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薛涛一家三口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213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89章 薛涛一家三口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天棺挣扎得越来越慢,看来黑狗血已经把它内部破坏的差不多了。

“童子尿!”

阿引喊了一声,见我两没动,他又接着道:“快掉!”

高能道:“有有有,马上!”

阿姨拿过黑狗血。

“嘿嘿,你虽然是天生地养,生来就是难得一见的灵物,但是这肮脏的黑狗血下去,任你再牛的灵物,也被破坏得差不多了。接下来,喝了这杯神仙水,包你快活似神仙。”

它把童子尿给天棺灌下去,这下更不得了。

眼见奄奄一息的天棺,此时突然站起来,又蹦又跳,就像肚子里有炸弹一样。

阿引也远远站开,大有放宽场地,任由它挣扎的意思。

不难想象,这估计是天棺最后的挣扎。

没过多久,天棺变得动作缓慢,就像吃了延时药,一步一步地走着。

看起来真如铜头铁臂,走起来显得很僵硬。

“是时候了。”阿引一把拉过我的手,在我不明所以的眼神中,刺破我的中指,挤出一滴血。

他把那滴血,甩在天棺眉心,天棺突然静止不动了,就像失去生气一样。

“身为天棺,不好好做你的本职工作,瞎折腾什么?这可是人间的大陆,岂容你这妖孽肆意作怪。”

我很不解地问道:“前辈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“以后你就知道了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阿引神秘一笑,紧接着,我和高能都目瞪口呆了。

因为我们看见,一个红衣女,从远处飞来,她一直侧着脸,无法看出真面目,她直接飞入棺中。

隔空一抓,棺材盖子合上。

在合上之前,从缝隙中看了我一眼。

我无比震惊,因为那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张脸。

无面女!

我想起之前她说的,想要找到杨婷,站在百凤朝阳的坟墓上,射一箭,如若有缘,自会相见。

而眼前的场景,不正是她所预言那样吗?

于是,忙问道:“前辈,等等,你说的有缘人,到底是谁?”

她一愣,用没有五官的面孔,看了我一眼,然后合上了棺盖。

天棺像是有灵性一样,从寻龙箭所落的位置,钻入土中,消失不见。

我眉头紧皱,心中担忧杨婷。当我回过头时,阿引已经骑马远去。

“前辈?”

“这个不能直接告诉你,窥探天机,会被惩罚,但你也不用太担心,你和你心上人,如果有缘,自会相见!”

“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啊。”

他刚想走,闻言勒住马缰。

“你只要朝北边走,民间不祥之地,我相信,你用你的风水知识,应该不难找出她来!”

丢下一句不着边际的话,驾马离去,弄得我云里雾里的。

我想起了国师的轿子,里面有工具。

等我回到那地方,顿时愣住了。

地上到处都是碎尸,空气中弥漫着血和泥土缠在一起的臭味。

让我感到一阵阵恶心,不能相信,国师的侍卫们,当时死得相当惨,被阴兵分尸成一块块。

国师的轿子,歪在一旁,而轿子旁边,泥土中钻出脏兮兮的一支箭头。

我一眼认出,那是寻龙箭。

它浑身一抖,抖掉身上的泥土,紧接着,包裹着箭身的黑布,一层层自动脱落。

这是封印符,可能是画符的人死去,符纸失灵,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一个人影无声无息地出现,蹲在在地上,默默捡着碎尸。

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薛涛。

他面色阴沉,一言不发!把血肉一块块捡在一起。

我心中感叹道:“你还是放不下,是吧?”

薛涛停止手中的动作。

“他在世的时候,我是很恨他,可现在人都死了,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?”

他嘴上这样说,其实他的表情出卖了他。

是啊,换做常人,有谁会看着自己亲身父亲的尸骨,而无动于衷?

纵使再没良心的人,也会难受,更何况薛涛心地善良,想报恩又碰不得,又不像违背父亲的意愿,宁可削骨还父,也要保住心底最后一丝善念。

他最后把国师的尸体燃烧,把骨灰撒在湖里。

“我这一生,颠沛流离,感情更是历尽沧桑。”

他双手背在身后,仰望天空。

我和高能对视一眼,选择沉默。

“很多事情,我们活了半辈子任不明了,现在,我算是明白了。”

他顿了顿道:“人生在世,要对天地间万事万物,懂得敬畏,还有懂得孝敬父母,这是最好的福报,如果为人不懂得孝敬,那福报都会悄悄溜走。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!不要等到那时候,才懂得去后悔,一切已经来不及!”

就在这时,一个女的,拉着一个小男孩出来。

这是史珍香,她哭着道:“涛哥哥,我就想问问你,你爱我还是爱她?”

薛涛回头,看了一眼那小孩,紧接着定定看着史珍香。

“傻瓜,我爱的是你!”

“呜呜!”史珍香当即哭了起来。

薛涛笑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自古忠义难两全,我不想对不起父亲,那是不忠,我也不想对不起妹妹,她绝不能喜欢她的亲哥哥,我如果放任不管,那就是不义,但我更不想对不起你。”

“呜呜!”

他摸了摸小孩的头发,帮史珍香擦干眼泪。

拉着小孩的手,三只灵魂慢慢漂浮在空中。

“我们一家三口,生不能其乐融融,死也要和和睦睦,水乳交融。”

“呜呜!”史珍香一直在哭。

“我们永结同心,从此生死不离!”

薛涛左手抱着小孩,史珍香眼含幸福泪花,扑在薛涛怀中,露出满足的笑容。

地上的寻龙神箭‘嗡嗡’作响,紧接着飞起来,对着他们三个飞去。

在我和高能目瞪口呆的眼神中,箭头将一家三口,穿胸而过。

一箭穿三心!

一只寻龙箭,把三条心连在一起,从此不再分离。

我和高能对视一眼,叹息意思,默默祝福他们。

拿起寻龙箭,和一些法器,我们朝北走去。

这国师的行李箱,果真不简单,风水师的法器,应有尽有。

让我意外的是,这其中还有鲁班尺,一个真正的风水师,如果不会使用罗盘和鲁班尺,那就是真正的风水师。

鲁班(公元前507年——公元前444年),春秋时期鲁国人,姬姓,公输氏,字依智 ,名班,人称公输盘、公输般、班输,尊称公输子,又称鲁盘或者鲁般,惯称“鲁班” 。

人们都以为,他只是木匠,其实大错特错。

他是大文学家,史学家、天文学家、地理学家和科学家,精通周易、天文、地理等知识。

相传,青龙白虎,朱雀玄武,就出自鲁班之手所创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