刻上什么阵法一类的东西,看不出什么古怪。

难道说女鬼在骗我?继而一想,俗话说:骗子都是满嘴鬼话。要是鬼话都能信,那我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?

于是,我拿出桃树枝,对着女鬼猛抽。

“你敢骗我。”

“求求你,别打了,我说的事实。”

高能骂道:“他奶奶的,吓我一跳,让我来收拾她。”

我闻言,把墨斗线和桃柳树枝递给高能,而我却把桌子搬过来,准备好好检查一下大梁。

高能下手挺狠的,桃柳树枝打在女鬼身上,每打一下都会发出‘噼里啪啦’的炸响,而女鬼身上青烟直冒,疼得大呼小叫。

我仔仔细细检查了大梁,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正当我检查时,身后怎么突然没了声音,我没有回头,以为是高能不想打了。

“高能,接着打,好好问问她,从什么地方来的,知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大型的灵魂聚集地。”

高能没有回到我,等我回头时,高能拿着树枝一脸抱歉地看着我,女鬼却不见了。

我不由怒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不好意思,那女鬼跑了。”

“你怎么搞的?怎么可以让她跑了?”

高能老脸一红,低头道:“我打她,她突然变得很温柔,然后,然后……”

见他犹豫,我怒道:“然后怎么了?”

他欲言又止,见我满脸怒意,他才接着道:“她竟然对我露出身前,问我是不是想陪她上床,我一时心中不忍,她突然咬断墨斗线,飞走了。”

“王八蛋,你还是不是人啊,连女鬼的豆腐也不放过?”

“我可是正常男人,她身材那么好,换做是你,你忍心下手吗?”

“你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啊。”我真的很无语,这丫的那好色程度,堪称人间极品,竟然连女鬼也不放过,真没谁了。

没办法,我只好试试女鬼的说法,虽然鬼话不可信,但这是唯一的线索。

我仔细检查好半天,突然发现大梁有个地方,木质的纹理有点不一样,按理说,这种大梁都是一整根木头做的,纹路应该一样才对。

莫不成,这里有暗格,里面藏着什么东西?

好奇之下,我用小刀撬开,在里面发现几枚象棋。

这就合情理了,古代之所以没人敢得罪木匠,就是怕木匠在家具上做手脚。

以前有听说过类似案例,说是某家经常半夜闹鬼,听到一桌子人半夜打麻将,请了很多道士,都找不到原因,最后被一位木匠解决了。

那位木匠,在大梁上的暗格里,找出几枚骰子。

这大梁,在古代木结构房屋中,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,可以说是一间房屋三分之一的风水气运,就取决于大梁。

所以,古代造房屋,上梁时间都要选取黄道吉日,避开各种不吉利。

原来古怪在这里,有人故意在大梁上藏有象棋,半夜三更就会有人来他家下象棋。

这里住户,普遍性闹鬼的原因找到了,但女鬼也跑了。

外面已经天亮,我们要抓鬼,必须等天黑。

我等不下去了,我想到了客栈的店小二,他的眼睛也是黑眼圈,说明睡得不好,我敢打赌,他家一定闹鬼。我可以利用这个,跟他交换一些信息。

我找到了店小二,起初我说闹鬼,他马上否决。

当我说出我的经历后,他看我的样子不像是在作假,才凑近我耳边道:“我跟你说,我才来这里租下这客栈时,天天晚上闹鬼,那时候吓得我夜不能寐,天天晚上一过子时,就有一桌子人来我家下象棋。”

他说完,伸长脖子一脸恐惧地看了看楼上,又看了看周围,生怕人听见似得。

这也不怪他,客栈本是开门做生意,挣钱的地方,要是闹鬼这事要是传出去,客栈肯定没生意。

他接着道:“有鬼也就算了,这些鬼啊,还天天换着来,什么样都有,有吊死的、有被水淹死的,那叫一个恐怖,最恐怖的是色鬼,有男有女,麻蛋,那些女色鬼,每次来吓我也就算了,还都要睡我一小次。”

讲到这,高能脸上就精彩了。

他挤了挤眼睛笑道:“那你岂不是夜夜做新郎,天天换新娘?完事了不用负责,你这日子挺潇洒啊?”

“潇洒锤子啊,刚开始我也这样认为,可是时间一长,身体吃不消啊。再说了,你试想一下,当你玩得正开心时,女鬼突然变成骷髅,或者变成别的恐怖模样,你会是什么感觉?我都担心身体被吓出什么毛病来。”

店小二说着,古怪看着高能道:“你怎么这种表情?你不是应该很好奇吗?怎么不自觉地咽口水?”

我没好气地道:“他和你有过同样的经历。”

“真的?”店小二一脸同情看着高能道:“同道中人啊,有苦自知。”

高能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。店小二接着道:“起初我以为,只是我家闹鬼,时间一长我才知道,本城几乎三分之二的住户,都和我一样的情况,麻蛋,我和外地亲戚说,他们都以为我是神经病。”

我一听不由皱眉,本地那么多住户,哪里来这么多鬼?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