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杨婷的礼物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149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8章 杨婷的礼物

“不用了,赵凡啊,赵无极你认识吗?”

“算是认识吧,以前是我爷爷好友,不过我不联系他,有时他自己会来找我。”

他本身就不喜欢,我也不想看他脸色。

我刚转身,他一下就跪地上,咬牙切齿道:“赵凡,对不起,之前是我一时糊涂,悔婚在先,现在我跪下给你道歉,我求你,和我家杨婷和好。我会把你们的婚事操办得风光体面,包你满意。”

想起之前,他那满脸看不起,现在跪在我面前。我当场就想笑,但还是忍住了。

老妈为这事眼睛都哭肿了,所以我才下定决心,总有一天,要他跪下求我!

现在,我做到了!

心里觉得挺爽的,这种人,给他点笑容,他总以为春天来了,所以,要把他的脸,踩在地上狠狠摩擦,教他怎么做人,他才懂得跪舔。

“哟,快起来,你怎么给我跪下了,有事好好说,不用下跪啊。”

“这事就算你答应了。”他那样子。生怕我不答应,也是,我用赵无极的身份,在回龙潭大展神威,他巴结我还来不及呢。

“杨婷是我的,没人能抢走!”

我刚去拉他,他甩手站起来道:“我去找人算黄道吉日,让你入赘进来,这就去操办婚事,婷婷留在这陪你。”

我不就是风水师吗?你干嘛还去求别人?看来他嘴上这么说,心里还是瞧不起我,认为我没本事!

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我暗自感叹,时过境迁,同样的一件事,不同的结果。

没实力就是孙子,有实力就是大爷,这就是现实!

杨婷偷偷瞄我,当我回头时,她又害羞地低头。

“你,你真的去了回龙潭?”

“我当然去了啊,必须去,赵无极没告诉你吗?”

“我一直在找你,一直在等你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看到了。”

两人都手足无措,欲语还休。气氛有点尴尬,我也是情窦初开,三尺男儿,面对女人扭扭捏捏起来。

她打量小店,看着她哭红的眼睛,我刚找话题,想说点什么。

“赵凡哥哥,你也知道,我家条件比较好,既然结婚,肯定有很多有钱的人来捧场,我怕你拿不出像样的礼物,怕你难堪,我去找个礼物给你,到时候你在婚礼当天送给我。”

“别走啊……”我是土生土长的乡下人,土里土气的,连聊天的勇气都没有,真是汗颜啊。

不多时她就回来,手里拿着一个盒子,金丝楠木材质,雕刻着很多花纹,包装精美,高端大气。

“我们没什么感情基础,但我觉得你这人挺老实的,我不在乎你有多少钱,有多少能力,只要你对我好就行。可我爸这人不一样,他身边的不是达官贵人,就是名流富商,要是你送的礼物不好,他又要说你。给你。”

说完她把盒子递给我,我接过盒子。这小妮子心倒挺细。

我知道,她嘴上这么说,可我没忘记,她之前说,他的意中人,是个盖世英雄。

和我结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之前她之所以这么说,也是为了给我面子,试问,有哪个女孩,不希望自己老公是人中龙凤?

暗自发誓:我一定要苦力苦练,总有一天,等我蟒雀吞龙,站在巅峰,我会大声告诉她,我就是她的盖世英雄。

她深深看了我一眼,转身就小跑着走了。

她美丽善良,婷婷玉立,善解人意,落落大方,哪怕她不是很爱我,能娶到这样的老婆,我心里真的好开心。

哪怕是入赘,我也心甘情愿。

礼盒礼是一对汉白玉娃娃,精巧可爱,成色很好,价值不菲。

这是我人生中,最开心的一天。

沉静在喜悦中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不知不觉沉沉睡去,睡着睡着,突然,‘轰’地一声,我猛地惊醒。

商铺有两层,最上面一层是彩钢瓦,有什么东西落在上面,就会传来很大的响声。

我看了看手机,凌晨四点。

“喵……”

紧接着,一声猫咪叫声传来。

这是猫咪落在房顶传来的声音。普通人会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。

但是,风水师知道,这是民间禁忌,夜半猫叫,这是冤死的小鬼附在小猫身上。

它要是在某地逗留,别去管他。玩够了它就会自己离开。

但是,你一旦惊扰它,他就会天天晚上,一到那个点就来打扰你。

我装作不知道,但是那小猫叫个没完,天亮才走,弄得我一夜睡不好。

白天我照看铺子,晚上都睡在商铺,这小猫,这几天晚上都接连着来。

一到四点,就来房顶叫到天亮。

第四天深夜,小猫又来叫了,我原本也不想打扰它,可它真的让人烦躁。

我这几天都没睡好,精神萎靡,不治一治他,长期这样下去,我非被他惊扰心智不可。

我拿起烟灰缸,狠狠砸在房顶。

“不管你是什么邪祟,给我滚远点,不然别怪我不客气!”

小猫接着叫,在我骂了几次后,叫声突然变了。

“嘿嘿,嘿嘿嘿。”小孩子的怪笑,让人起鸡皮疙瘩。

我不禁皱眉,这分明是有目的性的来缠住我,并非路过。难道说,是我坏了爷爷交代的规矩,要遭天罚?

天罚都是雨天遭雷击、行走遭电击、开车翻路边、行船覆水中等各种天灾人祸,怎么会是小鬼?不应该啊!

“自寻死路!”我拿上行李包和手电,打开后门,顺着楼梯爬上房顶。

只见一只小猫咪,四足蹬直,看得出来,早就死去了。

我又回到屋里。

屋里什么都没有,我拿出三清铃,一手拿出镇魂符。

“我知道你在这,出来!”

没有任何动静,我道:“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,你我无冤无仇,出来!”

尖锐的声音,显得空洞而诡异,从四面八方传来。

“嘿嘿嘿!”

“再不出来,我逼你出来信不信?”

“嘿嘿嘿嘿!”

我拿出罗盘,念动罗经:“嗡吗!阿嘎那,阿巴那,吗打那,吗嘿!吗打那耶,梭哈!”

罗盘指针开始指着我后面,我回头用长明灯油抹眼睛。

竟然看不到,奇怪!我又用桃树叶和柳树叶,捏动法指,运转先天罡气,打开天目。

依然看不见。

正当我奇怪时,我看见窗子上,一个小脑袋,慢慢探出来,偷偷看我。

他张开嘴,对我龇牙咧嘴,嘴里都是鲜血,目光里凶光毕露,像是要吃了我。

这是多大的怨念?多大的仇恨?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