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黄昏狐狸学人笑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123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2章 黄昏狐狸学人笑

“爸,不去上香了?”

“上香?人家不欢迎我们,水都不给喝一口,何必自作多情?”

他倒是很会找借口,明明是嫌弃我家里穷,连家门都不想进去。

杨婷认真看了一眼我,她知道自己父亲做的有点过分,婚姻这种事情,你情我愿,既然不喜欢,那就好聚好散,干嘛给脸色我家看。

“抱歉,父母之命难违,有空来城里,我请你吃饭。”

我也没对她说什么,她温室的花朵,没那么多心机。

但是,她老爸真的很过分。

“你胆敢私自破爷爷的布局,会遭逢大难,劝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。”

“我呸,小神棍我告诉你,休想用你那一套来糊弄我,你爷爷根本就是一个江湖骗子,他布的局不但不旺,我家还出了好多事情,你休想再用这样的借口,和我家婷婷染上半点关系。”

绝不允许任何人辱骂爷爷,我真想骂他几句,母亲拉住了他。

杨文虎转身的瞬间,我清楚看到一抹青黑之气,闪过左颧骨,这是气运被破的先兆。

看着这对父女驾车离开,一条黑蛇,悄无声息钻进轿车底盘。

这条蛇的眼睛,像是在冒黑气!

蛇的谐音,是‘舍’,顾名思义,是舍财的意思。

在风水学很忌讳这个,说明杨家近期必定有事发生。

母亲伤心地哭了起来。

“小凡,你怎么不接下那五十万退婚钱?你爷爷走了,你自己不争气,以后怎么娶老婆?”

说到这,我也低头不语,确实,在这个拼爹的年代,没钱没本事,就连传宗接代都难。

“妈,您别哭,村里的年轻人都进城打工去了,我也想进城去打拼,相信几年后,我也能风风光光,荣归故里,我会养你终老。”

我气得双手握拳道:“这是耻辱,今天失去的尊严,我终究会找回来。”

“你要进城妈不拦你,我去帮你置办一些生活用品。”母亲也是气愤,被人赤裸裸地羞辱,只指望我能争点气。

我去了后山,跪在爷爷坟前诉苦,时间已经是黄昏。

将今天的经历,说给爷爷听。

说着说着,就听见奇怪的叫声,那声音说是叫声,听起来更像是笑声。

“咯咯。”

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,回头望去,只见一只通体黄色的狐狸,站在祖坟墓地中央。

它像人一样站起来,直勾勾望着赵凡,很人性化地用手捂住嘴巴。

“咯咯,咯咯咯!”

场面十分诡异,我回头的瞬间,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早就听村里人说,有只狐狸在祖坟磕头,我以前是不信的,现在总算亲眼见到了。

它一双眼睛,炯炯有神,一股邪魅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它给我的第一映像是,此物绝对不简单。

对视足足一分钟,当我反应过来,狐狸向远处逃遁,化作一条黄线,躲进草丛消失不见。

俗话说“狐黄白柳灰”,指的是民间五大邪兽,狐狸、黄鼠狼、刺猬、蛇和老鼠。

“日落狐狸学人笑。大不吉利!”

“二十八星宿,今天‘心’星当值。‘心星造作大为凶,更遭刑讼狱囚中。忤逆官非宅产退,埋葬卒暴死相从。婚姻若是逢此日,子死儿亡泪满胸。三年之内连遭祸,事事教君没始终。’,时逢破日,有名‘心月狐’大不吉利。”

事出蹊跷必有妖,我用自己的风水知识,迅速判断接下来,将会发生什么事。

“坟地中央,黄皮狐狸,会对谁不利?”

我不断掐指算了起来。

“金木水火土,中央五行属土,黄色五行属土,五行相克,土克水,杨婷今天穿的是黑色短袖,黑色五行属水,杨婷五行也属水,时逢破日,星宿是心月狐当值!”

一拍脑门,恍然大悟。

“杨婷父女临走时,蛇进了轿车底,而他们从北方离开,北方属水。五行相克都指向杨婷,他们时逢破日来退亲,离开时,面相都有破气运的现象,他们家注定有事发生。”

但是村民们说的狐狸是白色,这只却是黄色啊。

想不通的事,索性不去想。

回到家后,看老妈还没回来,看着破旧的屋子,我心里特难受。

以前有杨婷作为精神支柱,而如今,心中像是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躺床上不知怎地就睡着了。

睡梦中,我竟然梦到和杨婷在一起,相亲相爱,在破屋子的床上,有说有笑,两人甚至还上床了。

她是那么地美,皮肤白皙,身材苗条,让我看的如痴如醉。

杨婷一手拉着被褥,遮住身前,看着我咯咯直笑,只是笑着笑着,她那美丽的面孔,突然变成狐狸。

变了样的她,就那么捂着嘴咯咯怪笑,笑得我起鸡皮疙瘩。

吓得我一咕噜惊醒,爬起来才发现是一场梦。

已经是第二天,老妈已经起床。只是她面色凝重,心事重重。

“醒了?快来吃早点。”

“妈。”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起床时,把昨晚看到的,以及杨婷的一切都告诉老妈。

老妈想起昨天的事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“孩子,你既然心中想念那城里的凤凰,怎么不去追回来?我为你的婚事,操损了心!”

“您也支持我去把杨婷追回来?”我嘴上不说,心里不好受。昨天傍晚就不放心杨婷,现在又做梦,心中更担忧。

“你爷爷说过,你命格坎坷,天生体弱多病,在二十五岁有一大劫,所以,你爷爷才让你和杨婷成亲,以她高贵的命格,冲淡你命格的煞气,助你度过难过。但必须圆房才行,否则就会难以渡劫,遭逢大难!”

“妈,我记住了,杨婷是我的媳妇,我一定要把她追回来。”

老妈一把鼻子一把眼泪,我真的很痛心。

“好,不愧是我儿子,男子汉大丈夫,哪里跌倒,就在哪里爬起来。一个人可以穷,但不可以没有骨气,想就大胆去追,你做什么,妈都支持你。”

既然爷爷交代了,一定要得到杨婷,我早点也不吃,站起来就走。

“你怎么这么猴急。”老妈追出门道:“你爷爷还说,在你得到杨婷之前,不能乱用你的玄天罡气,会犯禁忌,功亏一篑。”

“我记住了。”风水师都要练习罡气,这是运用符咒的基本功,我从小跟爷爷练气,但他千叮咛万嘱咐,叫我不能乱用罡气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