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3章 曾天袁的毒辣
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124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83章 曾天袁的毒辣

“宇儿,你真的是宇儿?你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
“我当时并没有死,你怎么说我的?”薛涛怒道:“你说我小小年纪就夭折,还断了腿,就算救活了也是个残废,活着没多大用处,不配做你的儿子,叫你的属下,把我丢进山里喂狼,大不了再找人生一个。”

“不是的,我说的是气话。”

“呵呵,气话!你把我丢在山里,睁着眼睛等死,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?”薛涛情绪激动道:“幸好苍天有眼,一位叫阿引的高人救了我,我才得以活命。”

曾天袁跑过去想拉薛涛,然而,他双手从薛涛身体中穿过,并没拉到。

他才猛然惊觉,薛涛已经不再是人。

他看着双手,如梦初醒。

“你好像很惊讶?”薛涛讥笑道:“这一切,不都是你亲手造成的吗?你为了得到寻龙神箭,调动禁卫军,砍了我的手脚,把我削成人棍,装在坛子里,最后还让我跳进火炉,以身祭器,这就是你,为了你所谓的曾家的后代,代代为官百代荣昌的作为吗?”

“不,不是这样的,不!”曾天袁被颠覆认知,看着他呐喊到:“事情怎么会这样?”

“嘿嘿,你处心积虑,把我娘送人助你上位,得到权力又斩断龙脉,损阴德不说,一心想杀死赵氏,帮秦家做事,坏事做尽,好事多为,天理循环,报应不爽。”

“连你也笑我?”曾天袁道:“这一切不是我的错,我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,你要是早点告诉我,这一切会发生吗?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。”

“呵呵,是啊,是我咎由自取。”薛涛一脸讥讽。

“难道不是吗?”曾天袁怒喝道:“你既然知道我是你父亲,你为何还要憋在心里不说出来?自作孽,不可活!”

“母亲死在我怀里,那一刻,我的心就死了,她对我说,永远不要认你这父亲,你既然想那么做,我就成全你,削骨还父,和你撇清关系。”

“哈哈,哈哈哈。”曾天袁说到这里,有点疯癫地道:“好一个削骨还父。我做这一切,只是为了想替你报仇,没想到最终落得如此下场。”

“替我报仇?”薛涛怒道:“别把这么大的帽子往我头上扣,我承受不起,我问你,你为什么要逼着母亲,让她改嫁?你为什么又要杀死她?”

“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,为了大业,为了家族将来,这点小小的牺牲算什么?可她却移情别恋,和任秋这狗东西,生了任青青这野种,胆敢背叛我,这贱人该杀!”

“好,很好,好一个该杀!”薛涛气得发抖,接着问道:“那我再问你,你为什么要斩断晋阳风水?作出这种大逆不道,有损阴的的事?”

“我是为家族,为了你。”

“呵呵,你接着编。”

“我只要帮秦家做事,就能得到养龙经,将来我们家族后代,必定出真龙。”

远处的我无比震惊,这曾天袁是曾晓峰的后代,他帮秦家做事,竟然是为了得到养龙经。

养龙经不是在兰龙城地底下的赵氏大墓里吗?难道不是?

“够了,我不想再听,我已经把身体还给你了,我和你恩断义绝,从此再无瓜葛,我没有你这样的父亲,你不配!”

“宇儿,你听我说。”

“你什么也不用说,没有回旋的余地了。”

“哼,你翅膀硬了是不是?”曾天袁一改后悔的面门,满脸凶恶道:“你只是区区箭灵,我想要你怎么样,你就得怎么样,再不老实,我不介意将你打得魂飞魄散。”

“你还想杀我?”薛涛面色阴沉。

“是的!你要是识趣,就听话点。”

“呵呵,你可以试试。”薛涛一闪身消失不见,寻龙箭飞了起来。

“孽畜,还想走?老子既然能把你生出来,也能把你灭了!”他一甩拂尘,绑住箭身,用灵符封住。

“造孽啊!”任秋怒道:“自古虎毒不食子,你这畜生,亲生儿子都不放过。上,灭了他!”

任秋一挥手,所有人打在一起。

任秋竟然也是高手,身手竟然不亚于国师,国师双拳难敌四手,最终寻龙箭被抢过来,撕掉灵符,薛涛飞了出来。

薛涛本身就是剑道高手,双方本来就打成平手,薛涛的加入,国师被打的节节败退。

“啊!”曾天袁状似疯魔,双眼血红对天咆哮:“我要杀了你们。”

猛地双拳紧握,一股气息从他身上发出,头发披头散发,战斗力暴涨。

可寻龙箭里面还有一个史珍香,寻龙箭飞了起来,国师又被压制,还被几人重伤,最后只能夹着尾巴狼狈逃窜。

薛涛走向任青青。

任青青没哭出声,但是满脸都是眼泪。失魂落魄地看着薛涛道:“这是真的吗?我该叫你哥哥吗?”

“青青,其实这一切,早该告诉你,但我怕消息走漏,我悲哀地发现,你竟然爱上了我,这种不伦之恋,是有人人道伦理的,所以我只能狠狠刺激你,让你下狠心离开我。”

“呜呜!真是命运捉弄人,我的挚爱却是我的亲哥,呜呜!”任青青放声大哭。

“对不起,那晚上,我的恩人送信给我,叫我小心国师,他可能会逼我炼制神箭,那一刻,我就下定决心要让你离开我,史珍香设计陷害你这事,只是我发作的契机而已。”

“呜呜!那么多年了,现在才发现,我一生挚爱,竟然是我亲哥哥,造化弄人,我不想活了,呜呜。早知道我就在帝陵,让毒蛇咬死我,何必顽强地活下来了,揭穿事情的真相,让我生不如死呢?”

任青青无力地坐在地点,哭的很伤心,就像灵魂被抽离,失去了生的意志。

这种事情,发生在任何人身上,都会让人无法接受。

所有人都沉默不语,现场只有任青青一人的哭声。

我也为这两人的事,感到无比无奈,突然,眼角余光看到一个身影。

暗道:不好,这曾天袁想杀回马枪,回来偷袭!

在场的人,心思全在任青青身上,大家都分神了,根本没人注意到这边,我忙冲出去,他身法很快,我追不上他。

“小心!”

我刚喊出声,曾天袁的拂尘已经飞了出去,密密麻麻的银丝,以肉眼难见的速度,飞向薛涛的后背。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