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 西夏大理李斯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35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86章 西夏大理李斯

“妙哉啊,妙哉啊!”国师哈哈大笑,笑得前俯后仰仿佛要把多年的郁闷之气都笑出来。

“此山川龙脉雄厚蜿蜒,几十公里最高最长,左青龙,右白虎,此乃真正奇穴。难怪我以前一直找不到这奇穴,原来还少了别的元素,这还要谢谢皇后,龙穴没挖到,却挖出一个湖泊,形成稳坐钓鱼台的格局!不愧是千古第一奇穴。”

“这老家伙笑得真猥琐,小心乐极生悲。”高能撇了撇嘴。

这也不怪高能,这曾天袁此刻的笑,真是我见过所有人中,笑得最猥琐的,笑声如羊驼怪叫,身体晃动幅度大,双肩连带着整个身体都在抖动。

想想也是,国师为了这龙穴,可谓是机关算尽,连自己亲生儿子都搭进去了,晚年独自一人,孤苦伶仃。

假如他找不到龙穴,估计连死都不会瞑目。

不过,这高能可是标准的乌鸦嘴,不愧为通灵体,好事不见灵光,坏事一说一个准。我吃过他这张嘴好几次亏。

果然,他刚说完,国师很突兀地一个踉跄向前倒去。

护卫们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半天才扶起他。

“别碰我,没事!没事。”国师踉跄着道:“但凡风水师,如果找到真正的龙穴,眼睛都会瞎掉,这很正常,不过我虽瞎了,一生心愿却已经已了,我大限已经来临,死后你们把我葬入宝地。”

“果然乐极生悲了,这老家伙,一生恶毒,连亲生儿子都算计,现在报应来了。”看来高能很不爽这个国师。

想起薛涛的悲惨命运,母亲被人杀,死在自己怀里,凶手却是生父,把她母亲推向火坑,最后还杀了他。

仇不能报,杀又杀不得,只能削骨还父,连死都选择成全他父亲。

多么伟大的孝子,一生凄惨,想到这些,我也不爽这国师,叹息的同时,也感叹高能这乌鸦嘴,真不是白给的。

“真是天助我也!哈哈,哈哈哈,哈哈,嗝!”国师眼睛都瞎了,还在大笑。

高能又接着道:“笑吧,小心笑岔气,活活笑死你最好!”

我都觉得他真有点无聊。

“你有完没完?是不是羡慕嫉妒恨?”

笑骂的同时,我看向国师,只见他笑着笑着,笑容突然在脸上僵住,指着一口气没上来,竟然当场往后倒去。

我吃惊的同时,看到他的胸口上,不知何时,多了一只箭头,从后面把他射了个透心凉!

“哟,我日,这都能被我说中?”高能想笑,可却笑不出来!

我猛地回头,向湖对岸看去,顿时惊呆了!

对面的所谓龙穴处,不知何时,站满了密密麻麻的黑影。

这些黑影远远看去,竟然是大军。

这些大军全部像是被无数死气包裹,黑压压的一片,阴气森然,竟连他们身后的天空,都变成黑色,远远看去黑压压的,大有欲将晚霞掩盖的势头。

他们虽然都穿着铠甲,但仔细看会发现,他们全都是缺胳膊断腿,眼眶里面全是黑气,这是不是一般的大军,这是阴兵。

这么多人来到这,应该会出现很大动静才对,怎么可能没发现?它们更像是无声无息地出现,显得更诡异而恐怖。

而为首的,是一名白盔将士,他骑在白马上,银色铠甲和身后的黑气格格不入,身后披风更是随风飘扬,好不霸气。

他正拿着弓箭,看着这边。

“吾乃西夏大理国大将李斯,曾天袁,我们李氏早就知道你图谋不轨,妄想夺取天下第一龙脉,就凭你也想独吞?笑话,你想葬在这里,你配吗你?”

国师瞪大眼睛,捂住胸口,颤抖着沙哑地道:“李斯,我们说好的,一起帮秦王做事,进水不犯河水,你怎么可以偷袭我?”

那叫李斯的笑道:“傻子,秦王用养龙经骗你们曾氏一脉,帮他们做事,其实养龙经并不在秦家手里,我们被骗了几代人。

根据我得到的准确消息称,当年秦王也没得到不死之方,更没有得到养龙经,这东西有可能在赵钱孙李几大家手里。”

国师听到这,气得当场吐血。

“现在有了这龙脉,养龙经不要也罢,后代做帝王,是稳稳的了。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,如果没有你大国师,那一身通天彻地的风水本领,我们可能谁也找不到真正的龙脉,现在,你可以乖乖去死吧,龙脉是我们李家的了,哈哈哈。”

“你,我诅咒你不得好死。”国师气得发抖,连吐几口鲜血,眼看是不行了。

“哈哈,你下地狱去吧,别忘了跟阎王爷报上我的名号。”他笑道:“另外,我还要谢谢你,当年你儿子在世时,我们的大军,被他铸造的箭头打惨了,谢谢你帮我杀了他。哈哈!有道是虎毒不食子,你这老东西早该遭天谴了,哈哈哈!”

我听到这才明白,这就是当初要我撒尿铸剑,要对付的阴兵,只是后来薛涛死了,这计划也就搁置下来。

“噗哧。”国师气的当场又喷了一口鲜血,当场猝死。

“龙脉的事,绝不能暴力出去,杀光所有人。”李斯一挥手,千军万马,如蝗虫过境一般,奔腾着向我们杀来。

“快跑!”高能站起来就跑。

“傻子,跑得了吗?”

“不跑怎么办?留下来等死吗?这么多行尸,足以把我们撕扯成碎片,别开玩笑了。”

我怒道:“你跑吧,我是跑不了,能杀一个是一个,能杀两个是一双。”

我冲向国师轿子,他的轿子里有行李箱,里面有八卦镜,墨斗线,桃木剑等东西。

我拿出桃木剑时,大军已经冲过来。

我和大军打在一起,高能也跑回来。

没了法力这桃木剑就和木棍差不多,显示不出来威力。我们两个在人群中躲闪,显得很被动。

我咬破中指,用剑指摸桃木剑。

念动开光咒语,想给桃木剑开光,可任凭我咬了几次中指都不灵光。

“这样打不是个事啊,我们早晚要死在这。”

我一边躲闪,一边格挡开杀来的兵刃。

“你还是童子吗?”

“你问这个干吗?这可是个人隐私!”

“火烧屁股了,还那么多废话,你到底是不是?”

“是。”高能有点害羞。

“快,撒尿。”

“你想干啥?”

“他们怕童子尿。”

“大哥,情况这么危机,我怎么可能尿的出来。”

情况越来越危机,我怒道:“尿不出来,我们只有死路一条,你到底尿不尿?”

“真没法!”

“那你按照我说的做,快闭上眼睛想美女。”

他闻言,转过来哭丧着脸道:“窦牛大哥,这种时候,哪有心思想那些东西啊?”

“快点,别墨迹!”我对着他屁股一脚踢去,把他踢倒:“想你觉得最漂亮的美女,想最美好的事。”

他强自闭上眼睛。

“想到没?”

“想到了。”

“你觉得你人生中,最漂亮的美女是谁?”

“我妈!”

“我……”我差点栽倒在地!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