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寻龙教
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03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95章 寻龙教

我感觉到了小黑的存在,震惊地向蒙面女望去。

“你是谁?为什么你身上会有小黑的气息?”

蒙面女不理我,对那女的道:“好了,现在,你们之间的事,我可以不管了。”

她说完,转身就离开。她是谁?会不会是杨婷?

我刚想追过去,身后的白布对我飞来。

“想走?问过我没有?”

我心中愤怒,从旁边扯下一节桃树枝,丢在空中,手捏剑指道:“天地无极,乾坤借法。”

顿时,天空中出现一个太极图,桃树枝变成很多根,盘成一个圆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那一刻,柳姑娘眼珠子都快瞪出来。

“你竟然会法术?”

我邪笑道:“你不是说我想杀这种垃圾,随便动动手就行吗?现在,小爷让你见识见识,天门山的独门绝技。”

随即我要破中指,把血甩向桃树枝,念动咒语。

顿时,一根根桃木剑,变成血红色。

我随手轻轻一指,这些霓虹灯一样的桃树枝,对着柳姑娘飞去。

“咻”地一声,一根桃树枝先飞向她,估计是桃树枝上面的气息,让她感到惧怕的原因,她不敢用手去接,甩出白布,想缠住桃树枝。

哪知白布就像汽油见了火,马上燃烧起来。

桃树枝破开白布,飞向了她,她大惊失色,一闪躲开。

我御动桃树枝,不停地追杀她,她不敢硬接,只能躲闪。

“姐妹们,快出来,给我杀了他。”

从里面冲出很多女的。

我开了天目,看出这些女的,没有一个是人,怒喝道:“人鬼殊途,我劝你们早点放下执念,去投胎转世为人,不要再祸害人间。”

她们给我的答案,却是直接对我杀来。

“冥顽不灵,今天小爷替天行道!”

我驾驭桃树枝,和她们打在一起,现在我可是洞玄期的修为,他们不是我的对手,不多时,就被我杀了好几个。

见我大发神威,柳姑娘悄悄向一旁退去,我拿起我的行李箱,一边驾驭桃树枝,对着柳姑娘追去。

我用桃木不停追杀她,不多时就追上她,把她从空中打下来,不多时,我们打在一起。

有了法力,她根本不是我的对手,加之我又从小练武,三下五除二就把她打趴在地上。

我用桃木指着她。

“俗话说,一日夫妻百日恩,你我虽无鱼水之欢,但也同在一张床上滚过,我相信你不会杀我的。”

“你凭什么这么认为?”我转身杀了几只女鬼,她吓得一抖,面带恐惧看着我。

我面色冰冷道:“我对邪祟,从来都不会手软,你最好老实点,我问你什么,你就说什么,不然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

“刚才那女的是什么人?”

“我只知道她是圣姑。”

我皱眉道:“圣姑?你们是什么教?”

“寻龙教。”

“教主是谁?”

“有个姥姥。”

“你们说的打赌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姥姥叫圣姑好好帮他做事,说什么人不是什么好人,叫她早点死了这条心,好好辅佐将军。”她说到这,眼睛瞅了我一眼道:“我现在才知道,那个人就是你,圣姑求姥姥找你,姥姥和圣姑说,你身边早已有了别人,圣姑不听话,姥姥带圣姑去看你,当时你和一个美女,同处在一个澡堂,圣姑当时就哭着走了。”

我心中一紧,难道说,这圣姑就是杨婷?

这么说的话,当时我和任青青在澡堂那一幕,早被杨婷看见了。心中不由得无奈,杨婷肯定对我有误会了。

当时那种情况,杨婷肯定很伤心。如果有心之人加以利用,在这件事上做文章,她一定会上钩。

我心中无比愤怒。

“接着说。”

“后来圣姑依然不死心,然后姥姥私底下把我叫去,叫我和圣姑打赌,试试你的人品,好让她死心。接下来的事,你也知道了。”

我变色冰冷道:“你很该死,你知道吗?”

“勾引你也是姥姥的意思,姥姥要圣姑对你死心,我要是不能和你在床上那个。”

她瞬间脸红,害羞地低下了头。

顿了顿才道:“我把事情搞砸了,回头姥姥不会放过我的。一定会让我进血池。”

“那个将军是谁?为什么要圣姑辅佐他?”

“那个将军出生得很奇怪,传说是在什么祭坛出生的,而且修为奇高无比,姥姥找到他,给他取名叫李斯,还要圣姑嫁给将军,辅佐他成就大业。圣姑一直不答应,一拖再拖,拖到现在。”

“你们教是主要做什么的?”

“造阴兵。姑姑把灵魂抽离,和姥姥一起,可以召唤无数引兵。”

我心中一惊,那将军竟然是李斯,而我知道,杨婷是鬼母命格,难怪他有那么多阴兵。原来是哪个姥姥和杨婷造出来的。

她们这么做,有什么目的?我突然想起了以前见过的大型祭祀。

这姥姥又是谁?莫不成,是红衣?红衣也是鬼母命格,这个姥姥,会不会是红衣?

只有红衣,一直都咬着杨婷不放,不管在哪?有杨婷的地方,只要有红衣,她就会缠住杨婷。

她们想干嘛?还有,杨婷怎么会有修为?

“你们的寻龙教在哪?”

柳姑娘刚想说什么,突然看向一旁,面带惊恐。

“怎么了?”

就在这时,几个女的,抬着一顶娇子,从空中飞来。

我瞳孔一缩,这几个女的,竟然已经达到鬼煞级别,强的离谱。

“告诉他啊,你怎么不说了?”轿子停在我们不远处,一个女声传来,我又是一惊,这声音分明就是红衣。果然不出我所料。

“姥姥!”柳姑娘吓得浑身颤抖。

“哼,小贱人,你倒是说啊,你告诉他我们寻龙教在哪。”

“姥姥我错了。”柳姑娘吓得跪在地上。

“哼,回去在收拾你!”

我眼角一挑。

“红衣,又是你。”

“赵凡,念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,你走吧,这次我不杀你。”

“你会那么好心?”我皱眉道:“你是不是用我来威胁杨婷,活着杨婷答应了你什么条件,所以你特意让我走?”

“我劝你,有些事,还是不要知道太多,知道太多的人都活不长。”

“哼,红衣,你一而再,再而三想祸害杨婷,我要你放了杨婷。”

“哟,你知道的不少啊。”红衣坐在娇子中道:“你凭什么?凭你这具没有修为的废柴躯体吗?”

“哼,我马上会告诉你,我凭什么。”我拿出桃木,驾驭桃木剑对她飞去。“红衣,今天有你没我。”

她一把接住桃木,在她手中炸响,她的手被烧焦。

“哼,赵凡,我原本想让你多活几天,可你偏偏自作孽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偏要闯!六大护法,灭了他。”

六只女鬼持剑对我冲来。

对付红衣,我丝毫不客气。

“天地无极,乾坤借法。”

桃木变成很多把,其中两把对着六女飞去,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