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 背后的国师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173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73章 背后的国师

这些天我的任务就是撒尿,而薛涛,像是变了个人似的,变得开始不合群,不喜欢说话。

不出所料,没过多久,皇宫就送来圣旨,宣告任青青已经成为任妃。

任青青的父亲,一品大官任秋,荣升为国丈。

任家一家上下,欢天喜地,张灯结彩庆祝。任秋张罗酒席,宴请亲戚好友,高朋满座,喜气洋洋,好不热闹。

真可谓是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

薛涛没来参加酒席,他郁郁寡欢,整天把自己关在铸剑坊,有重兵把守。

我好奇之下,找机会去看过,从图纸看来,他在铸造一支箭头。

上面有很多符文,我也是风水师,从小跟着爷爷练习风水,读过很多相关典籍,见过很多符文,但薛涛图纸上的符文,我竟然没见过。那种奇怪的文字,更像是上古符文。

更让我震惊的是,材料竟然是一团黑乎乎的东西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是:天外陨石!

别说古代,就算是高科技的社会,陨石都是万金难求的东西。

用大脚趾想都知道,这玩意一旦造出来,真不是一般的东西。陨石本身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,这种天选之材,再经过天下第一铸剑师,精心加工,威能有夺目惊天动地,真让人不敢想象。

我看着薛涛,真替他难过,不过以他的性格,应该不会做想不开的事。

我更担心的是另一件事,任青青出卖自己的青春,换取权利。

善于隐忍的女人最可怕,她如此忍辱负重,绝不会轻饶薛涛和史珍香。

任家大宴宾客三天,第三天来了一对精兵,这些人都戴着黄金面具,穿着黑色高级甲胄,个个英武不凡,一看就知道,属于皇室禁卫军。

一队人马装备精良,直接闯入酒席,任秋还在和宾客推杯换盏,笑着敬酒。

领头的直接拿出令牌,任秋笑容僵住,脸色巨变,把这队人带进内室。

我在酒席扮演着端茶倒酒的小童,看得很清楚,这人拿着的令牌,上面写着一个‘曾’字。

我当时就好奇,皇帝明明姓赵,令牌不应该刻着‘曾’字啊,要是皇帝派禁卫军来,怎么会带着这种令牌。

他们全副武装闯进来,绝没有什么好事。

我悄悄跟了上去。

果然,那对精兵直闯铸剑坊,把薛涛围起来,他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事,几个禁卫军,突然拿出针,三下五除二,封住徐涛周身几处穴位,甚至连琵琶骨都被弯钩锁住。

措不及防的袭击,打得薛涛措手不及,空有一身高强武艺,有力没地方使。

他被罚跪在地。

“我是曾国师的关门弟子,也是铸剑山庄庄主,国舅的弟子,你们凭什么抓我?”

“你少往自己头上戴高帽,老子奉皇上口语,但凡见官,都大一级,可先斩后奏,再大的官,也压不住我们。”

那领头的坐在椅子上,问薛涛道:“有人举报,你企图炼制带有神秘力量的箭头,企图对任妃娘娘不轨,所以皇上派我们来,调查你。”

“你们有什么证据?”

“证据?”他一挥手道:“来呀,给我搜。”

不多时,士兵搜出图纸,那头领拿着图纸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这是国师明我铸造的穿云箭。”

领头的一耳光打去。

“放P。”他怒道:“国师大人无所不能,用得着你来帮他铸造,你算什么东西。传闻你铸造出的箭头,可百步穿杨,从不虚发,这里离皇城的距离,也在你的箭头射程范围,说,你铸造如此复杂的箭头,是不是想加害皇妃娘娘的?”

“不是。”薛涛矢口否认。

“嘴硬没关系,对付你这种人,老子从来都不会客气。”领头的说完,阴沉道:“砍掉他的手指。”

几个侍卫毫不客气,剁掉他的手指。

“说,是,还是不是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再砍,砍完手指砍脚趾,砍完脚趾砍手脚,直到他说为止。”

禁卫军折磨薛涛到半夜,惨无人道的虐待,弄得满地是血,铸剑坊被禁卫军控制。

而那个禁卫军队长,竟然骑马离开,我看他离开的方向,竟然是皇城。

估计是向主子报信去了。

这队长背后有鬼,而我出现在这北宋,任务是做什么还不知道,这短时间天天被人看着,没时间叫高能请神上身,问清楚这一切。

我刚出现就遇到史珍香和薛涛,还有任青青,直觉告诉我,他们和我任务有关系。

再者就是,不管有没有关系,我都想搞清楚,他们三角恋的结局。

我没了罡气,空有一身风水知识,什么也做不了,连自保都成问题,闲得很被动。

有道是,求人不如求己。法术这东西,有时候讲究心诚则灵,我想试试,五鬼搬运术能不能用。

碰碰运气,万一运气好,能用也不一定。

我找了个没人的地方,找了个木牌,写上;天门山道祖的名讳。

诚心诚意三拜九叩。

“天门山道祖在上,晚辈第一百零三代弟子赵凡,诚心叩拜,请赐予我动用五鬼搬运术的法力。”

然后我用纸,撕成五个小纸人。然后做法,帮纸人开光。

“天清地灵,兵随印转,将逐令行,弟子赵凡奉茅山祖师敕令,拜请中方五鬼,急调阴兵阴将,火速前往借天下第一箭,禁卫军头领所在之地,一切见闻,都告知于我,速速领令,火速奉行,茅山祖师敕令。”

我试了又试,五个小纸人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最后只能放弃!

在我失望之际,五个小纸人,竟然飞走了!

宋太祖定都开封,小纸人随风飞进都城国师府邸,藏在树叶后。

不敢飞太近,怕被发现。

在离他不远处,有个高大的观星台上,一个年近百半,一身道袍,拿着拂尘的老道,正凝视着天空。

他伸出左手,从无名指的指根部,开始用大拇指数,向中指指根,食指指根,再数向食指中骨节,然后是指尖,再分别到中指,无名指,小指指尖,小指中骨节,指根。

“子丑寅卯辰巳无为申酉戌亥!”

他把十二天干在掌上循环一圈,又从小指中节开始数,“西方庚辛金……”

这是风水学玄门五术,六十甲子纳音掌诀。

不愧为国师,这是高手。

“阴阳顺逆妙难穷, 二至还乡一九宫。若能了达阴阳理, 天地都在一掌中。”

这是奇门遁甲的《烟波钓叟歌》。

禁卫军头领,走到观星台,跪在地上。

“大人!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