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章 任青青
  • 麻衣神婿
  • 拎壶冲
  • 2357字
  • 2022-06-07 18:22:38

第169章 任青青

上次出现在唐末,我一直蒙着面,但是杨婷和刘彤,还有红衣,竟然认出了我。

高能虽没有当面问过我,但也隐约猜到,我就是赵凡。

大家都在找我,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身边有些东西有违天道常纲,但我很清楚一点,一旦有人直接参与这些事,都不会有好结果。

爷爷是不是事先就在这天枢盘中,做好了局,让我一步步抽丝剥茧,明白事情的原委。

我们洗漱好,已经是晚上,我们被带到一个山庄,这里是薛家庄,山庄很大,密密麻麻的建筑物,一眼望不到头。

这是一个铸剑山庄,薛涛换了一身白衫,配上他的相貌和气质,简直是俊俏公子,风度翩翩。

人人见到薛涛,都毕恭毕敬,薛涛也笑容相迎。

看来他虽年轻,但在家族里名声很好,很有声望。

薛涛和史珍香骑着马,两人更是男的俊俏,女的美丽,佳人一对。

他带我们来山庄的目的,只是为了朝廷急需一批军事物资,他要赶工,而其中一部分箭头,需要用童子尿。

我不由得纳闷,朝廷要童子尿这东西干嘛?除非是为了杀阴兵。

我们被带到车间,里面有很多和我们一样大的小孩,我们的任务就是喝水,尿尿。

说实话,喝一肚子的水,那叫一个撑。

然后让我们喝苦瓜,和萝卜水,这玩意吃下去,那叫一个尿的快。

三天下来,我差不多虚脱了。

原来是军队遇上了一个有毒的军队,这军队不怕死,不怕疼,打起仗来无往不利,所向披靡。用染有童子尿的武器,才能杀死他们。

这铸剑师也懂风水,竟然用童子尿。

我正边想边走着,就被一个士兵带走。

他把我带到后山,我才发现,竟然是史珍香,在场的还有高能,和那几个小朋友。

这里叫‘藏香阁’,环境布置得很漂亮,假山喷泉,亭台楼阁,各种名花都有,其中最多的是牡丹花,各种颜色都有,竟然还有花魁‘十八学士’。

不像是大家庭的住宅,倒像是一个书香小姐的闺房。

我正打量,史珍香说话了。

“本小姐这次叫你们来呢,是想和你们玩一个游戏。”

“玩游戏?”高能瞥了一眼道:“你搞什么鬼?想玩我们就直说。”

高能说出了我想说的,史珍香一巴掌,打的高能一脸楞。

我暗骂这史珍香性格真不是一般的暴躁,典型的女汉子,一言不合就开干。

史珍香一本正经道:“听好了,本小姐突然想玩藏猫猫游戏,你们几个藏好,我来找你们,游戏规则是不许走出这个院子,但可以藏在任何角落。”

“藏猫猫?”高能刚想说话,史珍香眼睛一瞪,他就不敢说话。

“我告诉你们,要是让我找到你们,非把你们屁股打开花。”她坏笑道:“当然了,如果实在找不到,就算我输,我会奖励你们棒棒糖吃的。”

我不明白史珍香想做什么,大老远地把我们找来,绝对不是藏猫猫那么简单。

史珍香笑道:“记好了,不许走出院子,好了,游戏开始。”

几个小伙伴如鸟兽散,向四面八方跑去,分别寻找自己藏身的地方。

我跑的最慢,好藏身的好地方,都被他们藏了。

假山脚、床底下、窗帘后,甚至是箱子里都有人。

然而,我听见了脚步声,苦于没处藏身,最后不得已,我看见了两米见方的澡缸。

澡缸里铺满花瓣,我正犹豫时,听到了身后的开门声。

管他三七二十一,一头扎进去,憋着鼻子藏在水中。

虽然史珍香打的很疼,但我也不是很怕,只是不想成为第一个倒霉的人,所以,绝不能被人发现。

我看到了一个女人,虽然有水隔着,我依然能看出,这女的长得很美,十五六岁年纪,却足以倾国倾城。

我只能祈祷,她是来拿什么东西,很快就走。

因为我实在憋不住。

我正暗暗祈祷:她可千万别来洗澡,要是来泡澡,那我准完蛋。

墨菲定律都说过,越怕什么,越来什么。

果然,这女的走到澡缸边上,看了看,轻轻伸手试了试水,拿起花瓣闻了闻。

然后开始宽衣解带……

我瞪大眼睛看着,一动不敢动,看着她走进澡缸,慢慢蹲下。

直到整个人都烫进澡缸,她靠在边缘,闭上美目,一脸享受。

我可就不得了了,乖乖,再憋下去恐怕要死人。

虽然画风很美,但我是无福消受。

正当我快沉不住气时,门突然被打开,首先进来的,是薛涛,紧接着就是史珍香。

后面还跟着高能和几个小孩。

这美女慌忙用毛巾裹着身体,怒道:“我在洗澡,你们进来做什么?”

“任青青,她说你房间里有人。”

“瞎说,我这‘藏香阁’从来都是男人的禁地。”

薛涛阴着脸道:“是,你说得对,你这里从来都是男人的禁地,但我问你,小男人不是男人吗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薛涛指着身后几个人道:“这些小男人不是男人嘛?”

“是,那又怎么样?”

“他们在你的庄院里。”

我在水里听得很清楚,暗道要遭,被史珍香阴了。原来这人就是任青青。

“我不知道,我也没看到。”任青青抵死不认道:“就算在我庄院又怎么样?他们估计是未经我允许进来玩的,你不会连小男孩的醋也要吃吧?”

“我原本以为,你只是喜欢小孩。”薛涛脸都绿了,怒道:“没想到你不是那种单纯的喜欢。这能叫我不吃醋吗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任青青不明所以。

“什么意思?还用我说吗?你心里不明白?”

“我真不明白。”

“好,那我说出来,好让你明白。”薛涛一脸醋意,指着澡缸道:“你不知廉耻,在澡缸里藏着男人。”

“瞎说!”任青青怒道:“做事要讲究证据。”

“证据?你要证据是吧。”薛涛拉着任青青,把她往外拖去。

“放开我,你弄疼我了。”

紧接着,我被一把拉出来。

我终于吐了一口气,但是,却里外不是人。

任青青也愣住了。

“这怎么可能?”

“是啊,我也觉得不可能。”薛涛脸都气绿了,指着我道:“可这就是明摆着的事实。”

“大师兄,你听我说。”

“哼!”薛涛狠狠一甩衣袖,怒道:“贱胚子。”

说完,一甩衣袖,夺门而出。

美女当即坐在地上哭了起来。

我不好意思道:“对不起啊。”

“你给我住嘴。”任青青哭道:“我现在跳进黄河,也洗不清了。”

我心中暗骂史珍香,不难看出,她也喜欢薛涛,这任青青也喜欢他,史珍香的目的,就是让我们破坏两人的关系。

现在我莫名其妙地被夹在两人中间,很难做人。

我被她鼻子都库酸了。

“我帮你去薛涛说清楚,你别哭了成不?”

“不用了,他爱怎么想,就怎么想吧。”任青青擦干眼泪道:“哭哭啼啼,不是我的作风。”

  • 目录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字号
  • 背景
  • 更多
  • 手机阅读
举报