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古怪的刘萍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050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9章 古怪的刘萍

我迅速冲过去,一剑刺去,玻璃一起刺坏。

“嘿嘿,嘿嘿,嘿嘿嘿。”

他笑的同时,我房间的灯泡,一闪一闪,随着他笑声的节奏,时快时慢!

我跟着罗盘,罗盘指着卫生间,卫生间窗户上,什么也没有。

但我知道,他一定扒在窗户外面,窗户框架是铝合金的,能导电。

两只小手先出现在边缘,接着,一个小脑袋偷偷伸出来。

我念动:天雷隐隐,神雷轰轰,上帝敕下,斩灭邪精,天上天雷轰,雷劈半虚空,邪魔鬼祟影无踪,急急如律令!

拿出雷电符丢去。

噼里啪啦一下,小鬼一声惨叫,消失不见。

点灯还在忽闪忽闪的,有墙体隔着,他和我藏猫猫,他耗得起我耗不起。

“算了,不跟你玩了,你继续,我睡觉!”

我拿出一个巴浪鼓放在桌子上,然后装作睡觉,小鬼不敢进来,我装作打呼噜好半天,他试了几下,叫我没反应,才慢慢从窗户进来。

我眯着眼睛偷看,他小心翼翼拿起巴浪鼓,然后,走向玉娃娃。

原来是来找这对玉娃娃,玉娃娃被人做过手脚。

我迅速从床上爬起来,丢出镇魂符,不偏不倚贴在他身上,拿出锁魂塔,果断收了他!

这小鬼不会平白无故找上我,他去拿玉娃娃,说明玉娃娃被人动过手脚。

那这小鬼分明就是风水师圈养的。

我不由心中难受,那小玉娃娃是杨婷送给我,作为婚礼当天的礼物。

难道说,杨婷不想和我成婚,要害我?

不可能啊,杨婷心地善良,没那么多心机,她的眼泪不会是假的,一个女人再坏,如果她会为男人哭,那说明她心里有你。

她不可能这么对我,再说,杨婷又不是风水师。

伤心之余,无意中看到玉娃娃脚下刻着两个字,金童刻着赵凡,玉女却是刘彤!

这刘彤又是谁?

小鬼首先拿的,就是这个玉娃娃,难道说,是小鬼的母亲?

这小鬼煞气很重,跟着玉娃娃来,是想加害于我,还是想破坏婚礼?

能和我斗智斗勇,无声无息飞遁,说明被人圈养不是一两天,甚至是好几年。

一般风水师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更别说寻常人。

这种汉白玉,价值昂贵,雕刻师傅不会随便动刀,怕雕废了,就会损失几万甚至上千万。

我找到包装盒上的电话号码,打电话询问厂家雕刻师傅,雕刻师傅说,这对玉娃娃是三年前有个女的定制的,两百多万!

我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,原来三年前就有人算计我,能预谋三年,这真让人难以想象。

可能是爷爷的仇家,以后我必须小心行事才行。

我很想把小鬼放出来杀掉,除掉大患。

但又想靠他,找出墓后主使,杀掉他会打草惊蛇。

所以,暂时让他待在锁魂塔中。

外面已经天亮,我准备出去吃早点。

我喜欢去菜市场附近吃早点,那里有一家地道的羊肉米线,味道纯正,能吃出农村地方特色的味道。

正走着,就看到一位大妈,在脚蹬三轮车旁边,卖土鸡。

她卖土鸡帮人家宰杀,其实这种大妈是乡下人,挣点气不容易,图的就是占点小便宜。

有的人嫌弃鸡的内脏脏,他就可以拿回去洗干净自己吃,或者拿去再卖给别人!

有个客户挑中一只鸡,看到那只鸡,我不由得皱眉,怎么觉得有点眼熟。

大妈揪住鸡翅膀和鸡冠子,正想下刀宰杀时。

鸡竟然开口说话了。

“不要杀我!不要杀我!”

大妈当场吓得抽搐,那是心脏病突发,当场死亡。

客户都被吓晕了,这时,张铁胆不知道哪里跑出来,一把抱住那只鸡。

“妹妹,总算找到你了。”

我也是一愣,跟着张铁胆回家,帮她妹妹念了安魂咒,用安魂符划水给她喝下。

张铁胆看着床上的妹妹一脸愁容,突然想起什么,对我说道:“对了,昨天我去找我妹妹魂魄时,看到你未婚妻杨婷上街,和一个女人见面,那个女人给了她一样东西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一个金丝楠木礼盒,看上去挺贵重的。”

我一听,来了兴趣。

“和她见面的是什么人?”

“她母亲刘萍。”张铁胆说完,眉头紧皱道:“我只是不理解,有点怪。”

“怎么?”

“我在转角看到杨婷在她母亲手里拿走礼物,我回头,在后面又看到他母亲。”

我一听,原来是她母亲送给她的,难道说,她母亲想加害我?

是不是因为上次的事,她怀恨在心,也不至于加害我啊。她不喜欢我做他女婿?

我心不在焉回了句:“知道了。”

“不是,我刚看她母亲走了,一回头又看到,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,在两个地方出现?难道说她会瞬移啊。”张铁胆道:“而且送礼盒的刘萍穿着连衣裙,另一边的刘萍,穿着西服,前后时间间隔不到两秒。”

“你是说,两个刘萍?”我一听,顿时不解道:“你没看错吧?”

“我怎么可能看错呢,当时急着找妹妹,也就没管他。”

不管是不是看错,既然礼盒是刘萍给杨婷的,礼盒有问题是真的。说明这未来岳母刘萍,一定有问题。

我回到商铺,思绪有点乱,原本以为是杨婷,原来不是。

正想去杨家,试试刘萍时,锁魂塔在抖动。

我拿出来,神识探进去,只见锁魂塔有九层,最小面一层是白蛟,上门一层是黑蛟,小鬼在第三次。

白蛟不愧是修行百年的生物,灵智很高,它和我说,楼上的临近很不安分,吵得它不自在,黑蛟毁了他的所有,他想炼化黑蛟。

但是,黑蛟本来就是阴气修炼夺舍成长起来的,它怕实力不够被反噬。

叫我回去回龙潭,看看它的躯体还在不在。

我告诉它,估计早就被黑蛟吃得一点不剩了,不然不可能长那么大,但是无论怎么安慰它,它都不听,就是求我去一趟。

那种地方,我是去一次怕一次,最后白蛟告诉我,它修行几百年,藏着很多天材地宝,比如千年人参啊什么的,我才答应他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