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 又被传回去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108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84章 又被传回去

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任青青,她一把推开正在发呆的薛涛,用身体挡住了银丝。

千丝万缕从任青青身上穿过。

“青青!”任秋瞪大眼睛。

“不!”薛涛惊叫出声,一脸不敢相信,一把搂住任青青。

任秋拿起剑,冲向曾天袁。

曾天袁手一挥,一个光团飞出。

‘轰隆’一声,光团炸响,刺眼的强光,让人睁不开眼睛。

他丢出一个葫芦,葫芦飞在空中,把薛涛罩住。

“区区鬼物,敢跟我作对?你生是老子的人,死也是老子的鬼。”

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,曾天袁拿了寻龙箭,转身就逃。

那些人刚想追,任秋手一挥,捂住鼻子道:“别追了,蒙汗药。”

我一把抱住任青青,她在我的怀中,脸慢慢变形,最后竟然变成付小倩的脸。

“是你?”我惊悚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呵呵,是不是很悲哀?”付小倩流出一滴蓝色眼泪,落在地上变成晶体。

这是‘鬼之泪’,是我想找的东西。我捡起了放在身上口袋里。

付小倩边哭边道:“命运,是一把无形的枷锁,它会束缚我们每一个人,想要改变,几乎不可能。原本我不相信命运,我坚信能改变一切,所以我把你变成薛涛小时候的摸样,把我的模样也改变了,付出那么多,没想到,最终到头来才发现,一切都是徒劳。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。”

我还好奇,为什么会变了模样,现在才明白,原来是她搞的鬼,不知道怎么安慰她,整件事情她都是亲身经历,而我只是旁观着。

这中间的种种痛苦,只能让她一个人承受。

“我想问问你,上次在天枢盘,为什么要救我,挡了红衣一掌?”

付小倩没回答,笑看着我。

只是她笑着笑着,又开始流泪,只是她的一双美目有点古怪,定定看着我,就像是看情侣一样。

我吃不准她的想法,试探着问道:“你不会是喜欢上了我吧?”

“呵呵,想什么呢?”她擦干眼泪,笑道:“我以魔神之令,穿越时间和空间,命令罗刹女,把天枢盘往后转动格子。”

“轰隆隆!”天地震动,空间塌陷,眼前一切都在扭曲。

我双眼一黑,晕死过去!

再次醒来时,我以为会回去天枢盘,原来没有。

我躺在一个地方,抬头看去,周围环境有点熟悉,我不知道是哪,仔细观察后,竟然是当初刚被传送进来,史珍香把我们当野猪射箭的地方。

正当我纳闷时,天空传来一声高亢的叫喊声。

抬头望去,一个小点正急速往下降,越放越大,最后我看清了,这货竟然十一个人。

他发出杀猪般的嚎叫,眼看他要落在我身上,我慌忙躲避。他被树枝档了几下,翻滚好几圈才落地。

“特码的,老子前一秒还在厕所,这刚提起裤子,眼睛一眨,就从几百米高空落下,差点给我吓尿了,能不能别每次都这么惊天动地,我小心脏受不了。”

“是你?”他回头看到了我,我也在看他,竟然是高能。

他指着我道:“喂,我说窦牛,你有没有点良心啊,看到我落下来,不但不接住,还故意跑开了。你怎么忍心,眼睁睁看着我掉在地上?”

我耸了耸肩道:“我以为天上掉下个天使,刚想去接住你,仔细一看原来是个带把的,所以我让开了。”

“重男轻女。”他看了看周围道:“这是哪?”

“不知道。走去找户人家问问。”

我两找了户人家,一问才知道,还是宋朝,却是继赵匡胤之后的第九位皇帝,宋钦宗赵恒死后,刘皇后垂帘听政。

宋朝正和金国大战,天下又乱了。

我不明白为什么又被传回来,但我想到这里的关键位置,永昌帝陵!

我和高能来到帝陵,经历了很多年,地理位置有些变化,但是大体格局没有变。

“为什么要来这里?”高能观看四周,不解道:“同样的地点,同样的出现方式,纳闷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天枢盘不会平白无故把我们传送回来,估计和我们的任务有关系,如果找不到任务,我们可能回不去了。”

“你不要吓我,我可不想呆在一个模拟的世界里,草了此生。”

我仔细观察帝陵格局。

“上一次,所有线索都指向帝陵,而我们现在唯一的线索,也是帝陵,当初帝王灵柩刚来这里时,还编成顺口溜:“玉兔敲锣鱼打鼓,山上石人奠君主”。大家都说是吉兆其实并不是。”

“我觉得也是吉兆啊,你凭什么说不是。”

“你看那帝陵不远处的石人像,像是长满野草的高坟,势头压过帝陵,而帝陵这边,显得低矮而简陋荒芜,说明这里根本不是吉穴,而是凶穴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鱼击鼓,兔鸣金,百年刀兵苦,草冡夺大宋。”

“我不明白。”

“鱼击鼓预示这战争会出于属龙之帝,兔鸣金指战争出于属兔指帝,这战争将会持续百年。”

“属龙?属兔?这两人是谁?草冡又是谁?”

“这个我不知道,现在看不出来。”我顿了顿道:“当初国师狼狈逃窜,拿走了寻龙神箭,不知道他的龙脉找到没有。”

我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着急杨婷,无面女告诉我说,站在帝陵射一箭,去找有缘人,才会有可能找到杨婷。

我最不放心的,是红衣。不知道她还在不在这里,如果在的话,那杨婷会不会出事。

我们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,这里最好打听消息的地方,就是酒楼。

去酒楼的人,三教九流,什么人都有,其中也有江湖艺人,还有达官贵人。

应该能打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。

果然,就听两个人喝高了,在一起侃大山。

他们衣着华贵,谈吐不俗,一口官腔,估计是当官的。

“你听说了没?皇后任命宰相丁谓,和宦官雷允恭督建真宗陵寝。墓穴好不容易选定后,主管天象的判司天监官员,邢中和去看了一番,回来后声称再往山坡上挪上100步,则有一万 年不遇的人间罕见的“佳穴”,是真正的“风水宝地”。”

“听说了,后来话传到了宦官雷允恭耳朵里,他马上献媚,奏禀刘皇后和宰相丁谓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