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 天棺之威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089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88章 天棺之威

阿引一骨碌爬起来,转身就跑。

“这么厉害的怪物,你从哪弄来的?”我边跑边问。

“昆仑山。”

“天下龙脉,尽出昆仑,也只有昆仑神山,能养出这么厉害的东西。”我不由吃惊。

古人所说的昆仑山,是指华夏人文历史最早的天国地区。天国人认为,他们的天王盘古将天地分开后产生了人类。

炎黄帝都以昆仑山“五行”之“中”作基本坐标。昆仑山是天国的天帝之山,所以也称作“天山”。“天山”的池水称作“天(瑶)池、天水”。

古人称“赤县神州”,位置在以昆仑山核心地区的东南方。

汉代的《河图括地象》、西晋王婴《古今通论》等古籍均记载说:昆仑东南地方五千里,名神州,中有五山,帝王居之。

炎帝帝都现在开封杞县葛岗西部的空桑,正是昆仑山的东南部地区。

从古至今,昆仑山都是各种神话起源之地,就连清末民国初期,民间都有记载,有三个猎人上山打猎,误打误撞走入昆仑山天池,看到有龙珠落池,天池金龙飞升,天空还显现天宫等奇怪场景。

所以,这玖龙天棺出现在昆仑山,我也不觉得奇怪。

我还没说完,身后传来‘嗡’地一声,冲击波把我们带飞很远,我们三人一个跟斗栽倒,厚厚的尘土把我们掩盖。

“我的妈呀,声波都这么强悍,这是什么怪物。”

我们回头看去,只见哪些阴兵,燃烧着人仰马翻,而那个李斯,也被冲击波打飞。

“它想干嘛?”

“毁灭一切,吸收精华!”阿引看着毁天灭地的场景,一向古井不波的眼神中,露出恐惧的神色。

他刚说完,果然,那玖龙天棺张开大嘴,发出‘呜嗷’刺耳的嚎叫。

紧接着,它的头顶出现一个黑白色的阴阳鱼,慢慢开始旋转,随后越转越快。

紧接着,四面八方的阴气,从阴兵身上飞起,向中心飞去,最后被阴阳鱼全部吸收。

其中还夹杂着金色元气,这应该是动物和人的阳气,随着阴阳鱼的旋转,把两股气息融合,最后化作一股金光,落入它背后的古怪棺椁中。

这让我想起混沌决: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皇级。

多少万的阴兵,眨眼功夫,就比棺椁吸干殆尽,最后,它闻了闻地上,在地上不断走动。

最后停在之前箭头落下的地方,盯着地上猛看。

那眼神,就像馋猫发现了鱼腥一样,只见它猛地一跺脚,吐出一道金光,打在地上,顿时大地开始开裂,眼前的湖水中,窜出一条龙。

那条老龙一见天棺,像是见了远古凶兽一般,吓得拼命挣扎,看样子是想逃命。

可它被天棺吐出的金光束缚得死死的,根本无法逃遁。

天棺龙头,发出奇怪的吼叫,君临天下一般,把头抬高,俯视着老龙。

老龙最后乖乖落地,老老实实张开嘴巴,从嘴巴中,吐出一个盒子。

远处的我瞳孔一缩,想起那个传说:湾湾河九拐十八弯、在湾湾河第九道弯有一个老龙潭,潭内住着龙王、只要把他家祖上的骨灰、放在龙嘴里、将来后人可以当皇帝。

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这是赵家祖上杨敬,放进龙嘴的骨灰盒。

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风水宝地,所以地龙藏在里面,只是随着时间的变迁,地貌改变,所以才没人能找到。

没想到被国师用了几近半生的经历,最后还是找出来了。

从古至今,无论是帝王将相,还是富商贵胄,都是依靠祖坟的庇佑,才得以发迹,成就一番霸业。

老龙王吐出骨灰盒后,天棺怪龙的嘴巴里,吐出更浓厚的金光,把它死死定住,然后吐出青色火花,把老龙王燃烧。

老龙王一身古铜色皮肤,在青色火焰下,变成最好的燃料。

它又惨叫,又挣扎,但不管它如何拼命,都无法逃脱被焚烧的命运。

没多久,老龙王就变成一颗金色珠子。

天棺毫不含糊地将珠子吞下肚。

天棺还不满意,一双嗜杀的目光,看向了我们。

我暗道:完了!

果然,天棺发出金光,把我们定住,然后猛地一吸,我们飞向它的跟前。

我们毫无还手的余地,它张嘴吐出青光。

我心中无比着急,连老龙都不是它的对手,更何况是我们,眼见我们就要被它焚烧时,阿引突然挣脱束缚,对着天棺狠狠一拳打去。

“咣当!”一声。

两米来高,一米五宽的天棺,竟然被他生生打退三步。

天棺发出刺耳的咆哮,我们被咆哮声,震得七孔流血。

这阿引竟然这么强,这让我想起在兰龙城下的井里,初次遇到那个像我父亲的怪人,他一拳把僵王孙峰脑袋打折,也是这样的动作。

背影简直一模一样,我甚至产生一种错觉,这阿引就是那个怪人。

阿引上去又是一拳,天棺又退了三步。

它投被打晕了,拼命吼叫着使劲甩脑袋。

天棺张大嘴巴,看样子是刚想吐出火焰,阿引伸手隔空一抓,把我怀中一个小瓶抓走。

那是我从国师轿子里拿来的黑狗血,准备留着,关键时刻保命用的。

这玩意有点邪乎,但凡龙穴地气下的地龙、灵物、和僵尸都很怕这个,只要用黑狗血轻轻一淋,马上就见效。

果然,一滴黑狗血飞进天棺龙头嘴里,它就像人喝水呛到一样,到了嘴巴的火焰,又被咽回肚子里。

它知道遇到克星了,转身就跑。

阿引拿出墨斗,里面放有朱砂、黑狗血等,丢出去套住天棺的脖子。

红绳发出金光,死死锁住天棺。

我没想到,一根细小的红绳,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,这么强悍的天棺,都被拉住。

阿引一声暴喝,双手肌肉虬结,把天棺一点点拉回来。

他毫不费力地把天棺拉到身前,天棺龙头张嘴就咬。

阿引躲过,狠狠一拳打在龙头眉心,龙头晃老晃去,看来是被打晕了。

紧接着,阿引揪住天棺龙头的耳朵,把黑狗血一股脑全倒进它嘴巴里。

这一瓶小小的黑狗血,可不得了。

天棺龙头就像人喝了毒药一般,周身好几处,噼里啪啦一阵炸响,它痛苦地咆哮着,在地上不断打滚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