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章 薛涛的身份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15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82章 薛涛的身份

“你很想我死是吧?”任青青怨毒地看着史珍香身旁的小鬼,眼里全是妒忌的仇恨。

“是的,我恨不得你死。”史珍香笑道:“你不是想一直想做人上人吗?现在达到目的了?而你,也得到了该有的报应,竟然被殉葬了,你真可怜,而我,却和薛涛哥哥有了孩子,虽然已经成为器灵,但是我们能暮暮朝朝,你羡慕吗?”

“我呸,狗男女有什么好羡慕的。”任青青笑道:“我宁可做一日帝王的女人,也不愿默默无闻一辈子。”

“势利眼,活该有此下场。”

“是的,我就是势利眼,虽然被殉葬,那又如何?以我皇妃的高度,足以让你永远仰望。你们是在一起了,那又如何?相比之下,你们生前沦为阶下囚,受尽折磨,死后还被作为器灵,被封印在箭头中,永世不得超生,你说,到底是我可怜?还是你们可怜?”

“贱人,你得意什么?我要掐死你!”史珍香被说到痛处,对着任青青飞去,一把掐住她的脖子。

一人一鬼扭打在一起。

与此同时,帝陵外面来了一伙人,我躲在一旁观看。

这伙人为首的,正是国丈任秋,他带着一队人马,其中一个被罚跪在地。

“说,帝陵出口在哪?”

那人颤颤巍巍道:“大人,小人不知道。”

“放屁。”任秋一耳光打去。

“每一个修建坟墓的负责人,都会为自己留一手,悄悄留些一个通道,以防被殉葬时,方便逃命,而你是修建帝陵的工头,传说你们都被殉葬了,而你却逃了出来,你告诉我说不知道出口在哪?”

“小人真不知道。”

“不说我杀了你!”任秋拔出侍卫的剑,指在工匠脖子上。

“大人,你饶了小吧,小人不是不说,而是不敢说。那可是帝陵,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万幸了,我可不想被诛灭九族。”

“你要是不说,我杀你十族。”

那工匠最后还是说出来出口。

正当我不明白他们想做什么时,任秋带人挖起来地道,原来他想进帝陵。

这伙人才进去,又来了一个人。

此人是国师曾天袁,估计是来找寻龙神箭的。

任秋他们进去没多久,就带着任青青从帝陵出来,双方碰在一起。

任秋表情愤怒道:“是你?”

“没错,是我。”曾天袁看了看任秋手上的箭头道:“把神箭还给我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给你?”任秋怒道:“曾天袁,你和我称兄道弟,没想到你竟然杀了我的女人。”

“她该死。”曾天袁怒道:“这贱女人水性杨花。”

“曾天袁,我算是看清你了,当初你只是一个道士,和我称兄道弟,只是为了依靠我的关系,接近皇上想做大官,为了做官,你甚至连自己的女人都舍得送人,我真是瞎了眼,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的道。”

提起伤心事,曾天袁怒上心头。

“你给我住嘴,量小非君子,成大事者,区区女人算什么东西?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杀了她?”

“因为她不知廉耻,竟然和你假戏真做,爱上你就算了,还和你生了任青青这个孽种,所以我不但要杀了她,还要杀了你全家,实话告诉你,任青青之所以能成为皇妃,有一半是我的功劳。”

“你!”任秋怒道:“你早知道会殉葬?”

“呵呵。”曾天袁摸着山羊胡,阴恻恻笑道:“我连皇上生死都能算得出来,岂能算不到会殉葬,你可别忘了,我能做到国师,不止是因为你,百分之七十是凭真本事坐上来的。本以为这次我稳赢了,我只是没想到,这小贱人竟然没死。真是遗憾。”

“你的心肠真是歹毒。”任秋道:“你以往你赢了?”

“是的。”曾天袁道:“这么多年的恩怨,也该是了结的时候了,今天本想把你们全部杀掉,现在看,用不着了,我只要跟皇上参上一本,说你盗墓,不但会诛你九族,还会遗臭万年。所以我稳赢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而我,不但能升官,还得到了寻龙神箭,我的后代,势必飞黄腾达,百代荣昌!”

“你很得意?”

“是的,为了一个女人,我们较量这么多年,现在以这种结局收场,我非常满意!而你,死定了!你们任家,将永世不得翻身,哈哈哈!哈哈哈!”

见曾天袁阴放声大笑,任秋阴恻恻道:“我想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“你是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?”

“寻龙神箭让你很开心,但是炼制寻龙神箭的人,是谁你知道吗?”

“他不是你的义子,薛涛吗?他尽得你真传,也是你的骄傲,只可惜,已经以身祭器,成为器灵了。哈哈!”

“他就是十年前,摔下悬崖的那个孩子,也是你和那贱人的儿子,曾宇。”

曾天袁笑容突然卡在喉咙,面容惊悚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他就是曾宇!”

国师震惊了,任青青也震惊了,身体一个踉跄,抓住任秋道:“爸,你说什么?”

“他是国师和你娘小芸的野种,也是你亲哥。”

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的。”任青青被颠覆了人生观。

任秋指着国师道:“曾天袁,所有事情我都心知肚明,装作不知道,你野心勃勃,一心算计我,还让薛涛去祭器,你以为,这样会伤到我?可笑的是,你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儿子。”

曾天袁一个踉跄,像丢了魂一样。

“不可能的,绝对不可能,薛涛怎么可能是宇儿呢?他不是死了吗?我亲手把他埋了的,我还在他坟前发过毒誓,要弄死你们任家所有人,给他一个说法的。”

“呵呵,不可能?”任秋笑道:“小芸得知消息,太伤心,去把曾宇的尸体刨出来,一个叫阿引的高人,救了曾宇,贱女人说你心机太深,为了功名利禄,心狠手辣,曾宇从小聪明绝顶,心地善良,小芸不想让他跟着你,学成一个混世魔王,为祸人间,所以她把曾宇交给我调教,曾天袁,你好事多为,遭报应的是你。”

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”曾天袁失魂落魄道:“贱女人,该死,竟然让宇儿认贼作父。”

“哈哈哈,哈哈哈!”任秋笑道:“你真可笑,为了功名,把女人送上我的床,得到功名又想找回女人的心,最后发现小芸她变心了,他彻底爱上我,你心胸狭隘,容不下背叛,亲手杀了她,现在为了功名,又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。”

“不是的,事情不是这样的。”曾天袁又哭又笑,有点疯癫。

“这是事实,要不要叫出薛涛,你自己亲口问问他?”

“不用叫了!”薛涛不知什么时候出来,表情淡漠道:“这就是真相,我不想学坏,如果再让我选一次,我还是选择跟着师父。”

“曾天袁,你机关算尽,最后算计的却是自己,你好可怜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