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 泽州李家村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052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97章 泽州李家村

而九大行星中的木星,是体积最大的一颗,它的磁场最强,对地球上风水的影响最大。人们都称它为‘太岁’。

木星每十二年,围绕地球转一圈,每一年转动一个格子,而这个格子的属性,就对应相对的年份十二地支属性。

比如今年地支属于龙,‘龙’这个方位就是太岁方,但凡修造房屋,或者造阴宅,都要避开‘龙’的方位。

这个真会出大事的。

而这个村子,所有房屋的朝向都是一个方向,正朝着‘龙’方位。也就是太岁方,开的是凶门。

但是房屋忌讳左青龙右白虎,左边的建筑物,必须比右边的高,如果右边高了,就犯白虎煞。而这些房子都是标准的左青龙右白虎。并没有犯煞。

门前都放有屏风或者墙,挡住了太岁的凶气。

我拿着罗盘,分析他们的房屋,都不是大凶。

而鲁班尺,上面的数字,红色为吉,黑色为凶,一般单门尺寸有两种,一种二尺一寸,另一种二尺八寸。

而双开门尺寸也有两种,一种四尺三寸,一种大一点的门,为五尺六寸。

我用鲁班尺丈量他们门的尺寸,都在吉利数字范围里。

我选择村寨的最中央位置,那里是整个村子的风水中枢,左右着整个村所有人的气运。

在那里有一颗风水树,我看了看,古树生长茂盛,并没有坏死或者黄叶的迹象。

我找富裕一点的村民,要了一斗米。本来这种战乱年间,口粮就等于性命,有粮食就代表能活下去。

一般人去要,他们是不会给的,包括官兵去收税征粮,他们都会私底下藏起一些,以用来保命。

但是古代科技落后,他们很信风水。在那个年代,民间有三种人不能得罪,第一是接生的,第二是玩坟的,三是木匠。

第一条,当然很简单,接生的往往能左右孕妇和小孩的命运。

第二个玩坟的,当然比较好理解,祖坟风水的好坏,能左右子孙后代的兴旺与否。一旦风水不好,往往能影响几代人。

至于第二嘛,木匠能造房屋和家具,质量的好坏,全凭木匠的心情,还有就是,木匠多数传承于鲁班一脉,但凡所有大小木匠,或多或少都懂一点风水知识。建造出的房屋,无论坐向还是结构,都能左右一家老小的气运,所以很多人不敢得罪。

见我拿着鲁班尺和罗盘,不用我解释他们也知道我是干嘛的,所以很快就能要到米。

我把装满一斗糯米的斗,放在风水大树吉门,再把罗盘放上去,当我拿起来时,罗盘上竟然占着几粒糯米。

由此断定,此地乃是阳宅宝地,虽然建筑有点乱,但配合周围的山势,属于藏风聚气、山环水抱的好地方,这个村的风水,没什么大问题,这里不是我要找的地方,我们连夜离开。

洛阳往北走,就是晋城,古代称泽州。我们来到一个叫‘李家村’的地方。

这里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,我们沿着管道,来到一个比较偏僻,确是人很多的地方。

这里可以说是各行各业的中转站,人们必经的枢纽站。

大街上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,我却注意到一件事。

我们沿着街头走到街尾,一共遇到七家在办丧事,而我不小心,踩到一个鸡蛋。

‘七’,在周易,代表精力旺盛,头脑明达,排除万难,必可成功,亦是色灾之象。

但是在后面加一个零,就代表险恶亡灭之象,一生惨淡,忧伤悲绝,有空虚寂寞之感,难免杀伤,残疾,刑罚,短命,离散等灾厄。

民间禁忌,如果坐车,发现车上不多不少,刚好是七个人的话,一般这车偶不能坐,大不吉利,凶险之象。

或者六女一男,六男一女,都不吉利。

我叹了口气,觉得这里隐隐有文章。

我和高能找到最中心位置,看到一颗大榕树,树身坏死三分之二。

我看到大树有个树洞,洞里有个鸡蛋,鸡蛋上沾满驱虫。

我再拿罗盘一看,罗盘上指针,有时不断转动,有时却指着下面。

说明这里气场紊乱,大不吉利。

我走到山上,观看山脉,表面上,龙脉很旺,山川行止起伏,都往这里汇聚。

但仔细看,这地方落在一个凹地,两边都是风口,这是虎口夺食的凶相。

形鸾风水都不怎么好,民间最好的三种风水格局,大体有三种。

一是坐东北,朝西南。西南有静止不动的水,水能结借气,所谓龙遇水则停,水遇龙则止。

第二种,坐西南,朝东北,但前面必须有流动的水,这叫坤艮局,著名大富豪李某某,房屋就是这种格局。

第三种,坐西北,朝东南。这叫巽水一勺,能救贫乎,某位大作家金老前辈,就是这种格局,黑有很多明显也是。

虽然这里表面繁荣,而这三种阳宅风水坐向格局,这里都没有。只能是流动人口多,都是在这短暂歇脚,或者路过的,没人在乎这个。

我还注意到,这里家家户户爱养竹子,这些竹子都开了花。

风水学说:竹子开花,马上搬家。

还有这里的房屋,表面上看,都是一整排的商业化房屋。

实则犯了白虎煞,还有门对着门,风水学说,门对门,死一人。

大口对小口,起码四两口。

管道就像笔直的箭,把一整个板块的房屋,从中一分为而,这是公路煞。无法聚气,人丁失财。

还有,这里有一条河,就像一棵躺着的大树一样,分布在每家门户门前,很多还是从房屋下面经过。

种种迹象表面,这里不吉利,大多数都是凶宅。

我估计是官方建筑,统一化建筑,统一化管理。这也是为了经济,但是造房的人都是当官的,他考虑的是利益,他自己又不住,根本不会管风水好不好。

我和高能打算在这里住一晚,好好勘探一番。

我们去了客栈,发现这地方有问题,白天繁华热闹,可一到晚上,家家闭门闭户,一张条大街,看不到一个人影。

好奇之下,叫来酒保小二,好好问一问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