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 夜半捉鬼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098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99章 夜半捉鬼

那道士也发现了我们,他好像很小心,当发现我们看他时,他眼神里有一丝慌乱,但很快就低头,避开我们的目光,但却加快了脚步。

手中的铃铛,摇动速度加快,那些僵尸跳动速度,也加快了一些。

道士经常跟死尸打交道,身上或多或少都带有死气,所以更敏感,隔着很远就能感觉到罡气的存在,他应该是感应到,我身上的罡气。

我跟高能对视一眼,都觉得这道士不正常,心中一定有鬼。于是两人悄悄跟上去。

但我们更出起码十里地,都没发现什么异常。

我不由得纳闷,正想着哪里不对。

高能抱怨道:“大哥,能不能别跟了,我看这道士没什么问题,是我们想多了,我累得走不动龙,我们回去好不好。”

“那他看到我们时,为什么会心虚?”

“当时我也这么认为,但我们跟出来这么远了,人家没什么问题。”

“可那些尸体上,怎么有那么多阴魂?”

“人家估计是相帮他们超度,所以让阴魂附在尸体上,到时候集中在一起,作法超度比较方便。”

我看着那些一跳一跳的尸体,在寂静无声的夜晚,集体前行。让人看了不寒而栗。

心中总觉得不对。

“我们回去吧,窦牛大哥,我已经很累了。”

“我都不累,你凭什么说累?”

“大哥,我现在脸长在后面,走路很费力的。”

我这才想到,他被那女的施了巫术。

大晚上看到这么多尸体,已经很怪异了,回头看清他的情况时,我突然觉得,他比那些尸体还要更诡异。

试想,一个人脸长在屁股上,那是多么惊天动地的一幅景象。

“好吧,我们回去。”我只好放弃。

回到客栈,我仔细研究高能的情况,试过很多方法都没用。

不是说施展巫术的巫师发力有多高强,而是她施展的法术古怪,不知道怎么破除。

我用糯米浸泡,用很多灵符,都没用。

毕竟是塞外的法术,弄得高能悲观而又沮丧。

用他的说法,如果一直长这样,他还不如死了算了。

最后我想到,那巫师使用过一个道具,金蛇!

蛇最怕的是雄黄酒,我用雄黄酒把高能浸泡,最后竟然真的有用。

高能一直呆在酒缸里,而我却抽空去四处看看,随着我了解的越多,我越吃惊。

这个小城,不但大体格局犯煞,小格局也是大煞。

我发现一个问题,这里每家门户,无论门框,又或是桌子,板凳,以及床,尺寸都和一般人家的不同。

好奇之下,我用鲁班尺帮他们量过,看不出什么,一切都很正常。

我依然不死心,又用丁兰尺量过,这不量不知道,一量吓一跳。

所有家具的尺寸,无论长短大小,最终尺寸,统统都落在鲁班尺一个尺寸上。

这个尺寸的批语是:死绝!

还有最关键的一点,鲁班尺和丁兰尺,是古代丈量尺寸的两种工具,鲁班尺管阳宅,而丁兰尺,量的是阴宅。

哪有民宅会用丁兰尺来量的?除非是负责建筑房屋的建筑师,又或者是官员,想住在让这里的人,天天厄运缠身。

那目的又是什么?

我还注意到一点,本城官方有规定,说什么由于本地流动人口比较多,每家每户必须让画师,把所有人丁画上去,然后贴在门前。

当官兵追踪贼寇,或者逃犯时,辨认起来更方便。

这一点就很古怪。

古怪的城,古怪的建筑,古怪的规定。

这让我愁眉不展,因为我注意到一个问题,这画师隔三差五会来帮住户们更新画像,每次排列顺序不一样。

一般人看起来没什么,但是,风水学上说,三个人不能在一起拍照,或者画像,也不能是三个。

这是民间禁忌,三人拍照,中间那个一定会比旁边两人先死。

这个规矩说不出为什么,但是民间确实有这样的禁忌,也有过不少类似的案例。

房屋家具各种风水气场,再加上画师这么一弄,所以照片中,当三个人站在一起时,中间那个一定倒霉。

这也就算了,我发现本成的人,多数都有黑眼圈,说明他们睡得不好。

这样的房屋,睡得好才怪了,还有房屋多数横梁压顶,这也不好。还有官方每家每户的在床头,放上一面镜子。

这种布置,会招惹鬼魅。

我问他们时,他们才说出更重要的事情,原来,他们的家里,每天晚上都听到有人说话,听起来像是一桌子的人,坐在一起玩牌。

这让我更不解,我用罗盘试过,虽然风水布置的不好,却很干净,大部分都没有什么邪祟。

于是,我带着高能,选择一家没人住的空房过夜,准备亲自看看,到底什么情况。

我准备好各种法器,在床上打坐,高能陪我坐在一旁。

这里的夜里,非常安静,没有一点声音。

仿佛一到夜里,就会有什么凶狠的邪祟出来,吓得所有生物都不敢出声。

静得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,黄色的油灯,灯芯一闪一闪的。

虽然很古怪,但我们等到半夜,都没有一点声音,我也渐渐失去耐心,高能在我旁边打起瞌睡来。

我也觉得很累,想闭眼睡一会时,突然,我听到嬉笑声,不由皱眉。

当我睁开眼睛时,我被眼前一幕惊住了。

只见四个人,无声无息地出现,他们围着桌子坐在一起,竟然在下棋。

华夏棋牌游戏,有着悠久的历史,北宋时期,华夏象棋已经形成了雏形。

他们三男一女,全是鬼。而且修为不底,传说这房屋,自从一家七口住进来,全部死绝以后,房屋荒芜很久,一直没人敢住。原来就是这几只东西在作祟。

看他们的修为就知道,他们在这里祸害人,已经不是一天两天龙。

我不明白,他们从哪来的?我之前用各种方法仔细找过,这里很干净,绝没有邪祟,外面也被我用灵符贴住,所以不可能是从外面进来的。

也不可能是地底下,我用罗盘找过,地底下没有墓葬一类的东西。

对付邪祟,我绝不会客气,拿起桃木剑杀了出去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当即杀掉三只。

剩下那一只刚想逃,我用墨斗线,拴住了她!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