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 一脉传承的真龙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089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77章 一脉传承的真龙

“哼!一派胡言,我不同意。”丞相见皇上笑了,眼看选帝陵这事已经成了定居,怒道:“纵使拼上身家信命,我也要反对这事。”

曾天袁眼睛一眯。

“丞相大人,你为何总是跟本国师过不去?你对我有何成见,不放当着圣上的面,直接说出来。”

“我不同意,你这是妖言惑众,拿圣上祖祠开玩笑,祸及天下苍生。”

“你……”曾天袁刚想发火。

“住嘴,在朕面前,你们休得放肆!”赵匡胤一看,两人这是要对着干的架势,两人都是他的重臣,左膀右臂,于是道:“此地是我故乡,也将是我埋骨之所,箭落之处即为我的陵寝!”

“还请皇上三思!”

“此乃朕亲手拉弓上弦,利用寻龙神箭找到的天选之地,陵址必须选择在“东南地穹、西北地垂”的地势上才算吉利。此地势正符合这一选陵原则,其地势好,北临黄河,南望中岳,由鹊台至乳名、上宫,愈往北地势愈低,这里是最高位置,也是最好的,就朕的观点,就选此地,定名:永昌。”

“圣上……”

“此事休得再议,班师回朝!”

皇上说完后,便拂袖而去。

众人三三两两退去,临走时,曾天袁看着丞相邪笑。

丞相慌忙低头,不敢与其对视。

当纸人回来,我得知这一切后,我沉默了。这国师城府很深,为人阴险。丞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带领官员们当众顶撞他,以他的为人,绝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。

所以,我叫纸人,伪装成树叶,继续跟着国师。

国师回到府邸,去了一个隐蔽的地下密室,纸人顺着缝隙跟了进去。

一张大床上,一个红色身影,正享受着国师送来的祭品。

此人正是红衣,原来国师被她控制了。

国师报告一切后,两人一合计,推演未来。

红衣叫国师按兵不动,等着主上出意外,利用下葬的契机,再预测什么事。

我得到了纸人的报告,心中不无吃惊,这红衣真是阴魂不散,她为什么会控制国师?

原来这一切都是她在作怪,她们到底想干什么?

纸人又得到消息,当夜,国师带着禁卫军,去了丞相府邸。

家丁和守卫,全部被杀光,丞相被刀架在脖子,罚跪在地上。

曾天袁舒坦地坐在上面凳子,拿着酒杯喝了一口。

“丞相大人,你胆子不小啊,竟敢当着陛下的面,质疑我的本事,你那么聪明,难道你就没有想到,我会拿你家人下手吗?”

丞相怒道:“国师,一人做事一人当,官场发生的事,就在宫内找皇上解决,祸不及家人。”

“你不是一只瞧不起我们这些搞玄学的吗?你不是说我们是妖言惑众,五台登入大雅之堂吗?你不是说,我们这些骗人的把戏,只算是江湖骗子,不配做官吗?所以,在你眼里,我不正派,不是官场的人,我又何必按照你们的规矩来呢?”

“国师,你都干了些什么亏心事,你我心知肚明,是否正派,你心里很清楚。”

“哦?”国师面容冷漠道:“我都干了些什么亏心事啊?我怎么不知道呢?”

“聪明人面前,不说糊涂话,你我不用打哑谜。”

“我不明白,麻烦你告诉我。”

丞相这人书读多了,有点像书呆子,文人都固执,而且正派,见不得邪恶的人,眼里容不下沙子。

但很多时候,固执的本身,就是迂腐,他以为,邪不胜正!

根本不会考虑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。

所以,他怒道:“你叫皇上改变洛阳的风水,斩断龙脉,虽表面是为了皇上着想,背地里却是为了阻止一个真龙之人的诞生,此人姓赵,身上有真龙之血,虽不是皇室成员,却是天命之子,能为苍生谋福利。”

“哦?是吗?”

“是的,小女也是风水高手,早已把一切推演出来,此人姓赵,从秦朝乃至更久的上古时期,就一脉传承,是真正有登天之资的人。”

“哦?你竟然知道这么多?是我小看你了。”国师眼睛一眯,满脸杀机看着丞相道:“很好,你还知道些什么?你接着说。”

“而且,你家室也不干净,你祖辈就在为某个帝王服务,如果我小女没猜错的话,你为秦王做事,想阻挠赵氏真名之子。众所周知,秦王诅咒赵钱孙李几大家,一直想灭赵氏。”

“好,你接着说。”

“秦王一生,最恨的人,就是他母亲赵姬,身为舞女,在各种高官的床上滚来滚去,还和吕不韦搞暧昧,众人都声称,吕不韦才是秦王的儿子,秦王大怒。

吕不韦故意找来嫪毐,他能把下体做车轮轴,赵姬见了非常喜欢,把嫪毐做男宠。

秦王恨透了她母亲乱搞,杀又不敢杀,刚好知道她母亲旁系赵氏,有不死之术,去寻找。

经过调查才发现惊天大秘密,原来赵氏那人才是真龙天子,秦王寻方不得,就把怒火迁怒赵氏,势要杀光赵氏所有人,最后还没找到不死之方,于是就叫人一直杀下去,直到灭了那一脉的赵氏,得到不死之法为止。

而你,一直再为亲家做事。你斩断晋阳龙脉,还想借圣上下葬的契机,最终目的,是为了想找出什么东西。因为你光有寻龙箭还不行,还要借助皇上的龙气,我说的对不对啊?曾大国师。”

“呵呵!”曾天袁怒极反笑:“你说的全对,这是你女儿告诉你的吧?没想到啊,没想到,小小一个丞相府,竟然藏着不世高人。”

“呵呵,你没想到的是,你认为不可能泄露的秘密,竟然全被我女儿算到了吧?”

“是的,这的确让我很惊讶,我想问问,你女儿现在在哪?”

“你想干嘛?”

“我不想干嘛,就想结交下她这位朋友,她如果不像你一样顽固不化,也许我们能共谋大业,一起大干一番。”

“哼,别说是她不会同意,就算她会同意,我也不同意,我们一家世代为官,为江山,为社稷鞠躬尽瘁,不屑与鸡鸣狗盗的鼠辈为伍。”

“丞相真是高风亮节啊。”国师笑道:“但我还是想问问你,你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?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