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 遇到塞外女人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19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98章 遇到塞外女人

这酒馆里,晚上也空荡荡的,我叫了几次,都没人搭理我。

高能一脸鄙视道:“说你长的丑,你还不承认,小二都懒得搭理你。”

我白了他一眼。

“你能你上啊,你妹的。”

“看我的,小二上菜。”高能伸长脖子,一声高呼,惊天地,泣鬼神。

这一嗓子震得我耳朵唧唧响。

“来罗。”小二屁颠颠跑来一脸贴笑。

“客官,想吃点什么?”

“两斤上好牛肉,再来一瓶花雕。”

小二刚想走,我叫住他道:“问你点事。”

小二用手指头捻了捻。

“客官,打听事可以,但我的消息是收费的。”

高能不爽道:“特么的,刚才叫你半天,你一直不理我们,没找你事算你走运了,现在问你点事,你还敢收钱?”

“大爷,楼上有个惹不起的人,我忙着招待他,怠慢之处,还望多多包含。”

“什么人老子惹不起啊?”

店小二看向楼梯处,一脸恐惧。

“这人很不一般,您真惹不起。别说是您,这个城的人都不敢惹她。”

我听得一愣,好奇楼上的是什么人。

“有什么不一般的?”高能怒骂道:“难道说,他长得和我们不一样,脸长在屁股上?”

“大爷,您小声点,要是他听到就麻烦了。”

“高能,我劝你管住你的乌鸦嘴,少说两句吧,别惹事。”我一说他乌鸦嘴,他就来气。

“老子是来消费的,不是来受气的,我要是连话也不敢说,那这张嘴巴要来干嘛?我就大声说,他脸长在屁股上,他能怎么滴?”

高能就是狗链脾气,他以前就是公子哥,所以脾气毛躁很正常。

我暗自思忖,估计以前他在店里消费,就和现在一个德行。店小二刚想解释,突然,“咣当”一声,从楼梯口掉下来一个杯子。

紧接着,一个女的走下来。

她蒙着面,一身塞外打扮,看样子不像中原人,一双美目不但灵动,长长的睫毛,看上去让人有一种惊艳的感觉。

“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?敢说老娘坏话?”

我瞳孔一缩,这是金国人,完颜家族正和大宋打仗,这里出现金国人,并不奇怪。但我感觉到一股霸道的气息,从她身上传出来。

这是风水师!

而且修为很高,保守估计,达到洞玄期以上的级别。

高能一时间看呆了,忘记了回答。

这丫的眼睛正看得发直,那女的一脸嫌弃,拿出一条金蛇,对着高能,双手结印,轻轻一指。

我愣住了,因为高能的头,变了模样,竟然分成两半,这也就算了,我看了半天,才发现这丫的怎么突然菊花朝天了。

高能吼叫道:“特码的,你这妖女,对我做了什么?”

“我只是想看看,你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?”她声如银铃,相当悦耳好听。她笑道:“现在看来,你果真和别人不一样,脸都长在龙屁股上。”

我闻言,低头一看,果真,高能的一张脸,长在了屁股上。

顿时弄得我哭笑不得,他现在的样子,真的好搞笑,但我想笑,又不敢笑。

脸上表情很精彩,那女的见我样子,顿时笑出声来。

“想笑就别憋着,大声笑出来吧,我不会怪你。”

高能骂道:“窦牛,你笑个锤子,赶紧帮我收拾她。”

我最终没忍住,笑出声来。

“叫你别多嘴,你就是管不住你这张乌鸦嘴,现在好了,弄得我看半天没看明白,你上面到底是脸,还是屁股,最后终于看清楚了,原来,你的脸都长在屁股上。哈哈。”

“你觉得很好笑?”那女的突然这么问。

我耸了耸肩道:“一个人长成这样,是一件多么惊天动地的事情,我当然觉得好笑。不过嘛,他这样子没法出去见人,我给姑娘道歉,刚才我朋友确实过分了,还望姑娘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高能知道,不能和她硬着来,但面子落不下来,现在见我开口,他只好求道:“是啊,姑娘,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,刚才我错了,求你高抬贵手,把我变回来。求你了。你就把我当一成一个屁,什么时候不爽,什么时候把我放了。”

本来那个姑娘已经面色缓和,再说几句好话,也许事情就能解决。

但是,高能这乌鸦嘴,一开口准没好事。

他这样说,人家一个大姑娘,肯定生气。

果然,她绣眉一挑。

“哼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我看你朋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老娘非要好好惩罚你们两不可。”

她说完,又拿着那条金蛇,对着我,双手结印。

我顿时吓得脊背发凉,要是被她变成高能的模样,那以后怎么见人。

她双手对我一指,我感觉到一股隐晦的气息飞向我。

我一惊,这是诅咒之力,对方是巫师。

我双手捏成剑指,疯狂运转罡气,将气息抵挡在我身前。

她也隔空控制那股黑气,和我的白色罡气,在空着相抵相融,消耗对峙着,互不相容。

我腾出一只手。

“天地无极,乾坤借法!”

她看着天空太极盘,面现惊容。

“这是什么?世上还有如此恐怖的秘法?”

“既然姑娘要跟我来硬的,那我只好不客气了。”我驾驭飞剑,对她飞去。

她慌忙躲闪,最后打不过我,她跳到酒楼的围栏上,看着我道:“窦牛是吧?我会记住你的。今日之耻,他日势必寻回。”

“姑娘你别误会。”我追上去道:“麻烦把我朋友变回来。”

然而,夜空里黑漆漆的,不见其人,只闻其声。

“你想得美。”

高能哭丧着脸道:“完了完了,麻蛋,这下脸丢大了,直接丢到姥姥家去了。”

我没好气地道:“何止丢到姥姥家?你的脸都丢到屁股上去了。”

“你少说风凉话,快把衣服脱下来,帮我把脸盖住。”

我只能脱下衣服,机动性地往他上面罩去。

“麻蛋,不是那里,是下面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我分不清那里是脸。”

“你……”高能死的心都有,而我只能苦笑。

问了店小二,才知道,这城里,晚上会有阴兵借道。

因为最近打仗,所以很多道士,把士兵带回家,由于死去的人数太多,加上路程又远,不好搬运,道士只能用赶尸术,驱动尸体自己走。

这里又是必经之地,再加之本城经常闹鬼,所以天一黑,就没人敢出来。

小二刚说完,就想赶我们走,说是要把酒楼关了,不做死人的生意。

我们正不不解时,外面传来一声吆喝,和铃铛声。

“湘西赶尸,阴人上路,阳人回避,千里亡魂归故里,回家啰!”

我探出头去,看到一个道士,带着很多残缺的尸体,随着铃铛一晃,它们就木讷地跳动一下。

但我却心中一惊,因为我感觉到,这些尸体的身上,有很多道阴冷的气息。

我看天目看去,竟然有阴魂,而且每具尸体上,至少有十多个阴魂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